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溺水神祇、永生迷思与智能失控的世界

一周前,NETFLIX 上线了《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的放送。

这一动画剧集初面世时的猎奇、怪趣、冲突、反转、限制级与包含多种科幻子类型的设定,在全球范围内吸引了众多粉丝,而在第二季中,创作组在牺牲了一定类型多样性以及情节起伏度的前提下,为仅有的八集注入了更多的哲学思考、美学研究与肉眼可见的技术升级。

而此番 HYPEBEAST 将从「美学」出发,对《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的剧集进行单独剖析,一览这些科幻时空里的美学设计考量。

Automated Customer Service 自动化客服

01/ Isamu Noguchi
Timeline 01:32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Noguchi Table 野口勇三角茶几Getty Images

即使该集的时间设定发生在未来,但我们仍能在主角 JEANETTE 的府邸中看到一些当代甚至近代艺术家的作品。

其中最具为人所熟知的便是日裔艺术家 Isamu Noguchi , JEANETTE 不仅拥有两盏 Akari 纸灯,客厅也摆放着 Noguchi Table 野口勇三角茶几以及 Freeform Ottoman and Sofa,三者兼为 Isamu Noguchi 极具代表性的家居产品。

02/ Cyrielle Gulacsy
Timeline 01:32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Cyrielle Gulacsy(右二)Getty Images

在 JEANETTE 府邸的墙上,还挂着两幅 Cyrielle Gulacsy 的画作。

这名来自巴黎的绘画艺术家擅长将构成物质与自然的原子与粒子用点彩主义的形式表现出来,因而其作品也是关于现实的描绘,但就如画作呈现之效果,这种现实往往不容易被人眼察觉。

03/ Gabrielle Thomassian
Timeline 01:32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Villa ArevVilla Arev

当 Vacubot 第一次与 JEANETTE 发生冲突时,双方正为相框的摆放位置争执不下,相框旁摆放的橘色陶瓷乘盘就显得异常怪趣,它来自法国现代主义陶瓷品牌 Villa Arev。

Villa Arev 由毕业于 Central Saint Martins 陶瓷设计专业的 Gabrielle Thomassian 成立,陶瓷这种世界上最古老的工艺之一在 Gabrielle 手中却增添出一丝超现实主义色彩,Villa Arev 创立的初衷是设计出一些能提升「愉悦感」的现代主义陶瓷作品,其灵感来源于上世纪 80 年代意大利建筑集团 The Memphis Group ,以明亮色彩以及抽象思维的设计闻名于世,同样,Bernard Palissy, Ettore Sttsass和MarcoZanini 等来自不同领域的设计艺术大师也是 Gabrielle 的灵感来源。

ICE 冰

01/ UPA Animation
Timeline 00:00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UPA 经典电影 Gerald Mcboing BoingSimon & Schuster

由上一季《 Zima Blue 》的原班团队 Passion Animation Studios 以及导演 Robert Valley 打造,两者都深受上个世纪 50 年代的 UPA 动画风格所影响,这股 UPA 风潮在当时志在与迪士尼、米高梅等大型动画制片厂区分开来,具体表现为不对称的构图、无纵深感的视觉以及有限的声音、帧数使用,也称为有限动画。

双方将 UPA 风格用一种更为极致的方式呈现在《 ICE 》这一集中,并且在角色设定看到一些艺术家的精粹——反现实的身体比例以及扭曲怪诞的肢体语言,这种人物表现形式来源于曾与 Robert 分别共事过的 Peter Chung( Aeon Flux 导演) 和 Jamie Hewlett (虚拟乐队 Gorillaz 作者)有关。有趣的是,Peter Chung 和 Jamie Hewlett 两位艺术家也都曾经历过 UPA 动画艺术的影响与激励,原始见终,我们才拥有了《爱,死亡与机器人》两季中如此特别的美术风格。

02/ Frost Whale
Timeline 08:55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PandoraGetty Images

Frost Whale 为主角所在的异星上独有的生物,也成为《 ICE 》这一集中的麦高芬,与人物画风截然不同,其细腻入微的画风被视为该片美术的点睛之笔,而在其设定上也拥有着巧妙地致敬。

孕育于《 ICE 》的极寒之地中,Frost Whale 还拥有着六鳍、四眼以及三只尾巴,这一设定与《Avatar》中的 Pandora 星球生物的设定一致。在《Avatar》中,六鳍四眼的生物设定源于 Pandora 独特的大气构造以及错综复杂的磁场效应,即使是高山斑溪兽也拥有着两只脚以及四只翅膀。此外,Frost Whale 自身发出的冰蓝色光芒也同样致敬了 Pandora 星球上会发光的植物设定。

Pop Squad 突击小队

01/ Eames Lounge Chair and
Ottoman
Timeline 06:16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Jay》 Album Cover陈政守

Alice 在接受极乐治疗时躺卧的治疗椅是由 Eames lounge chair and Ottoman 变式而来,其原型面世于 1956 年,Charles Eames 和Ray Eames 这对「20 世纪最伟大的设计师」灵感来源于 English Club Chair,两夫妇不仅为其注入美式现代主义的设计,将当时难以实现的热弯胶合板工艺应用在椅背与座基上,并配以同比例的靠背、头枕,推出了这把面向中、高端市场的椅子。

在这半个多世纪里,Eames lounge chair and Ottoman不仅成为家具领域内的翘楚,在流行文化的剪影中,也不乏见到其标志性的曲线设计。周杰伦在首张专辑《 JAY 》的封面中,就曾与 Eames lounge chair and Ottoman 进行了巧妙地互动,而后在《 Iron Man 》中,我们得知 Tony Stark 也购入了这一把椅子,我们甚而能在《 Tron:legacy 》中首次见到 Eames lounge chair 的全白版本。而在《 Pop Squad 》中,Eames lounge chair and Ottoman 随着时代的变化,加入顶部的检测仪器与药物注射设施,同时椅腿也被替换成了金属斜块以固定。

02/ Red
Timeline 03:32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Pop SquadNetflix

红色在《 Pop Squad 》中的指代来得亦十分明显,Bridge 的领带夹、 Alice 的妆容、长裙都如鲜血般艳丽,直至 Bridge 发现手上因枪决残留的血迹,这些「Blood on my hands」的画面才明喻了两者同属高塔里的上流派对。

反过来说,能拿到派对门票的人们,也并没有谁的手是干净的。

03/ Atlas
Timeline 03:53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The Caryatid Porch of the ErechtheionGetty Images

人像柱源于希腊神话中被迫用肩膀撑起天空的泰坦古神——Atlas,彼时,人体的结构始终贯穿于希腊建筑设计的精神之中,而以人类形象代替柱子的设计往往代表着「力量」与「惩罚」,被雕塑成柱子的男士被称为 Atlas 或 Telamon,女士称作 Caryatid ,往往以垂头与举臂显示承重之力量感。

一如《 Pop Squad 》中,高耸的 Atlantes 不仅象征着剧院的富丽堂皇,与上一幕贫民区的破败景象形成对比,在 Alice 如「圭臬」般的独唱下,更显讽刺意味。

Snow in The Desert 沙漠中的斯诺

01/ Desert
Timeline 00:00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Dune 剧照Chiabella James

《Dune 沙丘》、《Mad Max 4 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Fallout 辐射》、《Kenshi 剑士》……过去的半个世纪,我们见过了无数精彩的废土荒漠世界设定,而《Snow in The Desert》所呈现的赛博荒漠无疑沿袭了这些经典之作的精髓。

加密杯盖、盗水贼的牢笼、进化出放热浪石翼的鸟类以及自带空调的日间帐篷,这些仅有数秒的镜头在不经意间交代了这个极炎荒漠的生态。这样将故事背景介绍从台词中解放出来的方式,能让影片拥有更有力地讲述故事的脉络——在这样一个 Waste Land 中,从最基础的水源到 Snow 的永生秘密,都是为了「生存」二字,这其中无非是永生与苟且的区别。

02/ Snow
Timeline 00:45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DemobazaDemobaza

影片开端,「Snow」的诠释就已十分清晰——主角身上的白色着装以及罹患白化病的身躯。这一特征不仅让他在荒漠的人群中显得特殊,同时「Snow in The Desert」的寓意也指向了其身上含有众人趋之若鹜的稀缺资源——永生激素。

影片结尾,当 Hirald 的表层皮肤被烧尽,暴露在外的金属陶瓷组织也被设定为纯白色,劫后余生的 Hirald 与 Snow 最终走到一起,这也让 Hirald 的出现成为这片荒漠中的第二片雪花。

03/ Waste Land
Timeline 04:42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HamcusHamcus

Waste Land 设定最吸引人的地方无疑是这一派系专属的风格服饰,即使是遵循 Snow 的「白」进行设计,也跟随着环境的因素增添了水洗、生锈、落灰的做旧细节;而 Hirald 的着装则更多地加入了牛仔与机能的元素,大衣胸前的魔术贴则能帮助 Hirald 作战时的快速穿脱。

总之,这是一部废土风格时装爱好者喜闻乐见的剧集。

Tall Grass 高草丛

01/ H.P Lovecraft
Timeline 01:32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Tall GrassNetflix

在 Reddit 的讨论中,不少人提到主角 Laird 的外形设定在一定程度上参考了「克苏鲁神话之父」H.P Lovecraft 的真人面孔,如果考虑到本部剧集的原著作者 Joe Lansdale 是 H.P Lovecraft 粉丝的事实,再结合后半段怪物破土而出的 Cult Vibe 画面,这一猜测就显得有理有据。

但随后,主创团队否定了 H.P Lovecraft 对于《 Tall Grass 》角色塑造的直接影响,声明 Cédric Peyraverna (第一季《Sonnie’s Edge》的概念师)的画风才是团队考量的方向。

02/ 1920s
Timeline 01:12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Pocket WatchGetty Images

从蒸汽火车以及 Laird 的着装风格来看,《 Tall Grass 》是一个发生在 20 年代的故事。现代的男士正装三件式风格雏形也正式在那时逐渐兴起,西装多以条纹、格纹、毛呢打造,搭配细条纹或白色衬衫以及高腰翻边西裤。

Laird 的怀表同样拥有一个特写镜头。怀表在彼时还未被手表取代,男士们习惯将怀表放在马甲的口袋中,同时将链子系在纽扣上防止丢失,胸口的方巾往往由丝绸制成,叠成三角形作装饰用,真正派上用场的手帕多为纯棉材质,一般放在裤子的口袋里。

刚经历了血战与逃亡的 Laird,是该擦一擦了。

All through the House 整个房子

01/ Clay Animation
Timeline 01:43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经典粘土电影《Chicken Run》Dreamworks

与其他剧集不同,《All through the House》以粘土动画为基板,再加上最先进的渲染与光影技术,画面精致到观众甚至能数清 Leah 头上的毛发数量,也让这一集的复古而细腻的画风脱颖而出。

粘土动画作为定格动画中最具艺术性的一个子类别,同时也带来繁琐而巨大的工作量,导演甚至在客厅的电视上巧妙地设置了一个古早的粘土动画,与正剧进行对比。

02/ Santa Claus
Timeline 02:38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Santa ClausGetty Images

圣诞老人,或者说圣诞怪物,其生物设计由国内的天何言电影工作室完成,据工作室的描述「这个圣诞怪物被导演描述为:红皮肤,有折叠的隐藏翅膀以便于飞行,精瘦的肢体、突出的骨头,怪异虚弱的骨架,并且有生殖器内涵的头。有海马一样的蛋囊用来储存礼物。潮湿、剥落、哭泣感的,从烟囱爬下来被烧伤了一辈子。」

当导演提出这样一个「克苏鲁神话」般的设定要求时,也注定了《All through the House》会成为一部童话幻灭的剧集,而他也做到了。

Life Hutch 生命屋

01/ SPOT
Timeline 03:30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SPOTGetty Images

Maintenance Robot 的建模可溯源到波士顿动力公司生产的四足机器人 SPOT,与前文设定异曲同工的是,由于疫情,SPOT 曾在去年被新加波碧山-宏茂桥公园启用,进行社交距离保持的监督以及巡逻工作。

02/ COVID-19
Timeline 05:00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COVID-19Getty Images

从 Terence 的闪回片段中,我们得以窥见这场银河战役的前奏,而敌方星舰怪异而熟悉的尖刺造型让许多观众不免想起这两年来全世界的共同敌人——COVID-19,同样的,当 Terence 的飞船坠落,随后进入 Life Hutch,却如同禁足般无法获得自由,也对应了现实的场景。

Drowned Giant 溺水的巨人

01/ The Giant
Timeline 01:29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Hermes and the Infant DionysusGetty Images

关于「Giant」的隐喻有很多种解读,但无论从原著还是概念来看,主创者为巨人赋予的「神性」是不可忽视的一部分。

结合 J.G. Ballard 的同名原著来看,影片中的巨人形象可从古希腊雕塑家Praxiteles 的作品中寻找踪迹,其擅长将神祇纳入平凡世界的日常生活中进行描写,如「Resting Satyr 倾斜的萨提尔」「Hermes and the Infant Dionysus 赫尔墨斯与酒神」都能体会到古希腊式的古典美,而这一特点反复在原著以及台词中被提到。

02/ Ipswi(t)ch collectibles
Timeline 09:21

《爱,死亡与机器人》第二季中的 19 个美术彩蛋

西方街头常见的 Collectibles AntiquesGetty Images

不少人注意到了在《Pop Squad》以及《Drowned Giant》出现了同一家古着收藏商店 Ipswi(t)ch collectibles ,其中前者的招牌以巴洛克体进行呈现,而衬线的装饰似乎与「Love」的爱心有关;而后者则使用了较为醒目的无衬线字体,并且将「IPSWITCH」中的字母「T」删除了。

作为第二季中唯一的跨剧集彩蛋,这一古着收藏商店同时出现在两个世界观的设定中,或许这一细节是两个世界相连的一个论据,但目前看起来两者并没有直接的联系,并且《Pop Squad》的招牌中多出的一个字母「T」是否又在暗示这只是 Blur Studios (两集都为该工作室制作而成)开的一个小玩笑,或许我们要留到明年的第三季一探究竟了。

阅读全文

继续阅读

YEEZY BOOST 350 V2 最新配色「Beluga Reflective」率先曝光
Footwear 球鞋

YEEZY BOOST 350 V2 最新配色「Beluga Reflective」率先曝光

YEEZY 人气反光系列追加经典配色。

消息稱 Joaquin Phoenix 主演《Joker》導演已和 Warner Bros. 簽下續集拍攝合約
Entertainment 娱乐

消息称 Joaquin Phoenix 主演《Joker》导演已和 Warner Bros. 签下续集拍摄合约

横扫上年各大奖项「最佳男主角」的 Joaquin Phoenix 将再次大飙演技?

Airinum 携手 Medicom Toy 推出联名口罩
Design 设计

Airinum 携手 Medicom Toy 推出联名口罩

 6 月 1 日迎来发布!

Kanto Starter 推出全新 Pokémon「Blastoise 水箭龜」初代卡牌樣式地毯
Design 设计

Kanto Starter 推出全新 Pokémon「Blastoise 水箭龜」初代卡牌样式地毯

居家必备的摆设吧?

走进 adidasTERREX 千岛湖户外活动
Footwear 球鞋

走进 adidasTERREX 千岛湖户外活动

「想去就出发!」


Sony PlayStation 5 未來遊戲大作《Horizon Forbidden West》全新實機遊玩畫面釋出
Gaming 游戏

Sony PlayStation 5 未来游戏大作《Horizon Forbidden West》全新实机游玩画面释出

机器猎人亚萝伊的全新旅程。

人手必備單品!HYPEBEAST 嚴選 10 款 T-shirt 單品推介
Fashion 时装 

人手必备单品!HYPEBEAST 严选 10 款 T-shirt 单品推介

从剪裁、长度、材质、印花等细节下手!

Gildas Loaëc 19 岁时在巴黎经营的唱片店,成为 Daft Punk 和 Maison Kitsuné 共同的起点 | On Record
Music 音乐 

Gildas Loaëc 19 岁时在巴黎经营的唱片店,成为 Daft Punk 和 Maison Kitsuné 共同的起点 | On Record

Maison Kitsuné 创始人 Gildas Loaëc 的音乐故事。

HYPEBEAST 本周精选新曲:Masego, Mach-Hommy, Sleeping Dogs & More
Music 音乐 

HYPEBEAST 本周精选新曲:Masego, Mach-Hommy, Sleeping Dogs & More

过去两周内的优质音乐。

Aaron Taylor-Johnson 確認出演 Spider-Man 反派角色 Kraven the Hunter
Entertainment 娱乐

Aaron Taylor-Johnson 确认出演 Spider-Man 反派角色 Kraven the Hunter

当「快银」变成 Spider-Man 死敌「猎人克莱文」。


More ▾
 

我们检测到您可能使用了 Adblock。

我们向广告商而不是读者收取费用。如果您喜欢我们的内容,请将我们添加到 Adblock 的白名单中。对此我们非常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