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W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来自成都的庞凡,正伴随着说唱音乐,沉浸在自己的艺术创作中。20 岁那年,庞凡从成都只身前往法国马赛、巴黎修读造型艺术和展览场地⽹络空间专业。十年的时间里,他与我们所认知的娱乐几乎无缘,每天的生活就是上午上课,下午到艺术家 Cyril Kongo 工作室担任助理的工作,晚上回家创作自己的作品。

2017 年是庞凡迎来重大转折的一年,这年他开始在中、法两边往返,也在成都的城市中也留下了自己的多个大型作品。2020 年因为疫情关系,庞凡留在了成都并扩建了原来的工作室,为巨幅作品创建必须的空间。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这次 Studio Visits,HYPEBEAST 来到了庞凡在成都的工作室,除了对这个充斥着 Underground 气息的空间进行探索外,我们也回顾了庞凡从成都到法国,再回到成都的艺术求学之路,了解他作品中常见的猿猴、佛像、瑞兽、太空⼈、外星⼈等元素背后的主题,分享他个人的创作习惯等。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Space Information

坐标:成华区,成都,中国

用途:创作、存储

面积:约 200 ㎡

层高:约 6 m

时间:2019 年至今

装修费用:约 50,000 Rmb

租金:5,000 Rmb

​庞凡的工作室位于成都地标 339 电视塔下负一层,这个诺大的地下空间布满了涂鸦、地下俱乐部、Rapper 们的工作室,甚或是荒废的房间,Underground 气息铺面而来。

经过一条狭窄通道,打开一道白色小门,我们进入到一个接近 200 平方米,层高约 6 米,没有任何隔断,挂满了艺术作品的宽阔空间。「因为我一直希望有一个特别宽敞、开阔,类似工厂厂房的工作室,所以在 2020 年初对原来的工作室进行了扩建。进门右边的两个大的墙面部分和中间的空间用来创作作品,足够的面积可以满足创作大尺寸作品要求,左边的区域主要用于展示完成的作品,雕塑,还有一些和品牌合作的产品,然后工作室内还有个小间可以用来休息和办公。」庞凡介绍道。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你是怎么开始街头艺术创作的?你的第⼀件作品是什么?它对你产⽣了什么影响?

庞凡:我 2002 年开始玩滑板,也由此接触到了街头艺术,再加上自己从小一直都有一些基础的美术教育,慢慢就选择这样一种混合了街头文化和艺术的形式了。

我的第一件街头作品应该算是在高中的某个没人去的角落里创作的涂鸦作品,这件作品就是单纯的涂鸦形式的作品,但由于当时我是全校唯一一个做这样创作的,现在看回去其实就是无形中让自己有一种区别于大众的思维和状态。另外就是一年之后我向高中申请在学校创作,得到了批准和学校的预算,这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也算开启了最早的关于艺术与金钱的思考。

2008 年为什么前往法国留学?

庞凡:2005 年的时候我们能够得到的关于街头艺术的资讯还是很少的,但有一部纪录片《巴黎街头文化 20 年》对我影响很大。我从中不仅看到法国街头艺术的各种形态和各种可能性,也通过纪录片知道了很多巴黎的街头艺术家。

2007 年,在香港、深圳、广州有一个关于法国 Hip Hop 文化的艺术活动,我去了深圳,通过这个活动认识了很多纪录片中的艺术家,包括 Cyril Kongo。而且在场的所有艺术家中,Kongo 是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位,不仅因为他有亚洲血统,更多的是他对于我的尊重和鼓励,我那时只有 18 岁,只是一个对街头文化怀着满腔热情,进行街头艺术创作也仅仅 5 年的年轻人,但 Kongo 在我的笔记本上留下了他在巴黎所有的联系方式,写满整整一页,并鼓励我继续创作。从那时开始,我就已经决定要去到这个文化的最前线。

「Kongo 在我的笔记本上留下了他在巴黎所有的联系方式,写满整整一页,并鼓励我继续创作。从那时开始,我就已经决定要去到这个文化的最前线。」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法国的艺术教学氛围是怎样的?在学校这段时间,你得到最多的训练是什么?

庞凡:法国的艺术教学氛围是很自由但严谨的,老师永远有很多书的推荐,并一直鼓励学生思考、提问、找到自己的研究课题……甚至有老师知道我从事街头艺术创作,下课后专门留我下来问我一些问题,并给我介绍了很多艺术家。法国学校的教育更多是教会我以一种更严谨、更当代艺术的思维,同时也更包容、更开放的思考方式去创作作品。

「法国学校的教育更多是教会我以一种更严谨、更当代艺术的思维,同时也更包容、更开放的思考方式去创作作品。」

你在法国修读的分别是造型艺术和展览场地⽹络空间专业,为什么选择它们呢?

庞凡:造型艺术是我本科阶段的专业,大致是关于西方艺术的基础性教育,理论上有美学,艺术史,然后有不同的实践课程,这个阶段基本都是老师给出一些命题,我们根据命题进行创作。

展览场地⽹络空间是我在索邦大学艺术系读研究生时的专业,是在造型艺术的基础上进行一些当代艺术概念的深化,老师会让你自己寻找研究和创作的课题和概念。因为我从事的艺术创作跟空间、环境都有关系,所以我选择了这个专业。

你曾经担任 Cyril Kongo 的私⼈助理 5 年,你觉得在他⾝上有什么特质是最吸引你的

庞凡:我觉得是一种人性的魅力,像我们所有人一样,他也有很多自己的问题,但他每次都可以沉着解决这些问题,举重若轻,拥有一种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的智慧,并且永远带着一种专注的、坚定的、乐观的向上精神。另外就是耐心,Kongo 40 岁的时候才举办了自己的第一次个展,而在这之前他也很难靠自己的作品养活自己和家人,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创作,所以艺术需要时间,而艺术家需要耐心。

「艺术需要时间,而艺术家需要耐心。」

与他⼯作中你学到的对你⽽⾔最重要的是什么?

庞凡:学到的就是把生活看得简单些,一丝不苟的把自己热爱的事情做到极致,用法语讲就是 La vie est simple,fais ce que tu veux faire,et fais le bien。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你最新的个展在拉萨的次仁切阿博物馆进⾏,这个展览是怎么发⽣的?

庞凡:这个展览是因为受到拉萨的潮流品牌圣山的邀请。圣山的主理人尼真毕业于圣马丁大学,现在一直不遗余力的在拉萨推动当地潮流文化的发展,而尼真每年都会在拉萨本地组织藏装派对等活动,今年的场地就在拉萨次仁切阿博物馆。因为这次个展,我不仅在博物馆内展示自己的架上作品,还在博物馆外的天台墙上留下空间绘画的作品,这也是我自己长期有一个梦想,就是在拉萨留下一个自己的作品。

这个地⽅有为你带来什么特别的创作动⼒吗?

庞凡:《圣徒,猿与灰⼈》这个作品不仅完成我长时间的梦想,而且确实也是特别神奇的经验。创作内容上,我运用了用自己《猿与灰人》这个系列,配合西藏文化中的一些元素,最后背景中呈现出冈仁波齐的形象,这一在印度教,耆那教,藏传佛教中都认定的宇宙中心。比较神奇的是,在创作的时候出现了霓虹的双彩虹奇景,很有一种超现实的体验。

猿猴、佛像佛相、中国神话中的瑞兽、太空⼈、外星⼈、科技经常在你的作品中出现,可以为我们介绍⼀下它们吗?

庞凡:我自己的作品经常围绕艺术、科学、宗教,我觉得他们像是一棵树上的不同分枝,都是人类从古至今对于自身,对于自己与自然、宇宙的思考和解释,所以我的作品中出现的太空人,科技元素,自然元素,或儒释道的一些形象都是在探讨这样的主题。

《猿与灰人》这个系列算是我比较被人熟知的一个系列,画猿,猴其实就是在表达人。灵长类动物与人是在生物学上最接近的,不仅在外形、行动方式上,而且在社会结构,种群关系上也有很大的类似,所以猿猴的创作更多是一种象征意义,但我所创作的猿猴形象都是安静和平和的,我希望通过这样的一个猿猴形象去表现一种超越动物性的神性或某个更高的境界。后来我读了 Francis Bacon(二十世纪英国画家)的访谈,他讲到他经常画一对人是为了表现一种关系和链接,所以我就特别想加入一个形象,如果说达尔文的认为是正确的,那么猿猴是人类之前的阶段,而灰人,外星人刚刚好是可以代表超越人类的存在,可能是未来的人类,也有可能是更高维度的生物,所以我把这两个形象放在一起营造出一种暧昧、模糊、有趣的关系。

「我希望通过作品传达爱、平和、温暖、感动、浪漫的意向,我认为传统的东方智慧一定在这样的时代对于我们人类意识、精神、心灵层面同样具有指导意义 。」

你的创作背后代表了你怎样的世界观?

庞凡:我相信因果,而且我认为很多东方的宗教其实是超越宗教的,更多是一种东方的哲学思考。不同于西方的思辨的、逻辑的认知方式,东方的哲学不仅有形而上的思辨,也有更多修行体悟所能达到的更深入的认知,所以西方分析心理学创始者 Carl Gustav Jung (十九、二十世纪瑞士心理学家,分析心理学创始人)认为影响他最重要的两本书是道教的《太乙金华宗旨》和藏传佛教的《中阴闻教得渡》,而且我希望通过作品传达爱、平和、温暖、感动、浪漫的意向,我认为传统的东方智慧一定在这样的时代对于我们人类意识、精神、心灵层面同样具有指导意义 。

在国外办展与在国内办展,你觉得最⼤的不同是什么?

庞凡:我觉得还是文化基础不一样,像巴黎这样的地方很早就有艺术沙龙,艺术博览会,更不用说遍地的画廊、美术馆,所以基本看书,看展览,欣赏艺术已经成为法国人日常生活的部分,而中国拥有当代艺术性质的画廊和美术馆是最近几十年的事情,所以基本还是比较精英的人在消费艺术。但是中国发展是非常迅速的,而且中国的新一代对于世界的接受和参与感也越来越强,另外潮流艺术在潮流品牌、潮流文化中扮演了更重要的位置,所以我相信这样的情况会在更短的社会周期里发生变化。

「看展览,欣赏艺术已经成为法国人日常生活的部分,而中国拥有当代艺术性质的画廊和美术馆是最近几十年的事情,所以基本还是比较精英的人在消费艺术。」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另外你也创作了《WantWant》、《emoji》、《Tout est provisoire》等等不同于上述⻛格的作品,它们有什么创作的动机吗?

庞凡:《Wantwant》 、《emoji》这些系列作品就是使用我们当代日常生活中时常出现的符号,以及在华人社群中知名的各种形象进行挪用、解构、创作,这种创作方式是潮流艺术和波普艺术的特质。

而《Tout est provisoire》是我尝试用喷漆,和很街头艺术的创作方式,逆向思维去创作一些很古典审美,很有历史感的题材,和肖像画。肖像画自古就是艺术史的重要主题之一,通过外在的描绘其实是要表现其内在世界,就是中国人常说的相由心生,而用喷漆来进行的街头艺术创作本来属于快速创作的范畴,但我却用来创作十分费时间的作品,并且呈现出一种类似于黑白素描,或老照片的时代感和细腻感。

你与国内的不少 Rapper 也合作过,创作专辑封⾯与创作个⼈作品你所处的视⾓有什么不同?

庞凡:我觉得 Rapper 其实也是艺术家,所以针对音乐艺术家的创作,自然我需要对他本人有所了解,并且在我的认知和情感反馈中去创作这样的合作作品。Rapper 们都有着自己很强的自我性格、能量,人设的特征也很强,所以我会从多角度去反映他们的精神和外在世界。个人作品其实就是与自己对话和分析的过程,这里面其实是相通的。

工作室中的⼀天是怎么开启的?

庞凡:我到工作室里的时间不固定,一般是睡醒后收拾一下直接到工作室。通常我会先点一根檀香混合一些藏香然后在工作室顺时针走一圈,让工作室充满一种神奇的向上能量,也是一种仪式感带来的状态开启。

「通常我会先点一根檀香混合一些藏香然后在工作室顺时针走一圈,让工作室充满一种神奇的向上能量,也是一种仪式感带来的状态开启。」

创作时你会听什么类型⾳乐?

庞凡:我的作品有不同的风格系列,所以对应的我会放应景的音乐以让自己的频率、思绪、情感与作品主题一致,类型包括法国的说唱、Migos、窦唯或坂本龙一……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作室内最近完成的作品是什么?

庞凡:最近的一个作品是为说唱歌手谢帝 Boss X 的新 Mixtape 概念视频所创作的作品《天上天下 Heavean and Hell》。

在成都的圈子里我们都叫谢帝「谢老板」,这个称呼就能看出他烈火一般的状态,谢老板前几年的经历让他对生活和生命又有了新的理解、新的认识,用谢老板自己的话说就像一场重生。「天上天下」本来是用来形容释迦牟尼诞生时的景象,而唯我独尊本来是指佛法中的本我独尊,但大家容易从字面理解以为成一种傲慢和狂妄,所以作品中我只写了天上天下,而就算大家自然的在脑中补充出下一句并且从字面理解,其实也挺能表现谢老板的 Hip Hop精神。

这次的创作就上面提到的创作方法,用喷漆去实现一种超写实的、古典的,而且细腻的,更偏向于绘画本身的视觉效果,我希望通过这样形式的作品重新定义这种近代工业的,却又承载着街头艺术的材料。

「用喷漆去实现一种超写实的、古典的,而且细腻的,更偏向于绘画本身的视觉效果,我希望通过这样形式的作品重新定义这种近代工业的,却又承载着街头艺术的材料。」

你的团队现在有多少⼈?他们会负责哪些部分的⼯作?在团队的⼯作中,你会设立⼀些准则吗?

庞凡:团队现在有两人,他们负责一些基础的填色工作,这部分工作看起来是枯燥的,但确实是创造更多细节和价值的工作。为了让助手制下创作的作品也能如预期般呈现,准则和程序的严谨是必须的。

商业/品牌合作的机会,为你带来了什么?

庞凡:带来了更多的作品呈现可能性,也带来了在不同领域人群中的知名度,以及可以继续从事艺术生涯的资金支持。

今年你还会做哪些新的尝试吗?

庞凡:今年应该会做更大型的雕塑作品,以及继续推进自己的几个系列作品,争取每个系列作品都能有更加丰满、更加完美的呈现。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工作室内的太空人壁画作品《Shkhavatl》是庞凡 2017 年的作品,这里的前一任主人当时邀请了庞凡进行创作,两年多后这个作品回到了庞凡手中。在扩建工作室时,庞凡参考了很多国内外的艺术家工作室:「找到一些自己很喜欢的范例,然后再根据自己的状态和喜好进行了一些布置。因为我很喜欢传统的儒释道文化,所以在装饰上有用到自己的一些收集的东西,比如在进门处有一个西藏文化里面辟邪镇宅用的图腾装饰,是缝制而成的,在很多西藏寺庙里面都可以看到,或者门口又有一些从中国不同的寺庙里来的平安符。」

此外,庞凡特别在两张工作台中间摆放了一台 DJ 设备:「因为不管是我从小就认识的,还是这地下空间里都有很多做音乐的朋友,我就特地弄了这么一个 DJ 台,他们愿意的话,就在这边放音乐。我在旁边画画的时候,也能很奢侈的有真人在做音乐,能感觉到有能量在那边。」

以下是庞凡工作室内的收藏:

街头艺术家签名手稿

从中国到法国,庞凡遇到了不少自己喜欢的艺术家,他说:「这些是跟世界很多街头艺术家相遇留下的作品手稿,有我与 Kongo 第一次认识时的手稿,有跟 MC 仁在巴黎蓬皮杜中心门口聊天时画的手稿,还有 Futura 亲自给我的签名……都是人生轨迹,和各种因缘聚合留下的美丽印记。」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铃铛

在工作室门把上,挂着一个庞凡从西藏买回来的铃铛,「我特别喜欢一些老的东西,也喜欢一些跟传统文化,信仰相关的物件。这个铃铛是我当时在西藏的羊卓雍错湖边,有一群牛就从我旁边走过,它们有挂着这个铃铛,给我一种空灵的感觉,我很喜欢它的声音。」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艺术家苍鑫亲自赠送的作品集

艺术家苍鑫以行为艺术而知名,他从 1991 年开始绘画,1993 年住进北京东村,开始自己的艺术创作生涯。近年来,苍鑫的艺术语境涉及到人类生命乃至宇宙的本源,从艺术、哲学、宗教中吸取营养。苍鑫现居成都,因双方喜好研究的话题投契等原因,逐渐结为好友。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横尾忠则《海海人生》

三岛由纪夫曾评价横尾忠则的作品是「将日本人内在某些无法忍受的东西全部暴露了出来,让人愤怒,也让人畏惧。」这本自传正是日本艺术家横尾忠则细细回顾自己从 1960 年代到 1980 年代的传奇人生,娓娓道出他与大岛渚、小野洋子、三岛由纪夫、田中一光、Henry Miller、John Lennon、细江英公、野口勇、达利、矶崎新……等人相遇相知的种种过程,以及他对艺术创作的独特见解。」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吴道子《送子天王图》

《送子天王图》(又名《天王送子图》、《释迦降生图》)是唐代画圣吴道子根据佛典《瑞应本起经》创作纸本墨笔画,全图分为三个部分,描绘异域故事,而画中的人、鬼神、兽等却完全加以中国化、道教化,是佛教与中国本土变化至唐代日趋融合的体验。该作现藏于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五百罗汉图卷》

由明代画家吴彬所绘画的五百罗汉图,他的人物画形状奇异,布置绝不摹古,佛像人物,迥别旧人,享有「画仙」的美誉,是明代时期「变形主义画风」和「复兴北宋经典山水画风」的倡导者之一。2009年,吴彬名作《十八应真图卷》最终以 1.6912 亿元高价成交,创下当时中国画拍卖价格新的世界纪录。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HENRY DARGER》作品集

Henry Darger 是一名与世隔绝的艺术家,他的出名是人们在他死后发现了 15145 页的作品手稿,包括《In the Realms of the Unreal》以及数百幅作为故事的插图绘画和水彩画。Henry Darger 的作品已经成为最著名的非主流艺术之一,价格高达 75 万美元。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THE PLANET》摄影集

《THE PLANET》是美国宇航局(NASA)的经典摄影集,本书收录了 200 多张高清、专业的照片,配以详实生动的文字说明,以完善的数据和图像,重塑人们对行星的认识。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Studio Visits : 庞凡 Fansack
 

Credits
Editor
Ben Cheung
Photographer
Jenning Yang
Image Credit
Hypebeast
Tags
Share
 

我们检测到您可能使用了 Adblock。

我们向广告商而不是读者收取费用。如果您喜欢我们的内容,请将我们添加到 Adblock 的白名单中。对此我们非常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