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ne Lowe:对话中,沉浸在别人的思想里是一种很美妙的体验。

HYPEBEAST 对话 Apple Music 艺人关系联合主管和电台主持 Zane Lowe。

Music 音乐 

自 2015 年推出以来,Apple Music 的广播企划已成长为世界上收听次数最多的广播电台之一,并在电波和调频逐渐偃息的 2021 年,重新赋予了音频对谈节目以生机:通过可回溯的方式,Apple Music 广播向更多不同地区的音乐爱好者们持续播送深度访谈节目。Apple Music 艺人关系联合主管和电台主持,Zane Lowe 除了自己的栏目,还负责管理由 The Weeknd、Elton John、Charli XCX 和 Frank Ocean 等音乐人主持的各档独家节目。

Zane Lowe:对话中,沉浸在别人的思想里是一种很美妙的体验。

The Zane Lowe ShowApple Music

近期,Apple Music 中国区正式更新了「广播」页面,我们也得以籍此机会与 Zane Lowe 进行了一番别开生面的对话,他除了与我们分享了从事电台 DJ 这份工作以来,对流行音乐和唱片行业的观察与思考,他眼中的流媒体平台如何改变了人们发现和消费音乐的方式,以及在一个「歌单时代」,那些坚守着创作深度内容的音乐推广者们所存在的意义。

为什么你会选择做一名音乐推广人,而不是像你刚进入音乐行业时那样去成为一个音乐制作人或者 DJ?

Zane:其实不是我选择了它,而是它选择了我。我觉得每次我很接近要去全职做艺人,或者制作人,或者创作人的时候,就会发生一些事,比如出现一个更好机会。我是个乐迷,就算我和艺人在录音棚里共处一室,我也只是个乐迷。后来我在 Apple 可以做一个彻底的乐迷了,我可以想放什么歌就放什么歌,我想采访谁就采访谁,我可以支持 Remi Wolf,我可以和 Cyndi Lauper 聊天。我可以支持初出茅庐的音乐人,我也可以和 Bruce Springsteen (这样的前辈)聊天。我可以做乐迷想做的事,我想制造更多乐迷,我想满足他们的需求。我希望帮助所有志同道合酷爱音乐的人接触更多音乐。我真的感觉这是我的毕生使命。

你上节目的时候不可缺少的几样东西是什么?

Zane:我需要提前做点锻炼,比如瑜伽,骑单车或者跳绳,来调动我的能量,让我清空思绪。我还得喝咖啡以及至少一品脱的水,还得在车里放上很好听的音乐——很多都是我孩子选的,我们会送他们上学,所以他们会来决定车里放什么,是他们让我知道了 Lil Nas X、Pi’erre Bourne 和 Benjamin Abel Turner。如果我要采访艺人,我也一定会在采访前听他们的音乐

Zane Lowe:对话中,沉浸在别人的思想里是一种很美妙的体验。

Zane Lowe 在一场活动中担任主持Kevin Winter/Getty Images For Livenation

在你以往的采访对象中,谁是你的 BFF(Best Friend Forever)?

Zane:Mark Ronson 大概是我认识最久的,也是和我最合得来、和我聊得最多的了。Mark 就像我的家人一样,其实我们都不会太聊音乐的事了,只是说说生活。通过主持很多次的对话,你会知道你和谁能够在访谈和音乐之外交心。

我第一次采访 Brandi Carlile,我当时就知道,我可以和这个人成为朋友——对话很犀利,她很有趣,她是个很好的人,真的很关心别人。上一次访谈我们是在她家做的,她的家人给我和我的同事们做了饭,一起吃了一顿很美好的家庭晚餐。我心想,这就是我愿意交朋友的人,我一生都会和她保持联系。你和非音乐界的人也会有这种经历,我想归根结底是要找到类似家人的关系。我有很多时间都在围绕着艺人(工作),所以我很幸运能遇到那些真正和我产生个人层面交情的人。

Zane Lowe:对话中,沉浸在别人的思想里是一种很美妙的体验。

Zane 和 Mark 在一次演出中Joseph Okpako/Redferns Via Getty Images

随着音乐风格的日趋多样化,关于「流派」日渐融合且越来越以区分这个现象,你认为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

Zane:归根结底,这是「歌单文化」流行带来的结果。如果一个年轻音乐人从小听着 The Weeknd 的《The Hills》长大,目睹了一首黑暗恐怖风的歌变成超级金曲,你就会觉得一切皆有可能。以前你要是想做流行音乐,就必须要受到这样那样的限制。如今,Lil Nas X 来了,随心所欲地做着他想要的音乐;Kacey Musgraves 来了,也随心所欲地做着她想要的音乐——这些限制全被打破了。不论是乡村还是说唱,你都可以做出一张流行的专辑,这是一种歌单文化,是想自由发挥创意的欲望,不要被别人决定你应该成为什么。

所谓的风格流派其实一直以来是卖唱片的方式,通过类型来营销。喜欢嘻哈的买这个,喜欢摇滚的买这个,喜欢重金属的买这个,简单多了,我也因此成了小圈子的一员。但是,我是 Metallica 的粉丝,我也可以是 Lil Nas X 的粉丝啊。我觉得是在线音乐通过社交媒体和网络为新一代孩子开启了无穷的音乐可能,让音乐广泛传播,让他们「耳」界大开。你仍然可以成为小圈子的一部分,但你也可以喜欢很多不同类型的东西。我的侄子昨天跳舞,他听的是 the Biggie Smalls、Tyler, The Creator 和 ABBA。棒极了。就像 Jimmy 在我刚进 Apple Music 时说的,伟大的音乐自成一体。就这么简单。

所以流媒体平台们应该如何持续进化,在这样的趋势中继续产生有益的影响力?

Zane:影响总是相互的。我们发挥着这种作用,但我们也必须要去聆听。我在做传统电台的时期,有责任去努力引导听众的品味——手里有一些别人都没有的唱片,因为它们还没有发行;你来听我的电台节目,是因为我会放这些唱片;如果你喜欢这些歌,唱片就会大卖。如果你不喜欢,它们就卖不出去。我的职责就是试图把这些音乐「推销」给你。如果我喜欢它们,你就喜欢它们。这有点像是一种自说自话,很奇怪。

现在已经进入了歌单的时代,比如 Roddy Ricch 的《The Box》,之前有太多人告诉我这歌红不了了,然而大众决定它能红,它就成了年度最热的歌曲之一。这是粉丝决定的,他们造就了这首金曲。现在有很多音乐人都告诉我,我们现在就是把专辑发出去,让粉丝告诉我们哪首歌能红,所以这是双向的。流媒体平台和粉丝之间进行美妙的交流,艺人用他们的音乐参与这场对话。如果你从这个角度看这件事,你会发现它是一次美妙的化学反应。这其实是一种实时的市场调研,用实时的方式造成更大的影响。说实话我还没对别人这样说过,但我很喜欢这个见解。我要说的是,流媒体时代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它提供实时的音乐,一切都是正在发生的。

Zane Lowe:对话中,沉浸在别人的思想里是一种很美妙的体验。

Zane 和 Justin BieberApple Music

你认为流媒体平台如何改变了人们发现和消费音乐的方式?

Zane:音乐变得更容易获取了。当一整个曲库放在你面前,全球七千多万首歌,如果你是乐迷,这代表着什么?我小时候就必须谨慎考虑买什么音乐,当时没那么多闲钱用来冒险,所以必须买那些自己明确知道很想要的唱片。现在我坐下来听流媒体服务的时候,可以随意探索,有时候我可以花 8 小时制作一份歌单,从一首歌开始,听上 50 首歌,最后一路听到完全不同的领域去。所以我觉得,流媒体最大的便利是可以让乐迷打开耳朵,尽情发现。这不一定指老音乐,也包括新音乐。所以现在通过歌单的方式,制作歌单的方式,我们做电台节目的方式,不断努力把这些「点」连起来——可能性是无限的。如果你把它看成一个等式,一首歌和艺人,加上「如果你喜欢那些,试试这些」,带你向左向右,向上向下,就像个迷宫,这是一种美好的迷失。

你自己又是如何主动发现新音乐、接触新人的呢?做每一集节目,你的标准是什么?你决定采访这个艺人,多了解 TA 的时候,你会考虑哪些因素?

Zane:首先,我会听从我身边的人的建议,我不会假装特别了解,或者假装自己的品味多高超,我只是好奇,并且保持开放。我想知道是哪些声音在推进音乐行业,在我能产生一点影响之前,必须先虚心聆听。然后我会去做点研究,上社交网站,如果我看到我信任的人推荐的东西,我就会去听听。如果艺人给我发来东西,我也会听。我会收到方方面面的推荐,必须要包容开放。

至于怎么决定和谁聊呢?这一点我无法确定,就像一种心照不宣的真诚,当你听到一些东西,你会知道这来自一个真诚的声音。你也能听出来有的人还没找到属于自己的声音。这不是说你不应该支持这些人,但你要明白这可能还不是他们最好的专辑,也许很快就会有了。Billie Eilish 这种一听你就知道了,《Ocean Eyes》是个里程碑,它会永久改变音乐行业。同样,当你听到 Arctic Monkeys 的《I Bet You Look Good on the Dance Floor》,Eminem 的《My name is》,或者 Nirvana 的《Smells Like Teen Spirit》,或者 Jay Z 或者 NAS 和 Illmatic,哪怕你第一次听这些东西,你也会知道它们改变了一切,我觉得这就叫经典。它里面有很真诚的东西。就像一切都很合适,一切都恰到好处,所以我在找这样的东西。

至于采访,我寻找的是那种引人好奇的部分,我想找到音乐之外的那一段,那些我能从这个人身上激发出歌曲宣推话术之外的东西。当然,我们展开长篇对话的时候,谈的一定是比音乐更深的东西,一定是的。比如,你有什么人生故事吗?我很看重这些。

Zane Lowe:对话中,沉浸在别人的思想里是一种很美妙的体验。

Billie Eilish 和 Zane 在 2019 年 Apple Music Awards 颁奖活动现场Apple Music

在当代媒体环境里,大部分制作出来的内容似乎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获取社交流量和讨论度。所以在这个短视频和照片流当道的时代,是什么让长篇音乐访谈无可取代呢?

Zane:其实每种内容形式都有自己的空间。有些短平快的创意,为我们每天的日常提供美妙的短暂消遣,不管是社交媒体上的动态、短视频,还是 Meme 什么的,这些都很好,但这些短内容的存在,并不意味着要以牺牲一个完整的叙事和想法为代价,不意味着要牺牲更可持续的东西。为什么长篇对话仍然很重要?为什么人们还看纪录片?还要精心制作长篇内容?因为我们还在努力构建人生的手册,我们还在试图搞清楚谁会启发我们,谁会为我们带来智慧的结晶,谁的思想会帮我们的成功之路,或者幸福之路添砖加瓦。坦白说,短视频不太能给我这些。

我会从深思熟虑中得到这些智慧成果,而深思熟虑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这些访谈对话都是过程的一部分。我认为大家之所以还乐在其中,是因为沉浸在别人的思想过程里其实很美妙的体验,我们得到的是一个立体的空间,我们能够从长篇内容里获取灵感,而不是一段一段的片面的摘取。

在这些对话中,你如何根据不同嘉宾的反应,来调整采访的风格和技巧?

Zane:答案其实很简单,我会倾听,就只是倾听。我最近才学会怎样正确做这件事,就是倾听对方的回答。你要问的每一个问题,其实都在你倾听的答案里。我努力投入采访的每一个时刻,尽量沿着线索,阅读对方当下的肢体语言和预期,尽量去和面前的人交心,和正在发生的对话交心。

Zane Lowe:对话中,沉浸在别人的思想里是一种很美妙的体验。

The Zane Lowe Show with MetallicaApple Music

对还在努力习惯 Apple Music 广播的中国听众来说,可能听长音频节目会是一个挑战,你对此有什么建议吗?

Zane:我想说,有时我们会在节目里讲笑话然后哈哈大笑,有时我们就让音乐主宰这段时间。我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要找到能感动你的音乐,也要同样去听听那些艺人的作品。你知道,因为所谓的语言障碍,或者因为经验上的不足,我也没办法真的听懂很多作品,无法真正理解歌者在表达什么,但我在那种律动和声音里找到了快乐,我在那种音乐里听到了情感。我认为音乐是世界通用的语言,不论你是否能听懂我和我的嘉宾们在节目里说了具体什么事情,我们总能找到一首能感动你的歌曲。

你知道我们是把音乐放在首位的。我们之所以启动「广播」,做节目聊点有趣的事,是因为想让它变成一种私人的体验,但我们不是脱口秀节目,我们归根到底是音乐节目,访谈只是一小部分,是想激发你对好音乐的兴趣。所以,我只想说,相信第一选择,相信你的直觉。当你喜欢某样东西时,去那个艺人的页面,向下滚动找到其他你喜欢的作品,或者去他们所在的歌单列表里,听听相似的音乐,看看你还喜欢什么,要真正沉浸在这种体验中。不要用以前一次性推荐的方式看待音乐。听一首音乐,把它收藏在列表中,就完事儿了。要把你喜欢的某首歌曲看作是一把钥匙,来解锁你可能从来没有听过的音乐,就只是让自己沉浸在音乐中。我们的曲库为你呈现了无数的可能性,不要限制自己,不要否认自己,去听从未听过的音乐,放肆去发现,去探索吧。

现在打开 Apple Music「广播」,即可收听 Zane Lowe 的电台节目和其他主持群及明星节目单集。

阅读全文

继续阅读

WESCHEN: 两种电波中的思考与交锋 | Solo Session
Music 音乐 

WESCHEN: 两种电波中的思考与交锋 | Solo Session

主持电台节目以及自制 Podcast 频道之间究竟有何区别?

Nirvana 的自嘲在《Nevermind》中一语成谶 | Cover Art
Music 音乐 

Nirvana 的自嘲在《Nevermind》中一语成谶 | Cover Art

甚至是三十年前出镜拍摄唱片封面的婴儿,如今都向乐队索赔千万。

Lexus 展开一场融合时尚、艺术和汽车设计的线上对话
Automotive 汽车 

Lexus 展开一场融合时尚、艺术和汽车设计的线上对话

Presented by Lexus
对象包括 Salehe Bembury、Ondrej Zunka 和 Koichi Suga 等业界人士。


新一季 OAMC 里的千禧隐喻与旧日余音|专访 Luke Meier
Fashion 时装

新一季 OAMC 里的千禧隐喻与旧日余音|专访 Luke Meier

OAMC 主理人 Luke Meier 讲述新一季的单品灵感,及其几十年的学业时光与职业生涯。

Scottie Pippen 公開批評 Michael Jordan 紀錄片《The Last Dance》不尊重隊友
Sports 运动

Scottie Pippen 公开批评 Michael Jordan 纪录片《The Last Dance》不尊重队友

Scottie Pippen 回忆录即将出版。

日本 Mos Burger 即將推出全新「雙層壽喜燒牛肉」漢堡
Food & Beverage 饮食

日本 Mos Burger 即将推出全新「双层寿喜烧牛肉」汉堡

搭配半熟蛋极度诱人。

Supreme x Nike Air Force 1 最新配色「Wheat」正式發佈
Footwear 球鞋

Supreme x Nike Air Force 1 最新配色「Wheat」正式发布

向经典 Timberland 黄靴致敬之作。

印尼 Burger King 限時推出全新「Purple Seoul」主題菜單
Food & Beverage 饮食

印尼 Burger King 限时推出全新「Purple Seoul」主题菜单

海绵宝宝「美丽蟹堡」引领全球。

Burberry 首次亮相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Fashion 时装

Burberry 首次亮相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以自然场景的沉浸式体验展示其全新的外套系列。


Off-White™ x Air Jordan 2 Low 最新聯乘鞋款發售情報正式公佈
Footwear 球鞋

Off-White™ x Air Jordan 2 Low 最新联乘鞋款发售情报正式公布

服饰系列伴随登场。

LUSIVE 2021 最新秋冬系列「Ungentlemanly Ceremony」正式登場
Fashion 时装

LUSIVE 2021 最新秋冬系列「Ungentlemanly Ceremony」正式登场

演化二战时期「不绅士」复古华丽盛典。

YIIIN 正式发布 2021 秋冬系列 Campaign
Fashion 时装

YIIIN 正式发布 2021 秋冬系列 Campaign

于法国一座中世纪城堡取景。

Stone Island Shadow Project 2021 秋冬系列第二章正式發佈
Fashion 时装

Stone Island Shadow Project 2021 秋冬系列第二章正式发布

当代男装再进化。

一覽 Alicia Keys 夫婦要價 $2,000 萬美元加州豪宅
Design 设计

一览 Alicia Keys 夫妇要价 $2,000 万美元加州豪宅

豪华程度堪比钢铁人住宅。

More ▾
 

我们检测到您可能使用了 Adblock。

我们向广告商而不是读者收取费用。如果您喜欢我们的内容,请将我们添加到 Adblock 的白名单中。对此我们非常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