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W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2002 年,高中时期的林子楠 zinan lam 因看到 LMF(大懒堂)的专辑封面和 MV 里的涂鸦而对其萌生兴趣,从小学习国画的他拿起了喷漆。两年后,林子楠 zinan lam 与在「indeependent.com.cn」(早期中国街头艺术的 BBS)认识的蔡嘉鳌(Sinic)、黄伟华(YYY)一同创立涂鸦团体 IDT Crew,决心成为一名职业艺术家。

IDT Crew 成为林子楠 zinan lam 艺术创作生涯中的重要阶段,他也开始与包括 Converse、Nike、G-SHOCK、Louis Vuitton 等品牌产生联系。如今,林子楠 zinan lam 更多以个人身份活跃,运用不同材质和媒介,在传统与现代艺术之间寻找不同的可能性,涉足公共壁画、绘画、装置等创作。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2020 年,林子楠 zinan lam 把工作室搬到了远离上海市区的闵行区内,为自己创造一个约 450 平方米的巨大空间,启动自身艺术生涯的新阶段。本月的 Studio Visits,HYPEBEAST 率先走进了涂鸦艺术家林子楠 zinan lam 崭新的创作环境,了解他的艺术生涯的不同阶段、创作大型公共艺术作品的经历及步骤介绍、目前的创作习惯与状态等。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pace Information

坐标:闵行区,上海

用途:艺术创作、展示空间、会客、办公等

面积:450 ㎡ 左右

层高:12 m

时间:2020 年 12 月起

装修费用:约 150,000 Rmb

租金:20,000 Rmb 左右

从装修到使用,这个全新的工作室经过半年时间终于接近完善的状态,诺大的厂房被划分为三个空间:Room 1 兼具了玄关与茶室的功能;巨大长方形的 Room 2 分为三个区域,是林子楠 zinan lam 主要的工作空间;Room 3 则作为日后作品展示的地方。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这里所有的设计都是可以移动的,我希望能够比较自由地使用这个空间。搬到这里首先是因为我现在的作品的尺幅都是比较大的,而且也有一些装置,接下来也想做家具类的作品,我需要一个更为宽广的空间;然后因为空间变大了、变『空』了,它能承载更多的东西,给到创作的可能性也会更宽广。在这个工作室,我能更专注于创作的状态。」林子楠 zinan lam 介绍道。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如今,林子楠 zinan lam 的创作习惯也逐渐形成了规律:「我通常 10 点从家里到工作室,首先我会喝一杯茶或者咖啡,完了之后会给植物先浇一下水。正式工作开始前,我会先梳理一下今天要做的事情,因为我现在做作品是会有时间规划的,例如我预计这个作品需要是 3、4 天完成,那我就需要知道我哪天完成哪一个步骤,然后明天接着这个步骤完成到哪一部分……通常是我会在当天下午 6、7 点会结束工作,但如果遇到感觉到了的时候我就会加加班。」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当初为什么会对涂鸦产生这么浓厚的兴趣?它给你最大的触动是什么?

林子楠 zinan lam :我从小学习国画,也经历过中国美术生的那一套美术的基础教育,刚「玩」涂鸦时给我最大的刺激就是从一个学习传统绘画的小孩,变成了一个可以拿喷漆自由创作,能在街上发出声音的人,而且作品直接就能给人看到。我其实一直很反抗学画画的时候老师教的「一定要这么画、这么画才是好看」。因为这套「正统」的教育系统、美学系统其实是非常落后与古板的,所以我当时就是想用涂鸦去反抗这么一些固执的、单一化的所谓「正统」的东西,涂鸦算是我们一个释放的出口吧。

在经过一两年玩耍涂鸦中,开始尝试通过学习掌握喷漆作为一种绘画技法,也意识需要建立独特风格语言。可能我小时候有过国画的缘故,由此便开始思考如何将自己地域性文化,东方符号融合创作当中,来寻找独特的风格和语言。

IDT Crew 是什么意思?它怎么组建起来的?

林子楠 zinan lam :IDT 是 Industry Definition Transfer 的缩写,意思是「产业定义转移」,我们视涂鸦为一个「产业」,希望让它能转移到方方面面上。建立工作室,除了更专业之外,也希望能在涂鸦里面有更多艺术性的思考,这也是我们成立 Crew 时候的宗旨。

当年玩涂鸦的人都会有一个「传统」,我们通过 BBS 认识到其他玩涂鸦的人,然后会一起到不同的地方画。那时候我们逐渐开发出了深圳一些涂鸦地点,比如立交桥,还有洪湖公园里的堤岸等等,很原生的,大家就是单纯想玩涂鸦,而且材料也没有那么的丰富,那种体验是很有意思的。我和 Sinic、 YYY 也是在 BBS 上认识的,然后就是在「玩」涂鸦的这些过程里面,我们觉得大家的想法蛮一致的,就组建了 IDT Crew,做一些我们想做的事情,是我们一个热血的阶段。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做职业艺术家的想法?

林子楠 zinan lam :大学毕业后吧,我就想要把艺术家作为自己的一个职业了。

IDT Crew 有 3 次长途的涂鸦旅行,可以和我们说一下这些旅行是怎么开始及中间发生了什么吗?

林子楠 zinan lam :因为涂鸦,我们有了很多出行的机会,就想是不是能做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事情。那我们想到去做一个公路涂鸦纪录片,当时在中国也没有人做过,我们就想说我们就做第一个吧。于是我们就先把特别想去的西藏作为终点站拿出来,选了从云南出发的路线,然后就做了一个方案去找品牌赞助。很幸运的,Converse 对我们这个项目非常感兴趣,就出钱支持了我们第一次从云南到西藏的公路涂鸦纪录片。

第二次是因为台湾当地的涂鸦人看到了我们的纪录片后觉得非常有意思,就邀请我们去台湾跟他们一块做一个环岛的公路涂鸦。这次我们就是自己开车的,从台北出发然后到台南、台中这样走了一圈,前期有一个计划在哪些地点停下来玩涂鸦,计划之后的就是在路上让它随机发生。

最后第三次从洛杉矶到纽约就完全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因为做完前两次后就没有想过再做了。那当时也是 Converse 邀请我们去 LA 拍摄一个广告,去之前我们就想,既然有这个机会,那就在美国停留一段时间,去看看自己喜欢这么久的街头文化的发源地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于是我们就把获得的酬劳都花到了这趟旅行上,从 LA 一直往东走回到纽约,也在当地留下一些涂鸦作品。这一趟差不多用了 20 天时间。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定居上海?

林子楠 zinan lam :2011 年第一次旅行结束后,我们要在上海做一次纪录片的首映活动,我就觉得上海很有活力,于是就决定搬过来上海了,也真正开始以个人身份去创作。

现在,你的创作是一人完成还是团队作业?

林子楠 zinan lam :有个人完成的,也有团队协作的,主要是看项目本身的体积,还有是要达到什么样的一个效果。

像大型的公共壁画,基本上就是团队协作完成的。但我的作品并不能 100% 由团队制作,因为里面还是需要我个人一些创作、手法和工艺,特别是情感在里面的,而这些只能由我自己去完成。

我们发现你的作品里面有不少是公共壁画,可以说说其创作及制作步骤吗?

林子楠 zinan lam :去年有在上海梅陇五村做过一个大型的公共壁画,那是我蛮满意的一次作品。我接到这个邀约的时候,首先就是想要传递什么信息出来,因为这算是疫情缓和后的第一件大型公共壁画,我希望回归到一种比较自然的状态,表达与环境共生、对美好意境的追求。然后脑海中便开始构思画面,我的创作会从中国古代山水画或文本中进行灵感采集,再结合自己的精神感受设计草图,然后我会先做一个线稿,线稿上会标好颜色色号,再来就是根据步骤让助手们参与进来,做好比较扁平的底色部分,最后喷漆的部分则需要我亲手制作。

公共壁画操作起来,前期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多。首先是对建筑物本身作尺寸的考量,然后需要准备配用什么样材料,租用升高机器等。画公共壁画我很多时候用的都是混合材料,有涂料,还有喷漆等,因为我喜欢我的画面能有几种不同的材质呈现的,然后更好的跟墙本身、环境结合在一起。

公共壁画操作起来,前期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多。首先是对建筑物本身作尺寸的考量,然后需要准备配用什么样材料,租用升高机器等。画公共壁画我很多时候用的都是混合材料,有涂料,还有喷漆等,因为我喜欢我的画面能有几种不同的材质呈现的,然后更好的跟墙本身、环境结合在一起。最后就是选择连续的晴天,因为我做作品是比较希望顺畅一点。我通常前期可能一两天是在适应整个一个场地,寻找环境跟作品之间的联系,就会慢慢进入状态。

做公共壁画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安全第一,需要用专业的态度去对待它,不能说只是随便玩一玩这种感觉。

一次公共壁画的花费大概是多少?你有给自己设定创作公共壁画的频率吗?

林子楠 zinan lam :这个要看壁画体量大小。不过,创作公共壁画我是有「瘾」的,我每一年会给自己一个计划,一年会做 2 – 3 次公共壁画,包括自掏腰包的,或者有邀约的。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你最享受创作中的哪个时刻?

林子楠 zinan lam :最享受当然是完成之后看到作品的时候,看到这个作品从脑海里面的一个画面,变成了一个实体的图像,那个时候是非常兴奋的。特别是大型公共作品,它的能量是很巨大的,很多时候马上就能给我一次冲击,然后又激发下一个作品的可能性。

创作时,你会希望自己是处在什么状态下的?

林子楠 zinan lam :我现在创作的时候是很安静的,因为我需要很专注工作的状态,在制作作品的时候,过程是非常理性的,我希望能在一个比较舒服的状态下面去完成作品。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你觉得什么样的艺术作品是一件好作品呢?

林子楠 zinan lam :我最近在看蛮多东方艺术的东西,刚好又看到日本的书法家、艺术家井上有一,他的书法很纯粹、简单,又很有力量,有一种破坏然后再重生的感觉。这种简单、直接、精确是需要是提炼的,是提炼出来的一种带有个人情感或者个人生命力符号的感觉。我觉得这就是好作品。

目前在创作的作品是什么?接下来你有什么工作计划可以分享吗?

林子楠 zinan lam :从去年开始,我花更多的时间在自己的作品创作上。6 月底我在北京会有一个个人展览,工作室内现在摆放的白色布面都是需要当下去完成的作品,所以目前会更专注在这一个阶段需要完成的布面作品上。

最近在画的就是 5m x 3m 的一幅作品,同时也是「空」跟「气」肌理的实验,它将会是这一整个系列的开始,然后后面的(指其他布面作品)会有所联系和变化,我希望通过这个系列去传递一些关于「梦」的故事,用非逻辑性的叙述去营造一种感觉上的连贯性。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以下是林子楠 zinan lam 工作室内的收藏:

Herman Miller @ Eames Lounge Chair and Ottoman

林子楠 zinan lam :「这张椅子是因为我的邻居要搬回西班牙带不走,我一直也很喜欢一些 Vintage 的家具,很喜欢这种有使用痕迹、时间质感的逸品。之前也知道这是张巨舒服的椅子,所以从他那边回收过来。」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Herman Miller @ Eames Fiberglass Eiffel Base Shell

林子楠 zinan lam :「这是 Herman Miller 非常经典的一张椅子,当时我在北京的一家中古店一眼相中,因为它的颜色跟我的空间以及其他家具比较好搭配。」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中古家具

林子楠 zinan lam :「忘记具体品牌了,是意大利 80 年代的家具,这个皮革和金属两种材质的结合有特殊的美感。」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中古家具

林子楠 zinan lam :「这件也是在北京的中古店买的,当时觉得皮革的颜色以及设计有一种摩登时髦感,让人放松、觉得舒服,所以这张椅子经常被我作休息和阅读使用,坐上去有一种穿越到南部意大利的『退休感』。」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WOOD

林子楠 zinan lam :「当时去景德镇刚好遇到一家木材古董店,在一堆东西里发现了它。这一片我特别喜欢,因为它很像某种生物的形态,而且上面的自然肌理特别吸引我。」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OOP 工作服

林子楠 zinan lam :「这件衣服是我们 OOP 工厂自己制作的『厂服』,是我们回收回来的牛仔布料,我重新在上面绘制后再裁剪制成衣服,我基本画画的时候都会穿这一件,我很迷恋这种工厂共产的秩序感。」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OOP 香薰

林子楠 zinan lam :「当初我有个想法是能不能创造一种东方的气味,能不能让作品的一些符号产生气味,而且作品跟气味之间有所关联。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我找到了一个调香师,我们一起去实现这个想法。我们设计了跟符号相关的香味精油,用各种有机材料比如大豆蜡,自己在工作室亲手制作。因为我也一直很喜欢瓷器和一些式微的传统工艺,所以专门去德化县学习用手绘烧制瓷器的工艺,为这款蜡烛制作了容器。」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九维《趣味小常识》& 龙胆紫《F.T.W》&《UNDAWORD》

林子楠 zinan lam :「这是 undaloop 厂牌发行的 3 张唱片,左一是来自九维的《趣味小常识》,是我近几年听过最牛的中文说唱专辑,中间龙胆紫《F.T.W》,右边这张是《UNDAWORD》的第一张唱片,封面是我们一起合作的设计,里面收录了一些没有在网路发行的说唱合集。」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彩绘全本红楼梦》

林子楠 zinan lam :「这本《红楼绘本》是由清代的孙温于 1867 年绘制的,描绘了红楼梦的故事情景,配色温雅,独具艺术欣赏与收藏价值。」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在路涂》

林子楠 zinan lam :「这本是我们 IDT Crew 在 2011 年第一场公路涂鸦『西游记』的 Zine,记录了我们当时沿路的日记和照片,每次看到这本 Zine 都有种再上路的冲动,并且相信旅途不会结束。」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Studio Visits:林子楠 zinan lam
 

Credits
Producer
Joseph Luk/Ben Cheung
Editor
Ben Cheung
Photographer
Stone Wang
Tags
Share
 

我们检测到您可能使用了 Adblock。

我们向广告商而不是读者收取费用。如果您喜欢我们的内容,请将我们添加到 Adblock 的白名单中。对此我们非常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