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Y 主理人魏子雄如何通过 Shuttle 尝试球鞋设计的新可能?| Sole Mates

更率先向我们展示了品牌未来企划。

Footwear 球鞋

Sole Mates 是 HYPEBEAST 一档关于球鞋文化的全新栏目,在这个系列中,我们将带着「你为何喜爱球鞋?」的问题,探寻「Hype」之外的深层含义。Sole Mates 将揭开每个「Sneakerhead」参与者关于球鞋的起源故事,让他们来讲述为何有这么一双球鞋如此重要。


对于时尚产业来说,2020 年绝不是一个适合品牌起步的年份。然而有个品牌却在这一年「逆流而上」,那便是主打 3D 打印技术的创新鞋履品牌 SCRY,品牌上线后所发布的第一款产品 Shuttle,就凭借着具有先锋科技感的外观设计,以及「全 3D 打印」概念的加持引发鞋圈热议。

SCRY 主理人魏子雄如何通过 Shuttle 尝试球鞋设计的新可能?| Sole Mates

Houzitong/Hypebeast

「3D 打印」对于球鞋产业来说早已不是新鲜的概念,但 SCRY 却是目前将 3D 技术运用到最彻底也最成熟的品牌之一,品牌拥有一套完整的设计语言,无论包装、字体、视觉都与产品本身拥有高度的统一性。在这背后,是年仅 22 岁的主理人魏子雄对于传统「鞋类」品牌的一种颠覆性尝试。

SCRY 主理人魏子雄如何通过 Shuttle 尝试球鞋设计的新可能?| Sole Mates

Houzitong/Hypebeast

从小时候在父亲的鞋柜里发现 New Balance 跑鞋,到被 Nike「风」系列的一体化硬质鞋身带去震撼,「做一双自己的鞋」这个目标,悄然的在魏子雄心中播下种子。如今的他不仅将儿时梦想便为现实,更开始探索球鞋设计的新可能,在他看来,设计一双鞋并非一定要追求更轻、更快、更弹这些传统意义上的前进方向。

SCRY 主理人魏子雄如何通过 Shuttle 尝试球鞋设计的新可能?| Sole Mates

Houzitong/Hypebeast

在最新一期《Sole Mates》中,HYPEBEAST 便拜访了 SCRY 在北京的工作室,听魏子雄讲述自己是如何与球鞋结缘并将之便为自己的事业,品牌所主打的「数字胚胎」概念究竟代表什么,以及他对于未来球鞋 3D 打印技术的展望。

HYPEBEAST: 你是如何喜欢上球鞋的?最开始接触球鞋文化是通过什么契机?

魏子雄: 初中的时候,我看见朋友穿着一双黑白相间的条纹篮球鞋,侧面还有三个叉一样的 Logo,觉得很特殊,自觉在此之前好像都没有真正注意过「鞋」这个物品。从那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的开始主动了解各个品牌的设计和历史。

最开始了解这些知识都是通过一些球鞋杂志,然后会持续关注新品,并会在贴吧或者去 Google 翻看各个品牌的冷门历史鞋款,会给我带来一种寻宝的感觉。

SCRY 主理人魏子雄如何通过 Shuttle 尝试球鞋设计的新可能?| Sole Mates

Houzitong/Hypebeast

所以你还记得自己的第一双球鞋是什么吗?这背后有什么趣事吗?

我的第一双球鞋应该是 Reebok 的 GL6000,一双很普通的慢跑鞋。这双鞋是我第一次告诉父亲我对鞋的爱好后购买的,有意思的是,我原以为我父亲会对这些品牌和鞋款都不了解,结果发现他在复古慢跑鞋这一块的知识储备比我大很多,我也借此仔细看了父亲的鞋柜,在里面发现了很多古早的 New Balance 鞋款,所以我最终从事鞋类相关的工作,也算是有些遗传因素吧(笑)。

SCRY 主理人魏子雄如何通过 Shuttle 尝试球鞋设计的新可能?| Sole Mates

Houzitong/Hypebeast

成长过程中有哪些鞋的设计曾带给你深深的震撼?又是什么动力让你下定决心去创造一双属于自己的鞋子?

Nike「风」系列带给我的震撼应该是最大的,一体化的硬质鞋身带来的视觉冲击,让我意识到原来鞋不只是面料的缝合剪切,还可以如此的整体和具有曲线的美感。

SCRY 主理人魏子雄如何通过 Shuttle 尝试球鞋设计的新可能?| Sole Mates

Houzitong/Hypebeast

其实从高中开始我就经常思考如何做一双自己的鞋,但直到大学我才发现原来做一双新鞋的门槛是如此之高,我认识许多优秀的设计师,他们都有优秀且可以落地的设计,但很多人因为成本和制造问题,最终都只能沦为概念草图。

在大公司之外,想要做一双全新的鞋子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和投入。即便如此,我还是下定决心要降低鞋类设计和制造的门槛,并建立了 SCRY 品牌。

「SCRY 一直在探索不一样的未来可能性,而并不是追求更轻、更快、更弹这些传统意义上的前进方向。有时候,颠覆一个行业的往往不是行业内部的东西。」

SCRY 这个品牌名有什么特别含义吗?你们所主打的「数字胚胎」概念又代表了什么?

SCRY 是我 Instagram 账号「scccccry」的缩写,直译是「透过水晶球看向未来」。我认为这是个很有意思的点,因为可以将「水晶球」理解为还未被理解的技术,也可以理解成不会被线性推导的未来。

我认为 SCRY 是一直在探索这种不一样的未来可能性,而并不是追求更轻、更快、更弹这些传统意义上的前进方向。有时候,颠覆一个行业的往往不是行业内部的东西。

SCRY 主理人魏子雄如何通过 Shuttle 尝试球鞋设计的新可能?| Sole Mates

Houzitong/Hypebeast

「数字胚胎」概念是一个框架性的技术,旨在以全数字化流程贯穿一双鞋的整个设计制造过程中,并在达到 3D 打印批量生产能力的同时,保证虚拟端鞋款的可扩展性,还可以实现线上线下无缝对接的商业模式。

举个例子,我可以先出很多虚拟的仿真概念鞋款,让消费者来选择和预定鞋款,我再进行打印。再进一步,「数字胚胎」作为底层框架可以实现真正的模块化定制鞋款,一个鞋款可以有成百上千的组合方式。

SCRY 主理人魏子雄如何通过 Shuttle 尝试球鞋设计的新可能?| Sole Mates

Houzitong/Hypebeast

你们的第一款设计 SCRY Shuttle 一经曝光便在网络上引发了不小的讨论,除了未来感十足的外观外,这款作品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细节巧思吗?

Shuttle 的前后和侧面都有很多开孔和镂空,其实大概有百分之七十都是为了它能完整正常打印出来所设计的排液槽,经过设计加工后看起来更使得结构具合理性。

SCRY 主理人魏子雄如何通过 Shuttle 尝试球鞋设计的新可能?| Sole Mates

一次「失败」却有意义的尝试。Houzitong/Hypebeast

目前市售的 Shuttle 只有黑色和银色两款,可以跟我们介绍一下其他的 Sample 有什么特色吗?

这里有一双纯透明的 Sample,这是一个打印意外的样品。因为打印质量和材料透光度密切相关,这个版本的透光度过高,所以这个样品几乎是正常 Shuttle 的两三倍重,并在最终在尾部断裂。虽然这双试验品不太能真正穿着,但却很有意思。

SCRY 主理人魏子雄如何通过 Shuttle 尝试球鞋设计的新可能?| Sole Mates

SCRY 鞋款最初的雏形 Sample。Houzitong/Hypebeast

很多人对于 3D 打印鞋款的鞋身重量及脚感抱有怀疑,在你看来一双鞋的外观和舒适性应该如何平衡?SCRY 是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的?

保留一双鞋必要的组件,然后在可以做想象的地方放开手脚。

SCRY 主理人魏子雄如何通过 Shuttle 尝试球鞋设计的新可能?| Sole Mates

Houzitong/Hypebeast

早前 SCRY 推出了第二款市售作品 Core,我们知道这个品牌从构想到推出经历了三年时间,在度过前期的磨合之后,如今一款新品从设计到最终推出需要多长的周期?

产品研发本身大概在两周左右,包含全新的鞋型和设计语言。但是一双鞋的上市还需要市场策划和一些发售计划的制定,所以目前我们一双新鞋款的周期大概在两个月左右。

SCRY 主理人魏子雄如何通过 Shuttle 尝试球鞋设计的新可能?| Sole Mates

Houzitong/Hypebeast

「我们的内核是想要去推动一个更多元的鞋类生态,所以在所有视觉上我们都在克制的表达一种『中立』的态度」

在我看来 SCRY 是拥有一套完整设计语言的公司,包括配套的包装、字体、视觉都与产品本身拥有高度的统一性,这样做的原因是?

因为我们的内核是想要去推动一个更多元的鞋类生态,所以在所有视觉上我们都在克制的表达一种「中立」的态度,在我看来,品牌视觉相当于平台,而目前的产品都更像是「第一个系列」的设计风格。在以后的产品中,会有更多元的设计风格被囊括。

SCRY 主理人魏子雄如何通过 Shuttle 尝试球鞋设计的新可能?| Sole Mates

SCRY 正在搭建一套线上设计平台,将设计权开放给大众。Houzitong/Hypebeast

在球鞋领域 3D 打印似乎已经不再是一个「新」的概念,如果说 SCRY 代表着未来,那么你觉得球鞋的下一波设计趋势是什么?

自由且多元,技术会推动鞋类设计的进步与碰撞。在不久以后,我们会推出线上的设计平台,并开放给大众,我迫切的希望其他行业的文化与想法来碰撞鞋类行业。

魏子雄的四个「球鞋之最」

01/日常穿着最多的一双鞋是?

日常穿最多的是 New Balance M1500SG,这双英产的 1500 配色第一眼就抓住了我,并且英产鞋型真的是怎么穿都不塌,所以最近的日常通勤我都穿它。

02/最舍不得穿的一双鞋是?

这双 New Balance MT580PUG 算是我最舍不得穿的一双鞋,因为这是 2010 年的鞋子了,中底已经快要开始碎裂,估计穿一次就会让这双鞋报废了吧(笑)。

03/购入价格最高的一双鞋是?

最贵的应该是这双 Rombaut Embryo Future Leather,我平时很少买靴子,这双是一眼相中的,并且平时也在穿着,5700 的价格在我的鞋里算是最高价格了。

04/最新入手的一双鞋是?

最新入手的鞋子也来自 Rombaut,这双 Drone Regenerated Nylon 拖鞋是和上面那对靴子一同入手的,特殊的拖鞋我都蛮喜欢的,目前市面上的拖鞋都比较千篇一律,这双确实让我眼前一亮。

阅读全文

继续阅读

为何 Nike Blazer 是 NBA 全明星 Ben Simmons 心中接近完美的鞋款?| Sole Mates
Footwear 球鞋

为何 Nike Blazer 是 NBA 全明星 Ben Simmons 心中接近完美的鞋款?| Sole Mates

同时谈及墨尔本的球鞋文化发展,以及当年 LeBron James 送他球鞋的故事。

天津 COLOUR 创始人叶春与 Nike Air Foamposite One 的纽带与渊源 | Sole Mates
Footwear 球鞋

天津 COLOUR 创始人叶春与 Nike Air Foamposite One 的纽带与渊源 | Sole Mates

为何「喷泡」会成为津门球鞋文化的根基?

为何这双 Sample 版本的 Nike Air Woven 让 Mike Chung 惦记了十年?| Sole Mates
Footwear 球鞋

为何这双 Sample 版本的 Nike Air Woven 让 Mike Chung 惦记了十年?| Sole Mates

同时由他讲述了关于传奇鞋店 ACU 的趣味往事。


visvim Christo 拖鞋如何陪伴及影响 Mike Cherman 的事业历程?| Sole Mates
Footwear 球鞋

visvim Christo 拖鞋如何陪伴及影响 Mike Cherman 的事业历程?| Sole Mates

探究它不仅仅只是一双贵价「拖鞋」的独特之处。

走进 HUBLOT 上海前滩太古里全新专卖店
Fashion 时装

走进 HUBLOT 上海前滩太古里全新专卖店

开启全新奢华空间体验。

Converse x UNDEFEATED 全新 HALF CHUCK 70 鞋款正式登场
Footwear 球鞋

Converse x UNDEFEATED 全新 HALF CHUCK 70 鞋款正式登场

经典街头风格与西海岸的碰撞。

为了庆祝 GEL™ 科技推出 35 周年,ASICS 发布全新版本 GT-II™
Footwear 球鞋 

为了庆祝 GEL™ 科技推出 35 周年,ASICS 发布全新版本 GT-II™

Presented by ASICS
向 35 年前首次采用 GEL™ 科技的运动鞋致敬。

Cristiano Ronaldo 於世足小組資格賽成功上演「帽子戲法」
Sports 运动

Cristiano Ronaldo 于世足小组资格赛成功上演「帽子戏法」

披上国家队战袍后第 10 次完成此壮举。

Louis Vuitton 2021 最新秋季系列正式發佈
Fashion 时装

Louis Vuitton 2021 最新秋季系列正式发布

使用彩虹的每一种颜色。


 

我们检测到您可能使用了 Adblock。

我们向广告商而不是读者收取费用。如果您喜欢我们的内容,请将我们添加到 Adblock 的白名单中。对此我们非常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