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W
Studio Visits:毛冠帅

粗糙且原始的木材,加上从五金店便能买到的工具,经过毛冠帅双手的刻凿,成为包括《缪斯》系列、《黑色》系列、《死海》、《洞》在内的一件件雕塑作品,进入画廊作展览以及被收藏家纳入收藏。

从正式开始木雕创作到现在,毛冠帅已经与木材一起走过 8 个年头。起初是用木材边角料制作一些人形和动物造型的他,如今正走在书写自己作品的路上,并尝试使用更先进的科技、寻找其他材质等帮助自己做更大的梦。

Studio Visits:毛冠帅

2020 年,毛冠帅为了寻求更大的可能性,离开了才呆了 1 年的杭州工作室搬到了上海的松江区,在聚集了包括张恩利在内的众多知名艺术家的创意园区内租下了约 320 平方米的两层空间作工作室。这次的 Studio Visits,HYPEBEAST 探访了雕塑艺术家毛冠帅的创作空间,了解他学习木雕的经历、现阶段的生活状态、对作品工艺和表达的追求等等。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pace Information

坐标:松江区,上海

用途:艺术创作、会客、办公等

面积:320 ㎡ 左右

时间:2020 年 5 月起

装修费用:约 100,000 Rmb

租金:12,000 Rmb 左右

工作室分为一楼和负一层上下两层,毛冠帅每天需要使用公用电梯在两层之间走动。一楼是一个采光极佳的正方形空间,用作日常工作与生活、存放收藏、木材及作品;负一层是一个比较封闭的地下室,目前所有处理木材的工作几乎都被安排在这里。「一层我想做得干净一点,包括对家具的选用、硬装等等。地下室是干活的地方,因为平常的粉尘比较大,基本上就没怎么装修,只是把几个区域隔开来,这里只要能让我尽情的在里面做事情就好,我无需爱惜它。」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制作木雕耗时耗力,因此现在毛冠帅聘请了两位木工工人作为自己双手的延伸,根据给到的「指令」去处理木材。他说:「我从决定做雕塑开始,我就知道自己必须得做到我一个大脑可以管好好多双手去做这个事情,我才可以可能做出一些名堂来。现在我养成一个早睡早起的习惯,周一到周五我大概 8:00 到工作室,因为我的工人也是在这个时间过来,所以我必须在这告诉他们怎么处理作品或是我们互相配合去做作品,一直工作到大概 17:30 左右吧,然后晚上可能就是自己的时间了。」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你为什么选木头作为自己主要的雕塑媒介?作为雕塑艺术家的生涯是怎么展开的?

毛冠帅 :我第一次做木雕是在 2013 年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关注了很多的家具,然后我也想去做一些小的雕刻,做一些造型的东西,我选择木头是因为它是成本最低的,我有一些边角料,再买一些手工的工具,在自己的家里面就可以做一个小的雕像出来。然后慢慢就开始去了解木材,我发现它有很多的可能性,就一直沿用到今天。

但是到今年为止,我觉得木材它的局限性也慢慢透露出来了,例如有大小的限制,不能淋雨的关系导致无法放在户外。所以我现在正在寻求一个新的材料,帮助我实现一些我想要的造型。现在我是借了木材的一部分,我觉得从其他材料中我也可以吸取它们一些好的东西,展现出我想展现的那部分。

在学习木雕的过程中,你有哪些「老师」?你觉得自己现在处在一个什么阶段?

毛冠帅:我看到 Constantin Brancusi(20 世纪法国雕塑家,被誉为「现代雕塑教父」)、Henry Moore(活跃于 20 世纪的英国雕塑家)的作品的时候觉得一下子就直击到内心了,然后从被外在的造型所吸引到后来更多了解,我发现最重要的是表达抽象的情绪,而不是着力在形式上的抽象。他们让我打开了视野,也成为了我在前进路上的大山,但我也明白到我做出自己的东西,就是做出他们做不出来的东西,这也是我唯一的那条路。

所以我很高兴在上一个个展《透》里面,我从苏州园林里获得一些灵感,做出了一些既具东方又具西方现代主义的作品,展现了一些非常属于我个人的东西。所以我觉得我最早的「老师」是他们,但是我现在是在一个书写自己作品的阶段。

那从小学习国画的经历呢?对你现在的创作产生什么影响吗?

毛冠帅:我看到过一段话,说「势」指的是:「事物发展过程中表现出来的具有一定规律的趋向,发端于事物本身的内在动力,发展与外部环境的有利条件,在内外部因素不断的相互作用,积小为大、积弱为强,最终成为推动事物朝着确定方向发展的一种力量。」我认为我现在在做的雕塑,就是在追求内在的「势」的作品。因为雕塑跟空间是要去产生一些联系的,所以我的某些作品能看到有一种延伸感,虽然它在具体的雕塑上停下来了,但是它跟空间的延伸感是在继续,那么这部分的来源全都从中国画里面学习的。因为一张中国画在一张纸上面,它其实就是体现一种「势」,动势的流转遍布着它整个画面。中国画的大师「八大山人」朱耷,我认为他就是做「势」做得最好的一个大师,包括齐白石也是受到了他非常多的影响。如果没有学习中国画,我可能根本不知道这个东西。

我认为我的作品能被今天的某部分人所看到,是因为我把像「势」这样的一些中国的东西,再结合到一些西方现代主义的东西里面,做了一个东西方的融合,才会让一些人看到有一些共鸣的东西。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那你最近做的《缪斯-母与子》这种巨型城市公共雕塑的制作与你过往的作品有什么不同?它的过程是怎样的?

毛冠帅 :我开始的时候就给自己一个要求,这件作品得是一座没有背面的雕塑,每一个角度都可以看到不同的情绪。但我还是绝对不会让我的作品处在一个让人看到是喜悦的状态,哪怕是母子的主题我想表达的可能更多是偏向于平静、或带着一点点的悲情的感觉,我觉得是母子可能更多是像是纠缠在一起,有比较复杂的一些情绪在里面。

那首先我就把这个造型设计出来,然后我亲手捏了一个泥稿,再把这件泥稿进行扫描,把它放大做成一个 80 公分的石膏稿。这也是我第一次用 3D 扫描和打印的技术帮助作品落地,我发现它真的好用,以后会经常用。然后雕塑厂的工人们会根据我做的这一件 80 公分的石膏稿再扫描出一个 8 米高的泡沫版本,我就每天去看他们给我拍回来的照片再去调整,也会定期去雕塑厂一趟,指导工人们去制作。现在已经差不多完成了,它最终会放置在我家乡慈溪市的一座山顶上,处在天和地之间,映射到山上的风景、蓝天白云。

通过这个项目,我知道我的梦应该怎么做了,我可以做一些更大的梦,有更多的人或技术可以帮我实现出来。

创作时,你是如何抓住自己的情绪的?

毛冠帅 :因为每一件雕塑作品真的得花比较久的时间,所以我只能是在我画手稿的时候把我的情绪、「势」给呈现出来,然后在制作的时候尽可能还原出这些手稿当中的一些细节。只是在真正制作的过程中,是会碰到不少新的情况。因为木头本身的一些瑕疵,就会延伸出各种选择:「我是应该顺应那个瑕疵继续刻凿,还是做一些改变呢?」不同的选择都会对作品带来变化。我觉得在创作的过程中有就是有这一部分,再加上情绪的还原。

那你对工艺有什么追求吗?

毛冠帅 :木雕的话,应该可以说是凿痕吧。每一个凿痕其实都是可以看出刻凿的动作是怎么样的,甚至你的刀是哪一把,而我想要追求的纹路是十分自然的,我不想推出来的凿痕是很刻意、非常平整的,我希望它是能看出有一些时间的痕迹的。所以我会观察一些有大自然痕迹的东西,例如有历史痕迹的工具、化石等等,学习它们自然的样子。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你最享受创作中的哪个时刻?

毛冠帅:每一个阶段我肯定都是喜欢的,但最能给我感觉的就是这件作品完工的时候。比方说最后我凿痕做好了,然后把它竖起来之后看到跟横着做是完全不一样,之后再上一遍木蜡油保养一下,最终的木纹全部显现出来就是一个成品了,就感觉自己真的创造出了一件东西,那一刻我觉得是最舒服。但是以我的性格,我可能过了三天就已经没有什么新鲜感了,就又要去做新的,才能激发自己的新鲜感。

你很习惯于追求新鲜感吗?

毛冠帅:我最希望每一天都有新的作品做出来,但做雕塑是不可能的,因为雕塑需要的时间周期很长,所以我只能尽可能做出更多的作品。

我觉得一方面是自己需要新鲜感吧,一方面是当你想在这个职业中做出一点点成就,就必须得有新的东西,因为永远别人看到的都是你的作品,特别是在艺术家年轻的时候。所以我觉得是这两个方面让我想做出更多的作品来吧。

那你会希望自己保持在一个什么样的生活状态?

毛冠帅:我一天当中情绪的波动很多,我觉得这对我的创作帮助非常大,而且我也一直在努力维持住一种这样的状况。我始终觉得艺术家最大的作品是他自身的状态、他的生活,所以我觉得我必须以此来要求自己的。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工作室内堆放的原始木头是通过哪些方式得到的?你挑选木头有什么个人喜好吗?

毛冠帅:中国有很多木材港口,我几乎所有的木头都是离上海最近的港口买回来的,然后一部分是在那边的木材加工厂里面买的,我会买一些造型比较有意思一点的。挑选木材我一定是要自己去,买木材这个事情我不能让助手去做。因为有一些木材它可能有一些天生的瑕疵,在后面做雕塑的时候就会很麻烦。我会比较喜欢挑木材本身是更稳定一点的,存放的时间比较长的,这样子我可以拿过来直接用。但其实大部分都不行,我可能就要在工作中放 5 个月到一年才能用。

你创作大型木雕时常用到哪些工具?

毛冠帅:首先电锯是最常用的,因为做大型木雕第一步就是要把一个大概的形状切出来;然后是凿刀,我们会用锤子作为辅助去敲凿刀,把一些多余的再修整一下;再来就是如果需要把它做抛光处理的话,就要用到一个角磨机,把它磨得更光滑一点;最后是用砂纸手工的去把它打磨一下。其实都是一些在五金商店就能买到的工具。

你工作室内有不少设计师椅子,有想过做一些类似家具的东西吗?

毛冠帅:我今年在北京 11 月份有一个展览,就是做一些有日用性雕塑作品,它可能是一个的木墩子,但它也有一些造型,它可以当茶几、拿来坐……它有它的用途,你可以用它也可以不用它。可能马上 7 月就要开始做这批作品,我还蛮期待这次展览的。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你觉得你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毛冠帅:我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人。我常常会陷入到一种孤独感当中,但是我又认为孤独感是对我的创作有帮助的人,我需要这个东西,但我又觉得它让我不太舒服。

你如何看待人与自然的关系?

毛冠帅:我觉得我是非常尊重和敬畏大自然的,自然不仅仅是一棵树、一棵草这些,我认为它是除了人以外的很多很多东西加起来的这样一个概念。我觉得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是很渺小的,我不得不去敬畏它。

我很喜欢佛像、收藏化石,就是因为它们能给我这种敬畏的感觉。看到某一些好的古代佛像的时候,就像我们在大自然中看到一颗参天大树感觉,我会觉得自己的骄傲、自负等等这种情绪都没有了,我在它面前就像蚂蚁一样。如果没有这份敬畏心的话,我会丢失很多能体现出来的东西。

创作以外,有哪些兴趣爱好?

毛冠帅:我挺喜欢打篮球的,因为我喜欢出汗,一周可能有 2 ~ 3 次吧。然后喝酒也算一个,但一个人喝的酒我觉得一点都不好喝,就是得和朋友一起喝到一个开心的微醺的状态,还挺好的。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以下是毛冠帅工作室内的收藏:

出土自哈尔滨松花江里的冰河时期的动物及人类的骨骼化石

毛冠帅:「这些半石化的骨骼经过一万年左右的时间从白色的变成了大地的颜色,我在它们上面可以感受到关于大地、关于生存、关于宇宙、关于爱的各种磁场。生命终究是走向死亡的,它们除了给我莫大的伤感以外,还有很多灵感。」

Studio Visits:毛冠帅

战国时期楚式绿松石人面配饰

毛冠帅:「去年被我不小心打碎了,非常心疼。当时觉得它充满了神秘感,通过这个小物件慢慢去了解了一些那个时代的故事。」

Studio Visits:毛冠帅

OFFICE CHIAR Pierre Jeanneret

毛冠帅:「我很喜欢它破旧然后被翻新的样子,还有上面的各种标记,能看到时间的痕迹。另外它的历史背景让它充满了话题,它们的经典造型也极具精神性。我应该会随着需求收集更多 Pierre Jeanneret 的家具。」

Studio Visits:毛冠帅

荒木经惟《花》

毛冠帅:「荒木经惟在花上面加了很多色彩,然后又用宝丽来将它记录了下来。他拍过无数的花,我觉得总是充满了很多暗示,夹杂着惊悚、绚丽、混乱。」

Studio Visits:毛冠帅

程婷婷《昼夜》

毛冠帅:「非常小尺幅的一组油画,我觉得充满了画味。作者是和我一样年纪的朋友,看到这两张画的第一眼就觉得很舒服,就买下来一直挂在工作室里。」

Studio Visits:毛冠帅

 
Studio Visits:毛冠帅
 

Credits
Producer
Joseph Luk/Ben Cheung
Editor
Ben Cheung
Photographer
Stone Wang
Tags
Share
 

我们检测到您可能使用了 Adblock

我们向广告商而不是读者收取费用。如果您喜欢我们的内容,请将我们添加到 Adblock 的白名单中。对此我们非常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