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最真实的 Jason Dill 世界: It’s FUCKING AWESOME
「还原」最真实的 Jason Dill 世界: It’s FUCKING AWESOME
「还原」最真实的 DILL 世界:It’s FUCKING AWESOME
Jason Dill 谈论 Fucking Awesome 发展中的机遇与挑战、如何摆脱 Supreme「阴影」、以及对主流明星「绑架」滑板文化的厌恶。

没想到对 Jason Dill 的访谈竟会如此顺利。而且,我们一聊就是 2 个小时。

「多亏」了 Supreme 当下的影响力,你总是会在各大时尚或潮流媒体上看到他。尽管已经 41 岁,但 Skater 与生俱来的那般不羁气质在他身上依旧明显,并没有被岁月的痕迹掩盖。我开始关注 Dill 是从 Alien Workshop 的滑板影片开始:焦躁、易怒、甚至有些癫狂是我对这位传奇滑手的最初印象。即使在 3 年前的《Cherry》影片中,他怒砸滑板的镜头仍让人记忆犹新。因此,臆想中的诸多不安定因素让我对这次专访万分担心,也许其中的某个问题就会搞砸整场谈话,甚至,我从一开始就没奢望他会答应这次采访。Mike Piscitelli 是 Dill 个人品牌 Fucking Awesome 的合伙人之一,他告诉我,Dill 没有任何社交媒体账号、几乎不用 email,与他保持联系的方式只有电话。一定程度上讲,这更增加了访谈的难度。

不夸张地说,直到访谈结束,我脑中紧绷的弦才松弛下来。眼前的他颠覆了我之前的所有的武断认识或既成的判断。关于 Alien Worskshop、Fucking Awesome、潮流产业时代变迁、以及对中国年轻一代潮流文化追随者的看法,Dill 滔滔不绝地谈起这一切;我们甚至还聊到了 Kardashian 与 Rihanna。不过,如果你期望听到更多关于 Supreme 的故事,这篇文章或许会让你失望。

那时我生活在 Huntington Beach,你有机会接触到 Ed Templeton、Mark Gonzales 这样的传奇滑手,他们对我的影响太大了。而且,我的第一块滑板就是 Ed Templeton 送的。

Hey Dill!首先,感谢你抽时间接受我的采访。

No problem!

那么,让我们从最开始谈起。滑板从什么时候起成为你人生的一部分?

我在加州长大,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搬家对我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大概在我 8 岁时,我的父亲入狱了,你可以想象我当时的生活。在一个可以说支离破碎的家庭中,我很庆幸接触到了滑板。要知道,在那样无所事事的无聊生活中,滑板是我唯一的快乐。而这也是我第一次,非常认真、甚至可以说是严肃地对待一件事情。

还能回忆起得知有品牌赞助自己时的反应吗?毕竟,将爱好发展成为职业,绝对是一个不易的过程。

的确如此。我觉得自己一定是得到了幸运女神的眷顾,我非常感激。在 12 岁的时候,我就收获了自己的第一个赞助商。那时我生活在 Huntington Beach,你有机会接触到 Ed Templeton、Mark Gonzales 这样的传奇滑手,他们对我的影响太大了。而且,我的第一块滑板就是 Ed Templeton 送的。你知道,在整个滑板文化发展的过程中,1988 和 1989 年是很大的转折点,正值滑板运动兴起的第二次浪潮。在我年纪还很小的时候,有机会亲历这一时期,真的非常幸运。

当时,你已经意识到可以以此为生了吗?

这倒还没有。我第一次通过滑板挣到钱是在 15 岁的时候,记得是 101 Skateboards 给的薪水。那时一个月的收入维持在 300 到 500 美元之间,非常微薄,也就足够维持基本生活需求。直到 20 岁的时候,我才开始通过滑板赚到更多的钱,那是在纽约生活后。

这其中,想必加入 Alien Workshop 是你滑板生涯、甚至是人生的转折点。除了它,有没有想去加入其他 Team,或者说,当时有其他 Team 向你抛出橄榄枝?

说实话,当时除了 Alien Workshop,我不想加入其他公司。那应该是在 1997 年末或 1998 年初的时候吧,Alien Workshop 已经是一个拥有 8 年历史的公司,非常成熟,在业界有很高的声誉。他们问我是否愿意加入,我真的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便爽快地答应了。也许从现在看来,当时如果独立门户也会是一个选择。但现实情况下,那时的我还没有准备好。虽然有 Natas Kaupas 这样的职业滑手开创了先例,但我没敢迈出那一步。

我想你肯定已经猜到我的下一个问题了(笑)。

是的,继续吧(笑)。

「还原」最真实的 Jason Dill 世界: It’s FUCKING AWESOME

Alien Workshop 时期所拍的《Photosynthesis》被业界认为是你职业生涯中最举足轻重的里程碑之作。无论是视觉效果,还是 Trick 的难度系数,都堪称一绝。那部滑板视频对你个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拍摄的时候我大概是 20 岁出头,正经历着从男孩蜕变成男人的过程。那个时期的我在毫无顾忌地尽情享受自由,我不会为了迎合任何人的想法或期望值,去被动做一些事情。从视频中可以看到,虽然里面夹杂着不少焦躁的元素,但同时我是很自由的,这种心态也刺激了我滑板 Trick 的发挥和想象力。我很珍惜《Photosynthesis》可以把我当时的人生状态纪录下来,这非常珍贵。此外,我想说它是集体努力的成果。不像现在 Fucking Awesome 和 Hockey 的视频是我个人创意成果的输出,《Photosynthesis》离开不了 Chris Carter、Mike Hill、Joe Castrucci 这些人。这样说并不是有意去奉承他们,当时的我确实只是负责把 Trick 做好,其他一切制作、剪辑都是由他们来完成的。重要的是,我非常相信他们的专业水准。我为自己可以在 Alien Workshop 时期参与这样一部影片,感到很自豪。一定程度上说,是他们塑造了我在滑板迷心中的形象。

的确,这么多年后,它仍然是一部经典。在前不久与 Bill(William Strobeck)的访谈中,我们还就此谈起。

哦,真的吗?我相信那一定是一次非常有趣的采访(笑)。Bill 总是非常健谈,我们已经认识很久很久了。

是的,那次采访非常顺利,我们聊了很多。那么回到《Photosynthesis》,如果让你再拍一次,其中有没有任何瑕疵部分可以改进,或是在 Trick 上,你会想做的更好?

关于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理解的。我不喜欢「完美」,恰恰是「不完美」才让现实变得完美。因此,其中并没有我希望改进的部分。

在你看来,有哪些滑板视频是无限接近完美的时代之作呢?

这很好回答。1991 年有 Mark Gonzales、Guy Mariano、Jordan Ritcher 出镜的 Blind Skateboards 影片《Video Days》,那是我最喜欢的一部。还有几乎所有 H-Street 的影片,尤其是《Hokus Pokus》,光看它的宣传照,就已经让你难以忘怀了。另外,有一家名为 Liberty Skateboards 公司拍摄的《Horror》也很经典。但要说对我滑板风格影响最大的一部影片,那是 Alien Workshop 的《Memory Screen》。第一次看到它时我才 12 岁,毫不夸张地说,里面的每一个画面、每一个镜头都让我们瞠目结舌,没想到,滑板尽可以如此疯狂!以上所有这些影片都对我拍摄 Fucking Awesome 的视频影响很大。例如《Hockey Street》,就是在向《Video Days》致敬。

如果你要谈论谁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滑手,我不应该是你的采访对象。

我是否能这样说:《Photosynthesis》把你推上了一个高度,让你进入了历史上最优秀滑手的行列?

(Mm-hmm)我不这么认为。原因很简单:如果你要谈论谁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滑手,我不应该是你的采访对象。随便说几个名字,他们绝对都在我之上:Mark Gonzales、Mike Carroll、Julien Stranger、Ray Barbee、Gino Ianucci、Tyshawn Jones。

刚刚 18 岁的 Tyshawn Jones?

为什么不是呢?我会再说一遍他的名字:Tyshawn Jones(笑)。

即使你这样认为,公众还是会把你列为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滑手之一,甚至拿你和其他传奇名字相比较。你会觉得这很无聊吗?或者说,你把这样的比较当作是激励自己的动力?

我真的不在乎这些。如果非要探究我如何可以拥有现在在滑板圈的地位,我想,只是有一部分人喜欢我的性格,或是我做事的风格罢了。真的,这不是谦逊,有太多的滑手比我优秀。

我知道《Photosynthesis》是在纽约拍摄的,与此同时我很好奇,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西海岸 Skater,你怎么会那么想要搬去纽约生活?大苹果城的哪些东西吸引了你?毕竟在 90 年代初,加州可是所有 Skater 梦寐以求的滑板圣地。

1994 年搬去纽约不只是因为滑板的原因。我从小就非常喜欢 Martin Scorsese 的电影,他所呈现的纽约城让我很向往。之后,它更是改变了我的命运。此外,我一直认为在纽约拍摄的滑板视频更具视觉冲击力,拍摄时对滑手的技术水准要求也更高,更具挑战性。相比加州,我更喜欢在纽约滑滑板。就像 T-Shirt 上印的 ——「I Love NY」。每个人都爱纽约,不是吗?(笑)

确实,那座城市好像拥有一种魔力,让很多人对它向往,我也是「倾慕者」之一(笑)。

(笑)Hey,每个人都爱纽约,我说的没错吧。但那里适合年轻人生活,尤其是现在,适合富有的年轻人。我已经没法在那里生活,所以 5 年前索性搬回洛杉矶居住。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对纽约会有这样的感觉。

说起来有点遗憾,很多纽约客都说那里和以往不同了,不少人都离开了。

是的,倒是 Mark Gonzales 还住在那里(笑)。

「还原」最真实的 Jason Dill 世界: It’s FUCKING AWESOME
「还原」最真实的 Jason Dill 世界: It’s FUCKING AWESOME

那 90 年代初纽约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尤其是你刚搬去那里的生活状态。是否与 Larry Clark 的《Kids》影片中如出一辙:滑板,派对,性与毒品。

(笑)Yeah,根据我的经历,是这样的。我周围的朋友都是整天滑板、派对、还有 Drug。那时我只有 17 岁,等影片在 Angelica 电影院上映的时候,我只能让已经成年的朋友作为「家长」,陪同我去看。有趣的是,在《Kids》影片上映之前,我已经和里面的演员们打成一片。所以在观影的时候,那是另一番感受。而且,我的生活与电影有很多交集。我刚到纽约的时候经常住在朋友家,晚上就睡在沙发上,包括 Danny Supa、Mike Hernandez、Gino Iannucci,都对我有很大帮助。其实在来到纽约之前,我在旧金山就是这样生活的。还有 Chris Keeffe、Peter Bici、Gio Estevez 等第一批在 Supreme 工作的滑手们,我总是和他们泡在一起,消遣也好,滑滑板也罢。最后,不能忘了 Keith Hufnagel 与 Maurice Key,他们对我影响也很大。

听很多滑手说在纽约滑滑板会经常受到警察的烦扰,你有因此被逮捕过吗?尤其是在那个时期。

你也许不相信,我在纽约只被逮捕过一次,就是在前几个月的时候,应该是 7 月,因为吸食大麻。不对,也许不只是一次,可能我忘了。但我有一点非常肯定,没有因为滑板被捕,这就是我为什么如此爱纽约(笑)。倒是在加州的时候,我被逮捕过很多次。最严重的一次甚至被警察拿枪指着。

只是因为滑滑板吗?

是的。

这简直太疯狂了!

我还被勒令双手背后躺在地上。

那么,现在纽约城的滑板文化与 90 年代或千禧年初相比,有什么不同?有什么让你非常想念的东西?

(Mm-hmm)我不知道怎么去回答你。我其实是一个活在当下的人,不喜欢「怀旧」。也许等我再老一点,我会开始怀念过去,但至少现在还不会。我很庆幸眼下所拥有的一切,例如自己的公司,以及可以创作的机会。老实讲,我甚至没想到自己可以活到现在,之前做了太多疯狂的事情。而关于两个时期滑板文化的不同,我想,只是这项运动已经发展成为有高额利润可图的产业,仅此而已吧。

但我有一点非常肯定,没有因为滑板被捕,这就是我为什么如此爱纽约(笑)。倒是在加州的时候,我被逮捕过很多次。最严重的一次甚至被警察拿枪指着。

2013 年离开自己待了 15 年的 Alien Workshop 独立门户,并将 Fucking Awesome 变成一家滑板公司时,你会有焦虑、甚至是恐惧吗?我想,这对你来说是一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决定。

当然,尤其在过去的 5 年当中,这种情绪尤为强烈。要知道,让 Fucking Awesome 拥有如今的规模,整个过程中我肩负着无比巨大的压力。其实 Fucking Awesome 作为一个品牌,早在 2001 年时就已经存在了,但我当时并没有很严肃地去对待它。这里,我不得不说正是自己与 Supreme 的关系,让 Fucking Awesome 从只是一个「儿戏」,发展成为现在这样一个品牌。我很庆幸,我与 Fucking Awesome 生存了下来。

为什么会取 Fucking Awesome 这个名字?

我已经记不清了,也许只是在脑中一闪而过。那时 20 岁出头,只单纯觉得这个名字还蛮酷。不过现在看来,这个主意还不错。至少,我没有像很多人一样根据自己的名字为品牌取名,例如叫 DILL(笑)。那样的话,也显得太陈词滥调了。

听说所有的设计都是你自己一人完成,是这样吗?甚至 Logo。

没错。你所看到的所有产品,无论是服饰、贴纸,还是帽子、滑板,都由我一个人设计。

我想,你的灵感来源不只是滑板文化吧?

可以说我的大部分灵感都和滑板无关。我喜欢历史、另类文化、佛教、印度教,我喜欢阅读,这些事物是我创作的源泉。例如最近,我在读一本名为《The Satanic Verses》的宗教题材小说,由 Salman Rushdie 撰写,它让我迷上了宗教艺术。因为我从 15 岁就辍学了,没有接受过正统教育,因此阅读对现阶段的我来说非常重要,它是维持我继续创作的氧气。如果说 Fucking Awesome 的视频风格是受到滑板文化的启发,那么所有的产品设计则都围绕「文化」主题,且不仅仅局限在流行文化。此外,你也可以看到,很多 FA 图案还都具有非常明显的讽刺意味,我喜欢「调侃」国家政府所犯下的政治错误,我想这亦是一种艺术表达吧。

那么,一直保持源源不断的创造力,对你来说是最大的挑战吗?尤其是在公司刚创立阶段。

是的,完全没错。尽管很多人认为离开 Alien Workshop 之后,完全以独资的形式运营公司是对我最大的考验。这也可以理解,毕竟我们身后没有任何投资人,起始资金都是我们自己的钱。但我想说,最大的挑战其实是服饰设计。它对我来说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我希望每一个系列都比之前优质,比之前更注重细节。坦诚地说,5 年前部分 FA 的产品不是那么尽如人意,可能因为剪裁,可能因为尺寸,即使没有太多人抱怨,但我很清楚这些问题。眼下,我把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服饰设计中,竭尽全力地去不断改进面料、以及视觉呈现。这些话我很少谈起,但因为自己与 Supreme 的关系太过紧密,其实让 FA 或多或少处在它的「阴影」之下。我不得不付出更多努力,让品牌摆脱 Supreme 的影子。很多时候,当我想到一个非常不错的创意后,却发现 Supreme 已经捷足先登,真的很受打击,可我只能继续咬牙迎难而上。欣慰的是,我的这些付出现在看来还是得到了一定回报

那保证了创意度之后,你又怎样平衡商人和设计师这两个角色呢?换句话说,商人的这一新角色是否让你在设计方面的想法有或多或少有一些改变呢?例如一件服饰,它本身的实际销售力和创意度的比重是什么样的?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让我想下… 这样来说,虽然服饰是我创意理念输出的媒介,但我不是为自己而设计,而是为消费者而设计。在保证自己的创意理念可以实现的前提下,我会想象这件服饰穿在消费者身上是什么样子。我甚至希望 FA 所推出产品可以与消费者真正「交流」,这不仅仅局限在他们可以理解图案背后的理念,还有引起共鸣或是讨论。我不希望 FA 的服饰只是消费品那么简单。

「还原」最真实的 Jason Dill 世界: It’s FUCKING AWESOME

「还原」最真实的 Jason Dill 世界: It’s FUCKING AWESOME

这些话我很少谈起,但因为自己与 Supreme 的关系太过紧密,其实让 FA 或多或少处在它的「阴影」之下。我不得不付出更多努力,让品牌摆脱 Supreme 的影子。

「班级照」的设计已经成为 Fucking Awesome 的经典元素,这一想法是怎么来的?。

我最先将自己的班级照用在了设计上,单纯只是自嘲而已,因为我妈妈非常讨厌那张照片。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我 13 岁的时候照的。此外,不得不提 1991 年的时候,World Industries 为 Jeremy Klein 所推出的滑板,上面印着一张手绘的正方形肖像照,这也启发了我。其实我十分偏爱正方形的构图。在我看来,任何影像、图案通过正方形比例呈现,都会产生不错的视觉效果。

你提到手绘肖像照,我听说 Dylan Rieder 的那张「班级照」其实是一幅画?

没错,那是我们找人照着 Dylan 的照片所画。

真的很可惜,Dylan 离开我们太早。不敢相信,到现在已经有 1 年之久了。

我在 Dylan 17 岁的时候和他相识,27 岁的时候,Dylan 永远地离开了。这 10 年中,我看着他一点点成长。我没有见过任何一个 Skater 像他那样滑滑板,如此地潇洒自如,仿佛在冲浪一样。他不仅影响了如 Na-Kel、Sean Pablo、Tyshawn Jones 等一代年轻滑手,更是启发了像我这样比他年长的滑手。直到现在,当我坐在公寓里面向外望去,眼前还是不时会出现他滑滑板的画面。

我想,一定有很多粉丝将 Fucking Awesome 的 Dylan「班级照」滑板好好收藏了起来。

我们大概做了 2500-2700 块,其实在做 FA 之前,根本没有想到我们的滑板会成为收藏品,甚至出现在 eBay 上。毕竟,这又不是 Supreme 的滑板。坦白讲,我完全忽略了这一点。不光是 Dylan 的滑板,之前 Chloë (Sevigny)、「Dill Tower」的板面,都成为很多人的藏品,这确实让我很意外,甚至有点感动(笑)

说到 Tyshawn、Sage 等一众年轻的滑手,和他们一起合作是什么样的经历?

这个过程非常有趣,他们在慢慢成熟,而我在慢慢变老。我认识 Tyshawn 的时候他才 9 岁,包括 Sage、Sean、Na-Kel 等人,我都是在他们年纪很小的时候就相识了。看着他们一点点成就自己在业界的地位,没有什么比这更让我开心和满足的了。

那么很多时候,你需要以一个「家长」的身份去激励和引导他们吗?

不,完全不会。相反,我经常受到他们的启发。之所以独立门户创立滑板公司,他们是我很重要的动力。没有 FA Skate Team 里的这些孩子们,品牌不会有今天。讲真,没有他们,谁会在乎像我这样一个快要过气的白人老头?(笑)。但我也有一个底线,如果像 Kim Kardashian 或 Kendall Jenner 穿 Fucking Awesome 的服饰出镜,我会非常厌恶:「拜托,请不要穿我们的品牌」。

「我同意你的说法,像他们那样的年轻一代是现在世界的掌舵人。无论是滑板文化,还是街头潮流文化,都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世代,从一种极为小众的亚文化,发展成了如今的一种所谓「主流」现象。你认为整个街头文化处在一种健康的发展状态吗?

在我看来,当今世界中的每一类文化都处在非健康的发展状态,其中充斥着大量的反叛及抵触的情绪因素。我们生活在一个乱世中,不是吗?就像那句源于古代中国的反语:「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无论你喜欢与否,我们所处的时代就是这样,拥有无尽的不确定性,存在着随时可能爆发的危机。但与此同时,人们的创造力尤其会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爆发。如现在的街头潮流产业,为更多人打开了机会大门,包括我和 FA。如此多的机会源源不断地出现,这样的情形在之前和平与和谐的环境下是很少发生的。

但在当下的大环境中,有一个与你息息相关的现象不容忽视,就是很多滑板品牌,无论主动也好,被动也罢,都「登堂入室」高端时尚界。你认为这一举动与滑板运动的本质相背离吗?

除了 Supreme,还有哪些滑板品牌出现这样的情况?

例如《Thrasher》杂志。

这倒是没错。我认为这是一个蛮可笑的现象,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抱着一个开放的心态来看待它。如果 Rihanna 穿 Thrasher 的服饰,让她去穿好了,虽然我不喜欢,但我也不在乎。有一点肯定的是,我不会去给这些所谓的公众名人寄自己的产品。但我也有一个底线,如果像 Kim Kardashian 或 Kendall Jenner 穿 Fucking Awesome 的服饰出镜,我会非常厌恶:「拜托,请不要穿我们的品牌」。庆幸的是,在过去几年中,我们很少为这样的事情而烦恼。另外,借此机会我希望告诉所有中国的年轻一代消费者,其实你们有能力改变现在的潮流文化。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潮流消费群体,你们的穿着风格或消费导向是品牌在设计推出产品时非常重视的。你们应该摆脱有些千篇一律的着装风格,而去大胆地尝试其他搭配,尽情发挥你们的创想,万万不要只局限在一个品牌上。

如果就滑板时尚自身发展过程而言,其中有没有出现过你认为非常糟糕的风潮?。

这太显而易见了。1992 年和 1993 年的时候,大家都穿着超大码裤子滑滑板,看上去蠢极了!我觉得那是滑板时尚史中最不幸的时刻。

最后一个问题,你的事业和 Fucking Awesome 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我只想活在当下,专注做眼下的事情。我不擅长计划,或者预测未来发生的事情。现在,如你看到,我正坐在自己的公寓中,周围堆满了画纸。还有无数凌乱的剪贴画,都是我从杂志、书籍上剪下来的。我把喜欢的拼在一起,将它们贴在纸上,然后放到扫描仪上,按下开始按钮。所有 Fucking Awesome 的图案设计都是由此而来。尽管我重复了很多遍,但我还是要强调,我希望 FA 的设计越做越好,我现阶段的目标非常简单,就是希望设计出「你们」最喜欢的服饰,哪怕是 Tee 也好,纽扣衬衫也罢,仅此而已。

Dill,再次感谢你抽出时间接受我的采访。

这也是我的荣幸,同样希望你享受这次对话。

「还原」最真实的 Jason Dill 世界: It’s FUCKING AWESOME


Credits
Creative
Sam Cheung / Hypebeast
图像版权
Curtis Buchanan
Tags
Share
 

看起来你正在使用广告拦截插件

我们向广告商收取费用而非读者。通过给我们网站开放白名单来支持我们吧!

为我们开放白名单

如何开放白名单

screenshot
  1. 点击浏览器右上角,扩展程序里的 AdBlock 图标
  2. 在「此网站停用」选项内,选择「总是」。
  3. 刷新网页并点击下方的按钮继续浏览。
screenshot
  1. 点击浏览器右上角,扩展程序里的 AdBlock Plus 图标
  2. 在「拦截广告 - 当前网站」一栏中,将选项滑块由蓝变灰,由此关闭。
  3. 刷新网页并点击下方的按钮继续浏览。
screenshot
  1. 点击浏览器右上角,扩展程序里的 AdBlock Ultimate 图标
  2. 在「此网站启用」一栏中,将选项滑块关闭,由此变成「此网站停用」。
  3. 刷新网页并点击下方的按钮继续浏览。
screenshot
  1. 点击浏览器右上角,扩展程序里的 Ghostery 图标
  2. 点击底部的「广告拦截」选项,将「已启用」变成「停用」,选项卡由由此变灰。
  3. 刷新网页并点击下方的按钮继续浏览。
screenshot
  1. 点击浏览器右上角,扩展程序里的 UBlock Origin 图标
  2. 点击顶部的蓝色开关按钮。
  3. 当按钮变成灰色后,点击旁边的刷新按钮或下方的按钮继续浏览。
screenshot
  1. 点击浏览器右上角,扩展程序里的广告拦截插件。
  2. 根据广告拦截插件里的指示,停用对本网站的广告拦截。
  3. 刷新网页并点击下方的按钮继续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