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SCHEN: 两种电波中的思考与交锋 | Solo Session

主持电台节目以及自制 Podcast 频道之间究竟有何区别?

Music 音乐 

HYPEBEAST Radio 是 HYPEBEAST 旗下专属 Podcast 企划,在「Solo Session」栏目中,我们将麦克风交由嘉宾掌管,围绕着某一话题或者关键词,进行观点的分享,或讲述他们自己与之相关的经历。

在本期 Solo Session 节目中,我们邀请到了一直致力于通过电波传递 Hip-hop 精神的 DJ、电台主持人 WESCHEN。作为说唱音乐在国内的第一批 Promoter,WESCHEN 自 2006 年起就通过在 Hit FM 电台定期播出的《嘻哈公园 thePark》节目推广 Hip-hop 音乐;将重心转移至 Podcast 平台后,他又创建了《声疗 SL.podcast》,邀请到更多领域各异的嘉宾前来分享各自的观点;从他第一次拿起麦克风,迄今已经过去了足足 15 年。

WESCHEN 与我们分享了他成长于美国时期,通过 Hip-hop 电台获取新歌的经历,电台在美国音乐产业中的重要性以及如何影响他开启《嘻哈公园 thePark》和《声疗 SL.podcast》两档节目;除此以外,WESCHEN 也提及了主持电台节目以及自制 Podcast 频道之间的区别:关于对话节奏、观点输出以及在采访对谈中,他会运用的一些小技巧。

下面,就让我们跟随 WESCHEN 的视角,回看至今想起仍然会令人感到温暖的电台时代,聆听 Hip-hop 音乐和不同观点的交锋,是如何在电波的世界里发生的。

WESCHEN: 两种电波中的思考与交锋 | Solo Session

Yok/Hypebeast

1979 年我出生在洛杉矶,成长于一个种族融合的环境里。

尽管当时 Hip-hop 仍然处于一个非常地下的状态,但是我周围的朋友们都已经在听说唱;除了 MTV 的某些时段如《Yo! MTV Raps》和专门服务黑人群体的 BET,当时接触 Hip-hop 音乐的最直接渠道仍然是调频广播。电台在当时的音乐市场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是大部分人获取新鲜音乐资讯的主要渠道,有不少唱片公司甚至愿意掏大把钞票来让电台 DJ 播放他们旗下音乐人的作品。

在周末的晚上,这些电台会播放一些非常地下的说唱作品,这是远离商业场景的行为,而这类节目对于初出茅庐的年轻说唱歌手而言也同样十分关键:在 Jay-Z、Eminem 和 Nas 出道之前,他们都曾是 Hip-hop 深夜档节目的嘉宾。我会拿磁带把这些节目里的歌给转录下来,因为他们往往每周只会播放一次,有时候还会有 Freestyle 等特殊环节。

现在全美最热门的 Hip-hop 电台是《Sway in The Morning》,主持人 Sway Calloway 当时与他的搭档 King Tech 一同在 KMEL 电台主持深夜的节目《Sway & Tech Show》;而湾区有两个主要的 Hip-hop 电台,一个是 105.9 FM 的 Power 106,另一个是 92.3 FM 的 92.3 The Beat。这些电台的主播因为长期深耕于 Hip-hop 领域,所以他们会挖掘一些值得被听到的声音。

2000年,我以留学生的身份第一次回到中国,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就读,毕业的时候恰逢「9·11 事件」,于是干脆就扎在这儿了。在刚开始的几年内,我尝试了很多工作——从替人补习英语到任职于留学机构,直到 2006 年,我才有了一个机会开启我的电台生涯。

在刚来到北京的时候,我没有刻意地去寻找本地的 Hip-hop 音乐人,但也还是在一些俱乐部里认识了有着共同爱好的朋友,其中就有孔令奇。当时 Hit FM 电台想邀请他当主持人,而孔令奇想做一个 Hip-hop 音乐为主的节目,于是找到我,我还蛮感兴趣的,就说,行,这就是《嘻哈公园 thePark》的开始。

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两个其实并不能被称为「主持人」,而是应该叫「制作人」:首先,我们没有任何主持节目的经验;其次,这个节目的所有环节,包括歌单、话题和内容都是我们一起设计出来的。我们根据以前在美国听过的那些 Hip-hop 电台,搭建起这个栏目的框架,而那些 DJ 的主持风格也带给《嘻哈公园 thePark》深远的影响。

我们在家里置办了设备,周中录音,周五让台里审核节目,周末播出。在此之前,我们都没有听过太多国内的电台,直到后来才发现,原来别的主持人都是科班出身,只有我们两个不是专业的,甚至中文都说得不是很标准;但似乎也正因如此,我们才显得不一样。

2006 年的时候还没有太多电台在放 Hip-hop 音乐,而我已经开始思考怎么把国内的说唱作品带到栏目里。我们会播放国内厉害的说唱歌手们的作品,邀请他们上节目,甚至做一些 Freestyle 的环节。为了接触到更多我们不认识的 Hip-hop 音乐人,我们也接受投稿,以至于观众们可以投票选择节目里将要播放的作品。

做出一点名堂之后,节目开始遇到了阻力。首先是在内容审核上的压力——经常会被警告说有些内容不能出现在节目里,这不得不让我们花费更多时间在后期上;其次,作为一个没有被资助的栏目,《嘻哈公园 thePark》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独立运营,以至于我们甚至不知道,电台把我们栏目的冠名都给卖了。

2017 年是一个很关键的节点,华语说唱在这一年的腾飞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在此之前,国内的 Hip-hop 发展都处于一个有机生长的状态,但那档节目的播出如同给这个行业打了激素。随着说唱音乐受到较之以前千万倍的关注,我明显感到周围有不少人都开始急躁了,而我只想做好自己的事情。与此同时,各方面的压力让节目的维持变得举步维艰,再加上与搭档孔令奇的沟通中出现了一些分歧,他去追求个人的艺人事业,我将《嘻哈公园 thePark》转移到了线上,结束了和电台的合作。

其实早在 2014 年,我就注意到了网络电台的优势,并且尝试性地、小心翼翼地把一些节目上传到网上。从听众的角度而言,网络电台有着灵活、重播回放等优势,对于创作者而言,则有了更多的创作自由和运营的可能。

在开始逐渐把节目重心移植到流媒体平台的期间,我又以个人的身份开启了一个新的音频项目《声疗 SL.podcast》。其实早在《嘻哈公园 thePark》开始之前,我就已经在构思《声疗 SL.podcast》的概念,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爱好的拓宽,我希望能接触到更多 Hip-hop 领域以外的内容,因此这个新栏目也按照我个人的「口味」打造;做它的初衷其实是为了满足自己,但是也希望可以影响到更多人。

《声疗 SL.podcast》的思维则与《嘻哈公园 thePark》完全不一样,后者因为是以音乐为主导的栏目,所以会围绕着「音乐信息」打造,并且有着既定的话题和固定的环节;而前者中,我则会邀请很多其他领域的创意人士前来,并且不会过多地谈论他们自己的作品,反而会希望听到他们对一些事情的看法以及更宏观的观点输出。

节奏方面,电台的节目经过设计与精心的剪辑,而 Podcast 项目几乎不会剪辑,开启麦克风,两个人就开始聊天,尽管有时候会提前准备一些话题,但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以自由发挥为主。对于现代的都市生活而言,关上手机,面对面坐着聊上几个小时的情况已经很少了,所以我觉得对于那些没有这种体验的人来说,听别人聊天也算是一种「陪伴」。

很多人和我说,互联网语境下人们的注意力越来越「分散」,音乐越做越短,语速越来越快,所以信息点应该越密集越好;但我想的是,既然大家都是往这个方向去做内容,那另一个方向上的内容肯定有所缺失,那就是我需要坚持去做的。

近年来我也开始听一些国外的播客,它们往往没有音乐或者不是音乐主题,就算长达数个小时我也都能听完,并且不觉得无聊。Podcast 相较于电台而言,是不需要你全神贯注收听的内容,也许在某一个瞬间,你捕捉到了对谈中感兴趣的内容,那你大可以放下手上的事情,将进度条拖回去,再认真地听看看。游离在「聆听」的状态之外,其实也是一种体验。

中文不是我的母语,使用一门外语来主持节目对我来说已经是一种挑战,因此有时候也需要借用一些谈话的「技巧」。在对话中,人们往往都有一种「回合制」的惯性思维,在对方停止发言的时候,大家经常会习惯性的接上,或者带向下一个话题;然而有时候在这里停顿一下,给对方一点思考的空间,脑子再转一下,也许就会有更好的内容产出。不用担心尴尬,对方反而会为了避免尴尬而说下去的。《声疗 SL.podcast》节目的形式仍然是以对谈为主,在对话中的技巧有很多,我也一直在经营节目的过程中获得新的启发。

在对话中,除了问我自己不了解的、对对方身上感兴趣的问题,我也会好奇他们对于一些事情有着怎样的看法——最好可以和我的看法有所不同,这样我们就能有「切磋」。我经常会在表达完自己的观点之后,加一句「不是么?」,这样的说话方式其实并不是在寻求对方的肯定,而是希望对方能告诉我,我的想法与他有什么共鸣,区别又在哪里,有什么是他想到了而我想不到的。

在算法横行的当下,大部分人通过智能渠道获得的内容其实并不是在「挑战」他们已有的想法,而是在进一步「肯定」他们自己。我经常被人诟病「爱辩论」,然而我只是想要挑战自己的想法,打破原有的认识。在对谈节目中,最好的状态就是:我们各自带上一些东西,把它们摊在桌上,离开的时候我们都能有所收获。

《嘻哈公园 thePark》与《声疗 SL.podcast》固然是我输出想法的工具,但更重要的,它们是我接受别人想法的途径。

HYPEBEAST Radio 是 HYPEBEAST 旗下专属 Podcast 企划,想了解更多这期节目的相关内容,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如想听到更多关于音乐、时尚、设计以及潮流文化等有趣内容,请在网易云音乐、Apple Podcast、荔枝 FM 以及喜马拉雅 APP 上搜索并订阅「HYPEBEAST RADIO」。

WESCHEN: 两种电波中的思考与交锋 | Solo Session

Hypebeast

阅读全文

继续阅读

小老虎:在陌生的国度拾取音乐的碎片 | Solo Session
Music 音乐 

小老虎:在陌生的国度拾取音乐的碎片 | Solo Session

「去别的地方,感受别的温度。」

Yifei:地下俱乐部如何「筛选」客人?|Solo Session
Music 音乐 

Yifei:地下俱乐部如何「筛选」客人?|Solo Session

「我希望 Loopy 第一天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之后也一直这样——大家是来这里跳舞的。」

Dough-Boy: 应该如何向世界「兜售」东方文化? | Solo Session
Music 音乐 

Dough-Boy: 应该如何向世界「兜售」东方文化? | Solo Session

「我当然知道这不是香港。」


KnowKnow: 我和我的三个录音室 | Solo Session
Music 音乐 

KnowKnow: 我和我的三个录音室 | Solo Session

走进 Mr. Enjoy Da Money 的录音室生活。

adidas TERREX 户外主题营活动回顾
Footwear 球鞋

adidas TERREX 户外主题营活动回顾

一同享受户外乐趣。

《Kingsman》導演 Matthew Vaughn 全新匪諜電影《Argylle》獨家登陸 Apple TV+
Entertainment 娱乐

《Kingsman》导演 Matthew Vaughn 全新匪谍电影《Argylle》独家登陆 Apple TV+

卡司包括「超人」Henry Cavill、「绝命毒师」Bryan Cranston 与 John Cena 等人

Air Jordan 1 最新配色「Atmosphere」率先曝光
Footwear 球鞋

Air Jordan 1 最新配色「Atmosphere」率先曝光

女孩们的梦幻配色。

《South Park》動畫確立以 $9 億美元續約至第 30 季
Entertainment 娱乐

《South Park》动画确立以 $9 亿美元续约至第 30 季

陪伴我们超过 25 年。

Kanye West 最新專輯《DONDA》周邊系列正式登場
Fashion 时装

Kanye West 最新专辑《DONDA》周边系列正式登场

期待未来释出更多周边商品。


Off-White™ x Nike Blazer Low 谍照图辑曝光
Footwear 球鞋

Off-White™ x Nike Blazer Low 谍照图辑曝光

本次带来更多清晰细节展示。

Off-White™ x Nike Dunk Low「THE 50」聯名系列發售規則率先曝光
Footwear 球鞋

Off-White™ x Nike Dunk Low「THE 50」联名系列发售规则率先曝光

只能选尺寸不能选配色?

Virgin Galactic 以单座 $450,000 美金价格再次发售太空飞行船票
Tech 科技

Virgin Galactic 以单座 $450,000 美金价格再次发售太空飞行船票

比原先售价高接近 1 倍。

YEEZY Gap 全新紅色版本 ROUND JACKET 上架情報公佈
Fashion 时装

YEEZY Gap 全新红色版本 ROUND JACKET 上架情报公布

《AKIRA》既视感。

UNDEFEATED x Nike 聯乘「Dunk Vs. AF-1」系列第三回新作官方圖輯發佈
Footwear 球鞋

UNDEFEATED x Nike 联乘「Dunk Vs. AF-1」系列第三回新作官方图辑发布

黑魂 Dunk Low 与复古黄蓝配色 Air Force 1 的组合。

More ▾
 

我们检测到您可能使用了 Adblock。

我们向广告商而不是读者收取费用。如果您喜欢我们的内容,请将我们添加到 Adblock 的白名单中。对此我们非常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