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Pierre Bergé 的始与终,也是 Saint Laurent 的盛与衰

终与知音泉下再聚,却成为时装界永不磨灭的缺口?

Fashion 时装 

当大家联想到「时装」一词时,焦点早已可悲地不再在于服饰的剪裁和艺术成分,更不在于最基本的美感和设计师的意境之上。这一切曾被上一代设计师视为基础的元素早已被销售数量等无情却又最直接的数据所取代。到底这样的时装生态环境是人类的进步还是倒退?时装还是否用以反映社会现象和价值观的最佳方式?在这一切疑云上少数够份量和经验发表己见的人物早已所剩无几,如今,我们又再少了一把在时装界有力的声音 —— Pierre Bergé。他是品牌 Saint Laurent 的开国功臣,倘若 Yves Saint Laurent 先生本人是品牌的灵魂,那么他就是其骨干。不论在公还是在私他都是 Saint Laurent 人生中最重要的搭档,他俩相识于 1958 年,并在那 3 年后正式设立品牌 Yves Saint Laurent Couture House。纵然他俩的恋情终于 1976 年告终,可于 Yves 踏上人生最后阶段时他们还是挽手度过,最后更在 2008 年,Saint Laurent 逝世前数天共谐连理。

是 Pierre Bergé 的始與終,也是 Saint Laurent 的盛與衰

Where Everything Began

巴黎对于 Bergé 来说著实是一个启蒙之都没错,因为远在他与 Saint Laurent 相遇之前,这是一个确立了他对文学艺术的热爱和修养的地方。Pierre 于 18 岁那年为了买卖罕有书籍的生意而移居巴黎,传闻说 Bergé 初抵达当地的首天便跟诗人 Jacques Prévert「不打不相识」,因 Prévert 竟不慎从其位于 Champs-Élysées 大道的住宅阳台上掉下,并跌落在 Pierre 身上。这一跌展开了两人之间的友谊,更开拓了 Bergé 在文艺界的交友圈,意味著他跟艺术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

对于建立一个时装品牌而言,创意跟果断兼容无疑才是基本的成功公式。而这样的组合在一门时装生意上来看说穿了其实就是设计师跟决策者的合作关系。从大多数的例子来看,我们一般先联想到的名字都是母公司总裁(如 Pinault 和 Arnault 这些举足轻重的例子)和真「动手」的 Masterminds(如 MicheleGhesquière)。再「高」层次一点的合作关系有「玩感情」的组合 —— 识于微时的 Marc Jacobs 与 Robert Duffy 和夫妻档 Rei Kawakubo 跟 Adrian Joffe 等。但假如真的要找到一个足以媲美 Yves Saint Laurent 跟 Pierre Bergé 这段关系的例子,那就只剩品牌 Valentino 的创办人 Valentino Garavani 与其搭档 Giancarlo Giammetti。这里并没有要拿任何品牌和设计师作比对的意思,只是纯粹单就相识时间和两者之间的关系而言,不论在公在私,这两对都是时装界首屈一指的 Power Couple。

是 Pierre Bergé 的始與終,也是 Saint Laurent 的盛與衰
Chanel gave women freedom… But Yves Saint Laurent gave them power.

提到 YSL(对,是 YSL 而非 Saint Laurent),大家大概都会先想起品牌最家喻户晓的「Safari」,「Mondrian」和「Le Smoking」系列。当年 YSL 属法国时装界第一个推出成衣系列的品牌,并取其名为 YSL Rive Gauche。但这些不仅是设计师 Yves Saint Laurent 能独领的风骚,若缺少了 Pierre Bergé 的行政头脑,单凭创意确实并不足以改写整个时装界的生态,To be exact,是整个女性时装界的生态。Bergé 说道:「Chanel 赋予女人自由,但 Yves Saint Laurent 给予她们力量。」千万不要误会他言中的「力量」和「自由」为抽象的精神形态,因为 Pierre Bergé 的世界里容不下此等虚无缥缈的概念。「我不相信灵魂。对于我个人的体内是否真实存在著灵魂也成疑,更莫论依附在物件上的。」对于一个行商如此成功的企业家来说这种想法大概称得上合理,但对于真正了解其艺术收藏品的人而言,大概还是会因此人的无(精)神论而感到诧异。

是 Pierre Bergé 的始與終,也是 Saint Laurent 的盛與衰

On being a Nihilist a.k.a. Art Collector… And something else

说 Saint Laurent 与 Bergé 是灵魂伴侣确实不为过(虽然这可能并不是 Pierre 希望听到的),除了在工作上合作无间外,其私下的兴趣也非常相近。他俩同是收藏家,常结伴同游世界各地寻宝,最后 Bergé 更将这个奢侈的嗜好发展成「正经事」,将他俩高达 733 件宝贝进行拍卖。当中极具争议的拍卖品为两个自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从颐和园被盗的铜制露头。纵然面对中国政府的强力遣责,Bergé 还是坚持要将其收藏品于为时 3 天的拍卖会里全数卖掉。最终拍卖会换来近 5 亿的收入,连 Bergé 本人也认为该拍卖会达到了一个不可理喻的程度,并有趣地将其形容为一次「驱魔会」。

除了是推动品牌发展的幕后主脑和艺术收藏家外,Bergé 还是一名大慈善家和同性平权主义者。他在《Le Monde》日报的董事会中占一席位,亦致力对抗于法国爆发的爱滋病瘟疫;他与搭档共同成立了 Yves Saint Laurent 基金,亦于摩洛哥的重要古都马拉喀什兴建 The Museum of Berber Art;他接手 Yves Saint Laurent 生前耗尽心血经营的艺术基地 —— 马约尔花园,亦是巴黎国家歌剧院的投资者和荣誉主席;他是 François Mitterrand 的挚友更是 UNESCO 于 1992 年委任的亲善大使。Pierre Bergé 先生穷一生为传扬艺术,于时装界的建树更是功不可没。他并不是含著金钥匙的天之骄子,而是真真切切的 Life Achiever。他努力换来了所有,但亦抱有饮水思源的精神,以爱回馈社会上的每个人… 但也只是仅限于被挑选的对象而已。对于那些继承 Yves Saint Laurent 衣钵的后浪,他几乎说不出一句仁慈的评语…

是 Pierre Bergé 的始與終,也是 Saint Laurent 的盛與衰

On THE Successor

自 YSL 于 1993 年被 Sanofi 收购后,Bergé 便开始减少参与品牌的相关事务,此情况自 1999 年被 Gucci 正式收购后才得以改善。为善亲力亲为的他在职场上可是个狠角色。Bergé 对于每个继承 Yves Saint Laurent 的设计师都毫不客气,先后称 Tom Ford(于 1999 - 2004 年担任品牌的创意总监)和 Stefano Pilati(于 2004 - 2012 年担任品牌的首席设计师) 为品牌的低谷和「Nothing at All」。纵然品牌自 Yves Saint Laurent 本人卸任以后便一直被 Bergé 视为低潮,可在他眼中还是有值得被推崇的彦士。于 1997 年他曾亲自任命 Hedi Slimane 为系列和艺术总监,虽然如今他俩均以不同形式离开了品牌,相信 Slimane 都还是 Bergé 心目中唯一一个成功担当了继任者使命的设计师。

是 Pierre Bergé 的始與終,也是 Saint Laurent 的盛與衰

So long, Farewell

现在我们正步入真正的时装寒冬期,而这位一代大师亦选择在此时不辞而别。百货公司不再重视整个时装生态发展的平衡,只看重短暂的利益促使他们偏向采取如明星效应等穷途末路的策略。相比艺术,高级时装早已被视为一门生意。前人努力打下的根基已经被饥渴的幕后董事侵蚀,剩下的就只有毫无创意和美感可言的「前卫」概念。No Offense,但当品牌如 Vetements 也能将二次创作美其名为高级时装,并被赋予新时装浪潮等美誉的时候,那便足以证明这个曾为创意产业的基地亦已荡然无存。整个时装生态的致命伤除了青黄不接的现象外,还要「归功」于网路蓬勃的发展。从前我们有美国的 Preppy 校园风,那是他们独有的风格;我们有英国的 Punk 龐克风,那是他们孕育出来的音乐时尚触觉。现在我们只剩毫无个人风格的世界观,世界各地冒起任何品牌和风格都能迅即传递到地球的另一边,Nothing is Original。面对著 Pierre Bergé 这种前辈,后人著实难以超越;不怪与生俱来的质素,而是整个成长气候所致。

Bergé 终年 86 岁,他创造了很多,留下的更多。世人对他唯一的疑问就只剩当年毅然坚决举行的收藏拍卖会。对于愿意割爱的原因,他亲述道:「 2007 年 4 月,我从医生口中得知 Saint Laurent 患有脑癌的噩耗,最后更于短短 14 个月后病逝。在他患病期间我认真思索了自己还可以做些什么,最后就只得出了一个答案 —— 办一个足以建造回忆的拍卖会。而那也是我自己最想要做的。」

阅读全文

继续阅读

接任 Hedi Slimane 的 Anthony Vaccarello,究竟是一位怎樣的設計師?
Fashion 时装

接任 Hedi Slimane 的 Anthony Vaccarello,究竟是一位怎样的设计师?

揭视 Saint Laurent 新上任创意总监的个人风格、成功之道及未来目标。

Hypebeast Spaces: 拜訪 Sole Technology 創辦人 Pierre André Senizergues 的住所
HBTV

Hypebeast Spaces: 拜访 Sole Technology 创办人 Pierre André Senizergues 的住所

能够将兴趣转化成事业已经十分难得,而能够将兴趣伸延至下一代更是难能可贵,说的是美国鞋履品牌 Sole Technology。品牌的创办人 Pierre André Senizergues

Saint Laurent 首波形象概念視頻短片登場!
Fashion 时装

Saint Laurent 首波形象概念视频短片登场!

由 Hedi Slimane 主导,将 YSL Yves Saint Laurent 改名为 Saint Laurent


Yves Saint Laurent 紀錄片預告
Entertainment 娱乐

Yves Saint Laurent 纪录片预告

记录有关法国著名品牌 Yves Saint Laurent 的纪录片即将在今个春季上演,而记录片将会有两部,并且分别由两个导演执导打造。第一部纪录片将主要以设计师 Yves Saint

改朝換代!新作《X-Men: The New Mutants》最新消息
Entertainment 娱乐

改朝换代!新作《X-Men: The New Mutants》最新消息

《X-Men》外传电影上映时间线 :《Logan》→《X-Men: The New Mutants》→《Deadpool 2》→《X-Force》

手遊大作《Arena of Valor》宣布將登陸 Nintendo Switch
Entertainment 娱乐

手游大作《Arena of Valor》宣布将登陆 Nintendo Switch

这次各位又机不离手了。

公仔解剖 - Jason Freeny 首次個展「Plastic Surgeon」將於銀座開催
Design 设计

公仔解剖 - Jason Freeny 首次个展「Plastic Surgeon」将于银座开催

一探「公仔解剖学」的神秘奥义。

改朝換代 − Nike 網眼物料版 Air VaporMax CS 新色釋出
Footwear 球鞋

改朝换代 − Nike 网眼物料版 Air VaporMax CS 新色释出

比初代更胜一筹吗?

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 2018 春夏系列 Lookbook
Fashion 时装

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 2018 春夏系列 Lookbook

将经典的古著 Burberry Trench coat 拆解再重组。


BEATS 推出新配色 Solo3 Wireless  及 BeatsX
Tech 科技

BEATS 推出新配色 Solo3 Wireless 及 BeatsX

和应 iPhone 8 机身色调。

人生贏家!Floyd Mayweather 透露自己有 7 位女友和 3 億美元資產
Entertainment 娱乐

人生赢家!Floyd Mayweather 透露自己有 7 位女友和 3 亿美元资产

羡慕嫉妒恨。

HYPEBEAST City Guide:東京副都心指南新宿篇
Travel 旅游

HYPEBEAST City Guide:东京副都心指南新宿篇

大游戏场新宿,欢迎你的光临。

不一樣的斯凯奇 - SKECHERS 2017 秋冬 D’Lites DLT-A 造型特輯
Footwear 球鞋 

不一样的斯凯奇 - SKECHERS 2017 秋冬 D’Lites DLT-A 造型特辑

Presented by SKECHERS
由注目摄影师王未操刀,带来前所未有的斯凯奇形象

Nepenthes 伊勢丹新宿店期間限定款式開售
Fashion 时装

Nepenthes 伊势丹新宿店期间限定款式开售

包括 Engineered Garments、Needles 等品牌的期间限定外套款式!

More ▾
 

我们检测到您可能使用了 Adblock。

我们向广告商而不是读者收取费用。如果您喜欢我们的内容,请将我们添加到 Adblock 的白名单中。对此我们非常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