夏永康:香港新浪潮电影与 Can Do 精神

聊了聊他过去长达 20 多年的创作多产时期,从中窥探他对待创作的特质与态度,以及目前生活与工作的转变。

将近 30 年的时间里,夏永康Wing Shya)与电影之间的「缘」源不断。

在即将到来的 6 月,由夏永康担任创意总监,联手美亚娱乐推出 NFT 企划「CRYPTYQUES」,透过 NFT 为媒介并利用元宇宙再现香港经典电影时刻,分为代表着生命循环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三个阶段推出,建立及保存大家的集体回忆与情感连系。

现年 58 岁的夏永康于香港土生土长,遍历摄影、电影、设计及时尚领域,逐步成长为蜚声国际的摄影师、导演、艺术家。借此机会我们与夏永康连线,聊了聊他过去长达 20 多年的创作多产时期,从中窥探他对待创作的特质与态度,以及目前生活与工作的转变。

时代的馈赠与朋辈的共同成长

八九十年代香港经济起飞与娱乐事业的兴旺,为创意工业带来了不计其数的机会,夏永康与林海峰、葛民辉、Michael Lau 等朋辈正好搭上了这班时代列车。

「我想如果那个时代没有工作的话,我们这一班人也没有用,所以我好多时都觉得有机会是很重要的。要有机会我们才能去做,机会多才能去试,去锻炼你自己。例如我当时一个星期就要拍摄十辑照片,尽管三次不成功,我也还有七次机会继续试。我觉得这些经历对做创作的人来说十分紧要。现在中国大陆的一群创意人也是如此,因为有好多机会,几乎每日都在『操练』,经验越来越多越来越厉害,都已经『能歌善舞』。所以我觉得是时代养育了我们这班人出来。」

时代的馈赠与朋辈的共同成长

夏永康:香港新浪潮电影与 Can Do 精神

影响夏永康一生的一部电影《投奔怒海》

因为看过许鞍华执导的《投奔怒海》,被戏里面林子祥饰演的日本记者一角所使用的相机吸引,便存钱买相机开始尝试拍摄。在加拿大艾蜜莉卡艺术及设计大学修毕艺术与平面设计后,1992 年夏永康回到香港开始进入创意行业,先后在广告公司、电台、设计公司工作,从此开始了唱片封面的拍摄与设计。

夏永康至今参与拍摄/设计的唱片封套已超过百张,合作的歌手包括张国荣、梅艳芳、张学友、刘德华、王菲、陈奕迅等,在香港唱片业风光年代的尾声,夏永康与他创办的 Shya-la-la Workshop 占领了唱片封套设计的半壁江山。

1995 年夏永康初次接触到电影级别的拍摄,「如果问到最开始的一次,其实应该是帮林海峰首次执导的短片《天空小说》,我不是一个专业的摄影师,但因为我们以前是同学,他就给我了很多机会。第一次进入剧组好有新鲜感,拍摄《天空小说》时整个形式就和拍摄电影一样,摄像是杜可风、美术是文念中、编剧有彭浩翔、副导演是叶伟信,这个班底现在看回来很厉害,但当时我们都还只是新人。」

其后在葛民辉的引荐下,夏永康先是帮王家卫拍摄的广告担当侧拍的摄影师,随后从 1996 年开始便跟随「王生」拍摄电影剧照与海报,前往阿根廷拍摄《春光乍泄》、香港拍摄《花样年华》、上海拍摄《2046》等,经历王家卫、张叔平的「雕琢」,亦与张国荣、张震、张曼玉等明星结下缘分。

时至今日,夏永康仍会称王家卫作「王生」,他说:「我其实没有资格说什么,因为我都是『靓仔』(这里指小弟的意思),在我之上还有很多『老师』。」

在拍摄和挑选剧照的过程,夏永康逐步进入到王家卫如何去看一样事物的方法,「很多照片都是莫名其妙就会被王生挑来做海报,例如《2046》王菲与木村拓哉的一张海报,拍的时候其实是他们在排练试位的,我那一刻觉得很有『吻』的感觉,就先拍了。」一部部电影下来,他已习惯了捕捉拍摄对象的情绪瞬间。

《春光乍泄》之后,夏永康开始成为张国荣的「常客」,他一直帮这位巨星拍演唱会舞台照和花絮、制作唱片封套、海报、拍摄杂志、写真集乃至 MV 花絮等等,张国荣亦给到他很大的创作空间,他说:「例如为哥哥做《红》这张唱片封套,我会以很纯粹、很创作的逻辑出发,我当时提议不用照片,连名字也不要,只有红色的盒子和一个『红』字就足够了。出来后大家都很喜欢,在这之后基本上他都听我的。」

而夏永康亦几乎只要张国荣开口,他就会帮手。2000 年,夏永康跟着张国荣「回家」,记录了他在内地举行巡回演唱会期间的生活点滴,游经上海、北京、杭州、重庆等城市,最后集合成取名为《庆》的写真集。

2013 年 9 月 12 日,夏永康把从未曝光的张国荣珍藏相片集结成《Miss You Much》,并把收益全部捐赠于张国荣生前支持的慈善机构。

在《春光乍泄》时,夏永康已在想象电影场景中穿着时装的感觉。直至 2001 年,王家卫为法国《VOGUE》拍摄巩俐,由夏永康掌镜,他们策划了一组以《欲望号街车》为灵感的大片,创作了一些电影场景,把时尚大片当作剧照拍摄。此后,夏永康把这种概念继续发展下去,在《i-D》等杂志的大片中不断尝试。

「在巴黎的街头我偶然和《i-D》的创办人 Terry Jones 相遇,他便邀请我在香港帮《i-D》拍摄,就这样我给《i-D》拍了 10 年左右的照。第一次的拍摄,我就开始自己掏钱,找来舒淇和吴彦祖在电单车上面拍摄;和张曼玉在桂林拍摄,是她自己买机票从巴黎飞过来的……《i-D》是没有这个预算的,但我想试试用我想要的方式去呈现时装。」夏永康抓住机会,在创作中不停地燃烧自己的热情,这份创作的自由也帮助他找到自己的方向。

林海峰等朋辈共同创作的热情、王家卫、张叔平等电影人在创作欲望上的贪婪与破格、张国荣等明星给到的包容与信任,与时代的相互交错下,孕育出了夏永康。

对待创作的真挚态度,捉住成长的机会

Can Do 精神与破格求变的不妥协

自入行开始,夏永康的多产时期长达 20 多年,工作便是他最大的「瘾」,他说:「我想工作是展现个性最好的地方。书、影带和相机可能是我比较会花钱的地方,但我觉得还未到『瘾』的地步。其他像车、表、音响这些我都没什么兴趣,衣服从 10 多年年前开始已经没有怎么特别去买了,因为发觉自己都是工作,也没什么机会穿,而且我已经从工作中享受到它们。」

这位对穿衣服没什么要求,只要舒服便可的摄影师,却在多年里与时尚走得十分近。除了为《i-D》等杂志拍摄了无数时尚大片,也为 Nike x Sacai 打造型录、为 Louis Vuitton 的《Fashion Eye》拍摄上海篇、Maison Martin Margiela x Converse 制作创意企划、掌镜 SAINT LAURENT 、CLOT 等品牌短片……

无论个人创作还是在商业拍摄,夏永康也坚持着自己「破格」和「不妥协」的创作态度:「我是一个偏向情绪化的人,相信直觉,在拍摄现场我觉得这一刻应该是这样做的我就会拍。我不会说剧照一定要这样拍、广告一定要打好多灯……因为我很害怕被限制住。我觉得分析是『死』的,因为分析就是拿一些已有的、旧的东西来计算。我会更倾向于看看这个项目本身,它给我是什么感觉的,我就应该做些什么,所以我的每一个项目,尽管是接了好多次的客户,我都会尽力去试新的方法,如果你框定了,其实反而可能害了我。」

这种不断求变的创作方法,夏永康从初涉创意行业开始便一直保持至今,他接着说:「『你不要一样可不可以啊?可不可以变一下啊?』我经常都有这个心态,我会先预计自己是错的,但我仍会去做去试,我喜欢这样去创作,我当作自己是在『玩』,保持这个心境,现在也是。大概是在 90 年代到 2000 年代吧,我们这班人的创作欲望好旺盛,很贪玩、很喜欢创作、想到什么就做,我们不会管有没有钱,不会想是不是对的。如果你去想这些,去计算你就不会有胆量去做了。例如林海峰想要拍一个公仔,我们就会想一个 idea 是穿着一件『公仔衫』在街上走来走去拍照的,真的是很好笑。」

在香港的黄金年代,创作人们往往身兼数职,夏永康亦不例外,在从事商业创作的同时,夏永康于 2006 年重回艺术领域,受东京六本木的森美术馆邀请举办首个个人摄影展《Distraction/Attraction》,成为首位于该馆展出的外籍摄影师;2010 年,创作过多次时尚短片的夏永康首次以导演身份执导电影《全城热恋》;2017 年,在上海举办了《ACTING OUT》个人展览及推出首本个人同名摄影集;2019 年邀请井上嗣也(设计公司 BEANS 创办人,担任 Comme des Garcons 的美术指导))设计自己说的摄影集《Chaos》;2021 年,夏永康为帮助一直支持自己的好友首次接触 NFT 领域,携手中国台湾歌手周舆哲推出 NFT 影音作品《Chaos +》系列。

他并不是一个会主动想做什么的人,但他也是一个甚少会推掉工作的人:「永远是别人找我,我就做,除非我真的不会做我才会把它推掉,所以很多时候是别人决定了我会做些什么。我相信缘分,而且我也挺喜欢服务他人的,只要缘分到了一个广告也好、一次公益的拍摄也好、展览也好……我什么都会做。例如这次的 NFT 企划,刚好也是因为 BEAM+ LAB 与美亚娱乐找我,我觉得会有很多东西『玩』,就做了。」然而,夏永康坦然自己也经历过「Hea 做」(随便、求其做的意思)的时候,他笑着说:「人生怎么会没有『Hea 做』的时候,有好几次跟了我 20 多年的助手会跟我说今日拍的相好难看,你今日心情好差,状态很不好。我慢慢学会接受这种『失败』,去接受它的命不好。」

港式「快靓正」模式,学会随机应变与不放弃

随着摄影师的身份越来越受国际认可,夏永康逐步接触到不同地方的拍摄及制作方式,这对他来说也算得上一个小小的冲击,他说:「有一次,我给 Sarah Jessica Parker 拍可口可乐广告,我已经拍完她的肖像了,下面要拍的是她的手,我就习惯性地用港式的做法,跟她说你先走吧,接下来我找替身来拍就可以了。但她却说她不介意留下来,只就拍手。」

港式「快靓正」模式,学会随机应变与不放弃

香港的创意工业快速,每个人工作的速度都被加速数倍,「快靓正」的港式模式几乎在体现在每个香港创作人身上,夏永康在其中成长自然也避不开,「我觉得『快靓正』其实也是逼出来的。因为预算少,演员亦十分忙,所以拍摄一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状况,例如演员已经离开了、只有一个场景可以完成一场戏等等,导演就需要在短时间里面现场『执生』(粤语,随机应变的意思),这个时候在创作上想得太多可能未必是好事。」

从旁跟着王家卫拍戏多年,夏永康自己也成为了导演,他们都遇到过相似的状况,他们都会想尽办法不放弃这场戏。「像演员不在,我们可能就会找临时演员做替身,可能用他的手、脚等肢体,或是画外音来呈现这一场,总之就是不放弃这场戏,我觉得对电影人来说这是很正常很普遍的方法。」

创作需要纯粹与投入,享受过程

跟着王家卫创作,夏永康不会有任何方向与答案,他的每一辑照片都在尝试,都在试图靠近王家卫想要的效果多一点。《春光乍泄》是夏永康第一次真正拍剧照,却在误打误撞中拍下了一张经典的海报,也孕育出一种带有花絮感觉的剧照风格。

他说:「我当时对剧照一无所知,连最基本的相机灭声器都没有,所以拍出来的照片好多是失焦的,演员也不在入戏的状态。那张天台的照片,我是被逼走到对面大厦用长焦拍的。当时就想如果我没有拍这场戏的剧照,我会被王生打死,所以我没有理会不会用,拍了再算,总之心里边就知道一定不能放弃。之后我都是这样,拍的时候只要我的直觉是对的就拍了先。通常每套戏,导演都会有一、两次机会给我,大概五至十分钟,其他时间我会尽量在杜可风旁边。另外休息的时候,我也会让演员去拍一堆相,可能是跟电影无关的,但我一有机会就拍。我觉得王生也好,其他导演也好,都是很纯粹地去创作、去拍戏,过程里面没有人想过是否会成为经典这个问题,十分简单。这些作品,可能都是过了几年之后系才变成经典。」

2013 年,夏永康进行了一次单纯的个人创作,他自己花费 2、300 万港元,找来来自法国、日本的创意团队,从场景到服装全部由团队一手一脚包办,最终完成了 30 多幅摄影作品。在这次拍摄中,夏永康学会了过程要比结果重要,不再需要他人来证明自己。2016 年因为一个慈善摄影展,这批《Sweet Sorrow》的作品才得以公诸于世。

夏永康亦保持以同样纯粹的心态创作去创作 NFT,「其实我对 NFT 的买卖之类的没有什么兴趣去了解,我更加关心的是我想用这个媒介尝试新的创作。」

这次的 NFT 「CRYPTYQUES」 企划,代表着生命循环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首个系列探讨人的「七情」,是「过去」阶段的序章,包括了「Desire」(欲望)、「Fury」(愤怒)、「Fear」(恐惧)、 「Joy」(喜悦)、 「Bitterness」(苦涩)、「Loathe」(厌恶) 和「Love」(爱)。

夏永康希望这些影响自己的电影画面能让人感受到情绪,并将香港电影中珍贵的一部分通过新的媒介带回来:「『Desire』里面我挑选了一些新浪潮的电影,因为我也收到这些电影的影响。我觉得香港新浪潮电影值得被现在的年轻人知道是什么,有哪些电影。例如我看谭家明导演的《爱杀》,里面有一场戏,就只是在一间屋前面,但我觉得那个构图十分酷。我觉得这一班导演在那个时代的香港所拍摄出来的场景,都有各自的一个风格。这次的 NFT 企划,我所选的每一个影像会以里面的情绪出发,是以一场戏和其中的意义为主的,张国荣和梁朝伟只是正好在这个画面里面,当然明星有明星的『威力』,我希望这也可以让喜欢电影的朋友重温一下。」

这次 NFT 的出发点,与夏永康在创作上不停重新学习不谋而合。「人出生来到这个世界后,其实是有很多记忆的,只是你忘记了,你便需要在人生中找回每一种情绪,我将这个思维方式放在了画面上。电影是一个很好的内容,但我觉得如果只用电影片段好像太清楚了,所以我们用了一种叫做 Point Cloud 的方法,令整个画面变得模糊,把一张照片变成拥有不同层次的立体形体去呈现,营造一种似是而非、失忆的人在寻找记忆的感觉。现在有两三个团队和我一起在做这件事,我想试一下以这种方式去创作 NFT。」

近年生活工作变化

2014 年,夏永康因为一次前往西班牙拍摄银行广告的工作机会,第一次有时间去关注工作以外的生活,他回忆道:「那次整个制作很流畅,我们早上 7 点开始拍摄,中午饭后就已经拍完所有东西了,我有大把的时间,然后当地的团队就带我去吃东西喝红酒,我才知道原来是这么『正』的,我反胃我自己为什么一直都没去欣赏。自这次之后,我开始慢慢放低,去享受生活。」

自此,夏永康在创作上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现在的他更像是一个自由工作者。「现在我会在生活上寻找感兴趣的东西去了解,例如去大自然了感受一下森林、花多些时间和家人朋友在一起,我觉得我的创作也变得比以往更加纯粹,以及我会去拍一些我以前没有拍过的东西。」2016 年,夏永康为独立杂志《WHAT.》拍摄了名为「黑夜之后」的企划,他不再只关注捕捉人物的瞬间,也会开始去拍主题周围的一切,希望让整个企划延续性;2020 年,他拍摄了一辑植物的照片《Odd Hunter》……此外,他更与朋友组建即兴乐队 i_is_one,任性地玩音乐。

与 Kim Lam 携手策展《#Photographer》;把照片授权给日本艺术家 Yoshirotten 重新创作,并在香港开设展览……整个世界的都在变化,夏永康一直把自己置身于变化之中,并希望通过自己可以为香港新一代的创意人带来一些帮助,他说:「我喜欢整个市场在变化,它动起来总比停下来要好。我觉得世界变是好应该的,现在我在香港会和一些新的创意人一起做展览,互相交流一下。我其实已经不太能看懂他们拍的东西了,但我觉得是十分正常的,他们的美学风格已经和我们完全不同了,他们应该往其他方向走。我看不懂不代表他们的作品差,我仍然会选择用我的方法支持他们,我未必能看到这个结果的,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孕育的过程。」

————————

2010 年,夏永康为《Rodarte x Maggie Cheung Collection》创作了四条短片,亦因此与英国摄影师 Nick Knight 认识,并且邀请他拍摄一些视频作品放到 SHOWstudio 上。这是夏永康梦想成真的一瞬间。

进入创意行业 30 年的时间里头,夏永康深得时代的「宠爱」之外,也得益于他一直以来对创作保持的热情与纯粹,追求破格与永不妥协放弃的精神。从王家卫「手下」的一名剧照师,逐步从香港本土走向世界,成长为如今已难以被单一标签的摄影师、导演。至今,夏永康的创作仍未被定格,他仍在不停地「玩」,同时亦正以自己的力量培育新一代的创作人。

阅读全文

继续阅读

David Sims 镜头下的希腊神话故事
Fashion 时装 

David Sims 镜头下的希腊神话故事

Presented by FILA FUSION
希腊神话演绎的 FILA FUSION X ARIES 全新服饰系列

Ferrari 公佈成立 75 週年紀念 Logo
Automotive 汽车

Ferrari 公布成立 75 周年纪念 Logo

始自 1947 年的跃马传奇。

LOEWE 携手吉卜力美术馆推出「千与千寻」特别合作系列
Accessories 配饰

LOEWE 携手吉卜力美术馆推出「千与千寻」特别合作系列

Presented by LOEWE
将电影轻松穿戴上身的系列设计


读者票选「2021 年度最佳运动鞋」榜单正式揭晓
Footwear 球鞋

读者票选「2021 年度最佳运动鞋」榜单正式揭晓

更有一份「专业评审选择奖」同步公开。

Wood Wood 发布全新 20 周年胶囊系列
Fashion 时装

Wood Wood 发布全新 20 周年胶囊系列

从 Archive 寻找灵感,释出一系列重印 T 恤、连帽衫和运动衫。

Travis Scott x Nike Air Max 1 联名鞋款系列 HBX 抽签渠道正式公开
Footwear 球鞋

Travis Scott x Nike Air Max 1 联名鞋款系列 HBX 抽签渠道正式公开

鞋迷务必把握机会。

다다DADA多多 2022 春夏快閃系列「Student」正式登陸 HBX
Fashion 时装

다다DADA多多 2022 春夏快闪系列「Student」正式登陆 HBX

唤起青春的学生时代。

Golden State Warriors 击败 Dallas Mavericks 正式晋级总冠军战
Sports 运动

Golden State Warriors 击败 Dallas Mavericks 正式晋级总冠军战

时隔两年,Warriors 再次端起西区冠军奖杯。

创始人 Jack Dorsey 正式退出 Twitter 董事会
Tech 科技

创始人 Jack Dorsey 正式退出 Twitter 董事会

正式放下于 2006 年创立的 Twitter。


Dyson 透露品牌正致力开发家务机器人
Tech 科技

Dyson 透露品牌正致力开发家务机器人

影片展示了收拾玩具、整理餐具等功能。

F.C.Real Bristol x WIND AND SEA 最新联名系列正式登場
Fashion 时装

F.C.Real Bristol x WIND AND SEA 最新联名系列正式登场

以足球场外穿著作为主题。

IKEA 携手电音团体 Swedish House Mafia 推出首个联名系列
Design 设计

IKEA 携手电音团体 Swedish House Mafia 推出首个联名系列

针对音乐人士的需求,对经典 FRAKTA 包进行改造。

墨西哥艺术家 Cisco Jiménez 最新作品即将登陆香港 Art Basel 展览
Art 艺术

墨西哥艺术家 Cisco Jiménez 最新作品即将登陆香港 Art Basel 展览

本周末正式登场。

走进 Nike 50 周年展览香港站现场
Events 活动

走进 Nike 50 周年展览香港站现场

通过 4 大区域呈现。

More ▾
 

看起来你正在使用广告拦截插件

我们向广告商收取费用而非读者。通过给我们网站开放白名单来支持我们吧!

为我们开放白名单

如何开放白名单

screenshot
  1. 点击浏览器右上角,扩展程序里的 AdBlock 图标
  2. 在「此网站停用」选项内,选择「总是」。
  3. 刷新网页并点击下方的按钮继续浏览。
screenshot
  1. 点击浏览器右上角,扩展程序里的 AdBlock Plus 图标
  2. 在「拦截广告 - 当前网站」一栏中,将选项滑块由蓝变灰,由此关闭。
  3. 刷新网页并点击下方的按钮继续浏览。
screenshot
  1. 点击浏览器右上角,扩展程序里的 AdBlock Ultimate 图标
  2. 在「此网站启用」一栏中,将选项滑块关闭,由此变成「此网站停用」。
  3. 刷新网页并点击下方的按钮继续浏览。
screenshot
  1. 点击浏览器右上角,扩展程序里的 Ghostery 图标
  2. 点击底部的「广告拦截」选项,将「已启用」变成「停用」,选项卡由由此变灰。
  3. 刷新网页并点击下方的按钮继续浏览。
screenshot
  1. 点击浏览器右上角,扩展程序里的 UBlock Origin 图标
  2. 点击顶部的蓝色开关按钮。
  3. 当按钮变成灰色后,点击旁边的刷新按钮或下方的按钮继续浏览。
screenshot
  1. 点击浏览器右上角,扩展程序里的广告拦截插件。
  2. 根据广告拦截插件里的指示,停用对本网站的广告拦截。
  3. 刷新网页并点击下方的按钮继续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