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对话成都说唱歌手施鑫文月、PO8 以及来自重庆的嗣尧 Turbo & 梦徐。

By
Music 音乐 

提及川渝地区的说唱音乐,兴许大多数乐迷印象最深刻的仍然是《川渝陷阱》时期的 GO$H 和说唱会馆等独立厂牌,在 Hip-hop 音乐仍然沉寂的时期,正是这些厂牌为当地势单力薄的音乐人们提供了庇护所,并最终成功引领了如今中文说唱的方向;至于更高兄弟 HigherBrothers、GAI 周延以及 Bridge 等彼时仍然还在为生计而奔波的独立音乐人,如今都已纷纷登上主流舞台,成为 Hip-hop 迈向「地上」的领路人。

然而,在「后会馆」、「后 GO$H」时期川渝的 Hip-hop 领域里又有着哪些新生力量?在厂牌林立的 Hip-hop 重镇成都与重庆,一批曾经奔赴海外求学的年轻音乐人正在逐渐改写人们对于「中文说唱」的固有印象——绝非亦步亦趋地跟随欧美主流,也不满足于发掘和复刻传统的民族元素,站在墙上的「留学生 Rapper」凭借着独特的视野,肩负起沟通国内外两个 Hip-hop 世界的重任;甚至,他们其实已经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了如今中文说唱的格局。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T3/Hypebeast

在本期推送中,HYPEBEAST 将目光投射于西南地区两座毗邻的城市:我们在成都见到了回国不久的施鑫文月和 PO8,又奔赴重庆与嗣尧 Turbo、梦徐会面;这四位年轻说唱歌手与我们分享了自己的留学生活和体验,以及这样的经历又带给如今的音乐创作以怎样的启发,从中,我们还得以窥得「留学生 Rapper」这个特殊群体的生存现状和宏图野心。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Hypebeast

山城 Drop Out 二人组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录音室内的 TurboLil C/Hypebeast

「印象最深的就是去看 A$AP Mob、Chris Brown、Tyga 和 ScHoolboy Q 的演出,这是与国内的 Hip-hop 演出现场截然不同的体验,」回忆起留学生涯,来自重庆 GO$H 厂牌的王嗣尧 Turbo 说,「在 Chris Brown 和 Trey Songz 的联合巡演里,Chris Brown 在台上仅仅转了一次头,Stadium 里的尖叫声差点震破我的耳膜,我这才发现舞台上一个很细小的动作也可以有着很大影响力;从这一刻起,我就很向往在这样的大型舞台上,用『四两拨千斤』的办法去制造这种感觉。」

2011 年,从 SanBernardino 的 Cajon High School 毕业之后,Turbo 进入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学习通用管理,在学校里结识了 Wudu Montana(现已改名为「雾都 L4WUDU」)和 Ranzer,这也成为 Turbo 正式进入 Hip-hop 音乐的开端。在 MSU 的生活里,Turbo 开始频繁地到 Livehouse 看演出、去音乐节,并逐渐摸索着自己的创作路线。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录音室内的 TurboLil C/Hypebeast

如今活跃于中文说唱领域的大多数团队,在当时还都处于萌芽状态,比如长沙的 Sup Music 和来自重庆的 GO$H,而 Turbo 作为亲历者则见证了这两个团队的成型:「有一次 Ranzer 休学了半年,回到长沙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做了 Sup Music,发行了厂牌的第一首 Cypher,当时有 Tuff Blunt、Red Joker、Sio 还有 Southside Boyz Killa,如今这些名字中的很多人已经不再做歌了。」

这时的 Turbo 已经开始有一些小型演出(「在 Livehouse,只有五六十个人」),并在小艾的介绍下加入了 GO$H 的前身 Keep Real:一个集结了涂鸦、滑板、B-Box 以及说唱爱好者的 Hip-hop 组织,但由于身在美国,只有在每年寒暑假回国的时候,他才有机会和朋友们一起聚会、做歌。从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中途 Drop Out 之后,Turbo 在 Vancouver Film School 继续完成了自己的学业。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录音室内的梦徐Lil C/Hypebeast

2013 年夏天,从高考和家庭管教中「翻院墙」出逃的高三学生梦徐跟着 Turbo 去了长沙,在 Sup Music 厂牌的演出现场才第一次知道「原来国内还有这么厉害的说唱歌手」。这时的梦徐已经开始尝试 Hip-hop 音乐的创作,「被 Turbo 忽悠买了一支 400 块的麦克风」他笑着说。

同一年的年底,梦徐前往加拿大 Ontario 读书,希望能在国外找到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比起作为发源地的美国,加拿大的 Hip-hop 氛围并没有那么浓,」梦徐说,在这里他接触到了更广泛的 Alternative 音乐场景:摇滚、朋克和实验音乐,而这样的影响也一直延续到了如今,「正因加拿大的 Hip-hop 氛围不如美国那样浓厚,也让我有足够的机会接触其他的音乐形式,如今我的作品里已经很少有『说唱』的部分了,会想尝试更多的曲风。」

Turbo 也有着类似的体验:「我们这一代的音乐创作者,受到的影响千奇百怪;比起更年长一些的音乐人,我们在音乐选择上的成长路线其实不是一条直线,某个时期你可能痴迷于摇滚,然后过一段时间你拐了一个弯,又去听电子了。」「多听总是没错的,我对断层式的文化很反感。」梦徐补充。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梦徐在他的「山城男人」巡演现场Higro 中南


在 Ontario,梦徐参加过一次 Open Mic:在乐队 Jam 的伴奏下,他鼓起勇气上台唱了一段写好的作品,尽管在如今看来,这首作品十分拙劣,而这次小小的演出远称不上「成功」,但在当时,酒吧里的人都互相询问「Who is this Asian kid?」「其实对于听众而言,他们在音乐现场的反应很大程度上就是他们从小受到的音乐教育,在国外你可以很容易地看到不同类型的听众,真切地感受到他们对于演出的热情、对于演出者的尊重,而在国内的演出现场,气氛地调动可能还是更依赖于情感的共鸣。」这场 Open Mic 成为梦徐留学记忆中的高光时刻,不久后他因为「呆不住」,也同样选择 Drop Out,回到重庆专心从事 Hip-hop 音乐的创作。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录音室内的梦徐Lil C/Hypebeast

而作为加拿大最巨影响力的 Hip-hop 音乐人,Drake 的演出现场也给梦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Nothing Was The Same」巡演中,「Drake 一个人全开麦(指伴奏中没有原曲的人声部分)从头唱到尾,也没有什么 Ad-Libs 和 Back Up。他为了巡演练得很壮,整个演出状态非常好,这就是我最喜欢的音乐人类型和我心目中最棒的演出状态……对了还有 Kanye West!在一次音乐节上,他迟到了足足一个半小时,但登台后的前三首歌就把全场的气氛点燃了,然后 Kanye 挂着 Autotune开始 Freestyle,大概说的是『我来演出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你们还敢指责我的迟到?』在当时还在读大一的我眼里,他简直就是神。」

从成利福尼亚来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PO8 在他家中的 Studio 里T3/Hypebeast

与 Turbo、梦徐进入 Hip-hop 音乐的路径不同,来自成都的 PO8 首先受到了台湾说唱厂牌颜社的蛋堡 Soft Lipa 和说唱歌手热狗 MC Hotdog 的影响,从而开始接触中文说唱,并在逐渐深入 Hip-hop 音乐的过程中接触到了成都本地的说唱团体:「说唱会馆的影响力是毋庸置疑的,几乎所有本地音乐人都无法绕开它而深入成都的说唱音乐场景。」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PO8 在他家中的 Studio 里T3/Hypebeast

高中开始,PO8 开始尝试着自己创作 Hip-hop 音乐,但直到就读于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时,他才算正式成为了一名「说唱歌手」。在校园里,PO8 接触了不少以 Hip-hop 音乐为主的社团,并充分见识到了作为原产地的美国,说唱行业竟发达如斯——在 Los Angeles,PO8 和另一位说唱歌手 Lu1 一同看了 Shing02 为纪念 Nujabes 的现场演出,也逐渐开始有机会出入一些专业的录音棚工作,这对仍然处于「积累阶段」的 PO8 眼界大开,「得以对这个产业有着更直观、完整的理解。」

历经了转学后的怅惘和对未来发展方向的迷茫,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沉淀和密集创作,2017 年夏天,PO8 发布的 EP《诗眠 | Insomnia》成为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合集之一,略显书卷气的歌词搭配流畅的双语演唱,EP 里的《诗人说梦》成为国内 Hip-hop 爱好者对「留学生 Rapper」作品的最初印象;也正是凭借着这张 EP,PO8 开始进入中文说唱主流听众的视野。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演出中的 PO8Po8

半年后,PO8 又与来自上海的说唱组合直火帮合作,在后者首张专辑《爬墙少年》里的单曲《udA》中贡献了一段精彩的 Verse;在这首通过留学生视角进行思考、自省的作品中,四位「留学生 Rapper」以冷静、理性的歌词精准地描绘出这一特殊群体的精神状态,成为该领域内代表「留学生 Rapper」风格的又一力作。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施鑫文月在家中创作T3/Hypebeast

2017 年,另一位来自成都的留学生同样发布了对他颇具纪念意义的作品。

就读于 Northeastern University 的施鑫文月在网易上传了自己的第一首说唱作品《这儿是成都》:「当时,我想尽办法来推广这首歌,然而并没有获得什么关注;我甚至在微博上@HYPEBEAST,当然也不会有回复,哈哈!」从 Frank Ocean、Daft Punk 以及 Anderson .Paak 的音乐风格中汲取灵感,施鑫文月在 Hip-hop 领域的食谱十分宽泛,Kendrick Lamar、Cousin Stizz、Chief Keef 都曾对他有所启发:「J.Cole 教会了我如何说唱,而 Kanye West 对我影响至深,他那种不顾一切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精神,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明堂士多是施鑫文月去得最多的地方之一T3/Hypebeast

今年 4 月,大学三年级的施鑫文月发布了他的专辑处子作《巴蜀文艺复兴:第一章》,并凭借着这张质量过硬的作品合集一举成为中文说唱领域年内最值得关注的新人之一。

「对我影响最深的中文说唱音乐人是廖健,尽管可能大多数听众对他并不了解,但他的《时事播报乱劈财》是首都将四川话融入流行音乐构架的尝试。」施鑫文月口中的廖健,是师承四川方言评书创始人李伯清的谐星,同时也是与音乐人刀郎一同组建手术刀乐队的主唱。

《时事播报乱劈财》和电视剧《幸福耙耳朵》对施鑫文月产生了深刻影响,新专辑中的《素芬儿,别走》就以此为灵感:对他而言,在作品中想要呈现的「巴蜀」特色,就是自小到大日常生活中的元素。

在那边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T3/Hypebeast

比起大多数在大学时才前往国外的留学生,施鑫文月显得尤为「资深」:初二时就离开成都远走美国,他对留学生的生活也有着更深刻的理解。

初到美国,体重仅有 41 公斤的施鑫文月经常遭到美国学生的校园霸凌,「而且我也是个 Weirdo,就经常被排斥在其他留学生团体之外」,这样的经历也被他写进了歌里,在《巴蜀文艺复兴:第一章》的《Grab》中,就有着对这一困难时期的描述。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施鑫文月在明堂士多T3/Hypebeast

尽管遭到了不公正待遇,施鑫文月却更加想融入当地的社会:「只有体验了别人的生活,你才能更清楚地知道作为中国人的特质在哪,很多中国留学生在国外,但是又回到当地的华人圈子,如果你真的想融入一个新的社群,你就得走出自己的舒适圈。」

「很多在国外生活的留学生正在 Suffering identity Asian,因为他们仍然囿于他人对自己身份的讨论,而做好自己比搞清楚这一点重要的多。」施鑫文月说。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演出中的施鑫文月施鑫文月

留学生活在 PO8 身上的反馈,则来得更为直观:在美国学习和工作的经历,为他进入 Hip-hop 工业有着莫大的助力:「尽管创作和发行的流程大致是相似的,但是在美国能直观地看到一个更完善的产业面貌,比如很好的分级、很好的内容版权系统——如果你的作品在 YouTube上被引用,网站会有一个 Engine 协助识别,并且将播放量算到你的 Streaming 收入里去。一个有着完善规则的音乐产业生态、一个足够大的市场和专业的音乐工作者,才会是中文说唱走向国际化的出路。」

「打个比方,同样来自亚洲,韩国的音乐中英文演唱的比例也不高,但在欧美却有着相当坚实的粉丝基础。专业是前提,就录音过程而言,麦克风的数量、朝向和位置都有着讲究,不同乐器的录音方式也有所区别,这就是专业性上的区别。」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T3/Hypebeast

「在成都,好像大家都在家里有一个自己的小空间,然后安心在自己的世界里工作。实话说,我并不太能感受到 Community 或者小圈子的实质。对我而言,音乐人之间合作的基础大都基于相互之间对于音乐理念的共同认可,以及审美观念的契合,最终还是会回归音乐本身的。不过也可能因我太『宅』了吧!」他笑着说,「不过留学生活确实让我在内容的输出上能有一些新的角度,可能因为常年往返两地,让我可以更辩证地看待一些问题。这样的特质在其他一些同样有着留学经历的说唱歌手身上也确实比较清晰。」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T3/Hypebeast

同样,施鑫文月也表达了对「留学生 Rapper」身份的认可:「这个群体正在逐渐形成自己的 Community,尽管在一开始,这个标签可能并不是那么正向——大多数人还是把重点放在了『学生』的身份上,并且以此大做文章;但『留学生 Rapper』代表了一群希望能够探索更多可能的音乐人,尽管这个仍然是小众,但这个社群正在逐渐壮大。」

「其实所谓的『留学生圈子』就如同 Audi 的四环标志一样,一个小圈子扣着一个小圈子;每个圈子的交界处,都是那些擅长游走于不同社群之间的人,担当起『沟通者』的角色;而说唱歌手只是其中的小小一环。」Turbo 却有着不同的看法,他认为旅居生涯带给留学生的影响不能一概而论,「比如留学生活让我看清了 Hip-hop 的文化内核,尽管这个内核在一千个人看来都有着不同的表现。」

「我们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T3/Hypebeast

当谈及亚裔音乐人在进入 Hip-hop 音乐领域时所遇到的阻力,四位音乐人有着同样的共鸣。

「如果你是以『亚裔音乐人』的身份活动,那其实还可以受到一些关注;但如果你只是想做纯粹的『中文说唱』,那么可以说几乎完全没有声音。比起美国主流 Hip-hop 音乐在中国受到的欢迎,美国应该很少,或者基本没有人专门在关注中文说唱。没办法,听不懂就是听不懂。」PO8 和他的团队曾经在 Los Angeles 举办过个人专场演出,深知其中的艰难。

对于从亚洲来的音乐人,美国市场的反应大都略显「客套」,支持之余,叫好不叫座成为了常态——语言仍是无法逾越的屏障,在理解了音乐本身的基础上,于文字底下隐藏着的信息只能被迫放弃。

比起语言上的鸿沟,陷入「文化挪用」的争议似乎也是中文说唱创作者经常面临的「指控」,并且往往也比前者更加危险。

为此,Turbo 举了一个例子:每年一月的第三个星期一是马丁·路德·金日(MLK Day),在这天,每个少数族裔兄弟会都会聚集在一起举办关于反对种族主义与种族隔离的活动,亚裔兄弟会也有所行动;但是在一次 MLK Day 的活动上,Turbo 所在的团体就遭到了非裔兄弟会的质问:「为什么你们在这里?」

「我们为什么不能在这里?」Turbo 反问对方。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施鑫文月T3/Hypebeast

了解根源,了解动机,首先是学习,其次才是延伸;在施鑫文月看来,作为起到「沟通」作用的「留学生 Rapper」,应对「文化挪用」指责的关键在于如何正确地在作品里引述对于 Hip-hop 音乐知识的了解,不论是装束还是歌词:「以发型为例,Dreadlocks 或者 Afro 在黑人文化里都有着特殊的意义,在黑人群体间,理发师在与顾客的关系远比国内来得更『神圣』。这就让人不得不在文化作品里谨慎对待这一点,换个角度想,如果你看到一个黑人在他的歌曲 MV 里穿着唐装拿着折扇,你会是怎样的感觉?」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T3/Hypebeast

看到文化中更具影响力的东西,远比模仿肤浅的表面的文化现象更为重要,这也成为「留学生 Rapper」的最大优势:得以沉入一个陌生群体的原生环境中,并且同时具备着『墙外』的视角来挖掘、重新审视本民族的传统文化。

「正因为有着国内与国外生活的经历,我们才对传统文化和 Hip-hop 音乐的结合能有着更深入、直接的体验,并让我们觉得在可以在保持方言的声调的同时,让它以更受欢迎的方式去呈现。」梦徐说,Turbo则补充道:「其实所谓『留学生 Rapper』带给中文说唱的影响已经产生已久,Wudu 在《雾都夜话》里的口号『勒是雾都』如今已经传唱大江南北,甚至成为重庆的一张名片,这就是一个现象级的改变。」

留学归来的年轻音乐人,带给川渝 Hip-hop 以怎样的改变?

T3/Hypebeast

「文化是需要去影响的,而不是刻意宣传的结果,」PO8 说,「如果我们抱着一种传播的目的,以推广文化为由进行功利地创作,恰恰是失去文化自信的体现。凭借自然的文化传播过程去感染外界,才是最优解。作为文化工作者,在享有这样尝试外来文化的机会和红利的同时,自然也得承受相应的风险。」

在新人辈出的川渝地区,作为以理性与共同审美为基准构筑起的社群,「留学生 Rapper」群体或以活跃于当地的 Hip-hop 音乐场景中扩大声量,或以优质的作品产出来向外输出观点。这批具有国际视野,普遍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年轻音乐人,正在凭借着他们的努力逐步架起川渝 Hip-hop 通往世界舞台的桥梁。

阅读全文

继续阅读

Hip-hop 音乐人施鑫文月发布首张录音室专辑
Music 音乐

Hip-hop 音乐人施鑫文月发布首张录音室专辑

成都新血。

2021 年春季你最应该关注的 13 组年轻音乐人
Music 音乐 

2021 年春季你最应该关注的 13 组年轻音乐人

近期最受热议的声音。

将匪帮生活带入流行文化的 Nas,也曾在艺术领域为 Hip-hop 争取到立锥之地 |  Cover Art
Music 音乐 

将匪帮生活带入流行文化的 Nas,也曾在艺术领域为 Hip-hop 争取到立锥之地 | Cover Art

娱乐化的匪帮说唱如何在远离道德恐慌的艺术层面建立新筑地?


HYPEBEAST 本周精选新曲:BROCKHAMPTON, Justin Bieber, 施鑫文月, 蛙池 & More
Music 音乐 

HYPEBEAST 本周精选新曲:BROCKHAMPTON, Justin Bieber, 施鑫文月, 蛙池 & More

本周值得关注的音乐作品。

率先直擊 YEEZY Gap 最新發售企劃「Floating Projections」
Fashion 时装

率先直击 YEEZY Gap 最新发售企划「Floating Projections」

率先登陆纽约、洛杉矶与芝加哥。

《活屍大軍》導演 Zack Snyder 透露未來希望執導《Dragon Ball Z》電影
Entertainment 娱乐

《活尸大军》导演 Zack Snyder 透露未来希望执导《Dragon Ball Z》电影

除了真人版改编之外都好。

SUBTLE 推出全新 TRITIUM-703 晴雨伞系列
Fashion 时装

SUBTLE 推出全新 TRITIUM-703 晴雨伞系列

以氚管元素为灵感呈现炫目视觉效果。


Supreme 2021 春夏系列第 16 週入手指南
Fashion 时装

Supreme 2021 春夏系列第 16 周入手指南

Supreme x Sea-Doo 联名水上摩托车相信会是藏家眼中的至宝。

Netflix 率先揭露《Stranger Things》第四季 4 名全新角色情報
Entertainment 娱乐

Netflix 率先揭露《Stranger Things》第四季 4 名全新角色情报

看来 Hawkins 小镇又会有新事件发生了。

Grand Seiko 正式發表全新「御神渡」主題 Spring Drive 錶款
Fashion 时装

Grand Seiko 正式发表全新「御神渡」主题 Spring Drive 表款

将日本长野县諏访湖冬季结冰的壮丽景观以手工锤制融入表盘设计。

More ▾
 

我们检测到您可能使用了 Adblock。

我们向广告商而不是读者收取费用。如果您喜欢我们的内容,请将我们添加到 Adblock 的白名单中。对此我们非常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