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tier ×
Angel Chen & Tsunano

JUSTE UN CLOU-新世代之创作钉义
Angel Chen & Tsunano 演繹 Cartier JUSTE UN CLOU

经典的创作,能够穿梭时空,连结过去与未来的创作人相互启发。来自 70 年代的 Cartier 设计-JUSTE UN CLOU,没有人想过把钉子化成首饰,指出了日常与奢华品的共同美学,淡化了男性与女性的界线。两位新世代创作人-Angel Chen & Tsunano,取景于他们的工作室,重新以他们的角度表达创作的「钉义」。

Angel Chen

七彩视野

希望了解 Angel Chen-这位极受注目的时装设计新星,必先从她小时候开始听听,「我爸爸是个调色师,而且喜欢摄影师与旅行家,这让我对色彩的敏感,对美的视野都大有影响。」她在 Central Saint Martin 学习时装,亦于 Alexander Wang丶Vera Wang 实习累积经验后,从毕业作品展上爆发出其色彩世界。

「我在实习时累积了 Contemporary 到 Wedding Gown 的技巧,在毕业作品《Les Noces》上,建构了一场女同性恋的婚姻。这场婚礼设定于乌干达-一个反对同性恋的地方,所有出席的亲友都是同性恋,而且婚纱能组合成一个圆。」如此突破性的起步,令 Angel 极速受到国际业界关注,短短两年内,已经得到赞助支持到米兰办走秀。

Angel Chen & Tsunano 演繹 Cartier JUSTE UN CLOU
「我认为脸上的眉毛丶头发丶眼捷毛,都只是修饰,最重要的是你内在的东西。JUSTE UN CLOU 的设计给我简约有力的感觉,亦不会掩盖你的魅力,而是提升个性的配饰。」
Angel Chen & Tsunano 演繹 Cartier JUSTE UN CLOU
Angel Chen & Tsunano 演繹 Cartier JUSTE UN CLOU

经典创新

「我认为创作并非无中生有,从作品中你能够看到 60 年代由 VOGUE 主编 Diana Vreeland 提出的 Youthquake 理念;70 年代的日本暴走族;80 年代由 Vivienne Westwood 与 Malcolm McLaren 所带领的 Punk,这些旧年华所产生出的无数次文化主题。」

深层历史,再加上其父亲的色彩血脉,无性别的服饰轮廓,Angel 强调这是自己的品牌特色。

「我的时装概念之一:女生可以很潇洒,男生可以比女生穿得还要鲜艳;就如 Cartier 的 JUSTE UN CLOU,根本看不出 70 年代能做出这样的概念。钉子头丶尾部都锐利得相当帅气,中圈的处理却带上柔软感,可说是集合男女首饰的特性。」

不被「钉义」

试过把头发染成不同颜色,最后成为 Skinhead 的 Angel,去芜存菁,一意追求创作。

「人家会问我:Skinhead 怕嫁不出去吗?」Angel 说「这就是我,Who Cares?」她从没有头发的非洲人骨感形象中,感受到内在散发的灵气-一种没有修饰的美。

「我认为脸上的眉毛丶头发丶眼捷毛,都只是修饰,最重要的是你内在的东西。我,由自己的行为定义自己。JUSTE UN CLOU 的设计给我同一种感觉,就是简约有力。它能增强你的气场,却不会掩盖你的个人魅力。」

这也许就是她与 Cartier 更在意的事:作为新世代意见领袖,凭那夺目丶对观念作出挑战的设计,深远地启发外界。

Angel Chen & Tsunano 演繹 Cartier JUSTE UN CLOU
Angel Chen & Tsunano 演繹 Cartier JUSTE UN CLOU

Tsunano

雷鬼起步

如果你了解中国的地下音乐, 你一定知道 Tsunano,这位无师自通的新世代音乐人,数年前已经一直影响上海的地下音乐界,也绝对会影响未来。「10 年前,我从台湾移居到上海,从未正式学过音乐,最初只是个爱 Hiphop 的青年。后来慢慢爱上了 Reggae,却发觉一般渠道满足不了我的渴求。为了听更多的好音乐,不喝酒的我多去了夜店,发掘地下音乐世界。」

「16 岁时,我在 SHELTER 看了 DMC 比赛,第一次发现 DJ 与地下音乐世界的美。那时就决定,要投入 DJ 的世界。」及后成为设计师的 Tsunano,并未有一下子全心追求音乐,而是慢慢学习 DJ 与接触更多流派的音乐。

派对背后

19 岁大学毕业后投身设计产业, 但不忘自己对音乐的喜好。「很难不听音乐去做创作,做设计时我很需要不同的音乐去启发,艺术是共通的。」深深爱上地下音乐的 Tsunano,放弃本来设计师的职业,在遇上同好后合作组成了 SHFT-一个中国地下音乐丶派对的主办团队,把各地的音乐人带到中国,推动文化。

在 2015 年边巡回边制作的过程中,受到了来自伦敦的音乐人 TroyBoi 的支持和启发, 决定成为全职制作人 DJ,「他鼓励我成为全职音乐人,成为真正的派对主角。」Tsunano 不负众望,酝酿多时的独特新世代力量终于爆发,及后更遇上同为天才的 Chace,两人擦出无数火花,在 2015 更成为吴莫愁的制作了单曲 No Cofussion。

Angel Chen & Tsunano 演繹 Cartier JUSTE UN CLOU
「我以前是做工业设计的,不喜欢多馀的东西,但 JUSTE UN CLOU 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Say No More,非常利落。」
Angel Chen & Tsunano 演繹 Cartier JUSTE UN CLOU
Angel Chen & Tsunano 演繹 Cartier JUSTE UN CLOU Angel Chen & Tsunano 演繹 Cartier JUSTE UN CLOU Angel Chen & Tsunano 演繹 Cartier JUSTE UN CLOU

地下新「钉义」

这名 Trap Reggae 的新星,由制作人慢慢演变成 Rapper,加上前设计师的美学,其复刻 80 年代的电子视觉与音乐,成为 Tsunano 的标记。「以前中国会有种想法,去夜店听歌是坏孩子的事。现在慢慢标签没有了, 大家更开始对音乐有好坏的见解, 不管地下音乐或商业流行, 都可以慢慢被各族群认同,我把 7丶80 年代的电子乐复兴,加入自己的视觉美学,建立 Kno You Will 的计划。」

初次看到 Cartier 的 JUSTE UN CLOU,令年轻代表 Tsunano 相当惊讶,「我以前是做工业设计的,不喜欢多馀的东西,但 JUSTE UN CLOU 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Say No More,非常利落。而且 JUSTE UN CLOU 令我对 Cartier 改观,跟我想像中的奢华品牌不一样,原来首饰设计就像音乐一样,需要创新的意念才能在时代里留下经典。」

重新混合

对于中国的音乐路,Tsunano 分享了一个有趣的说法,「很多人藉由听音乐提升自己的逼格, 但这样做我觉得没有错,希望大家不要停步,慢慢发现自己喜欢的流派,从中愈听愈深,自然会有所得益。」

也许就像 Cartier 今次找来 Tsunano 去演绎经典作品,重新混合产生出化学作用,「10 年前搬家时,我爸爸说上海未来是亚洲最具创意的地方,这句说话的确应验了。我现在以流行曲的严谨手法,处理着地下音乐风格,这种事情就像 Cartier 70 年代把钉子造成珠宝,产生出的东西相当有趣。」

没有绝对的「钉义」,以上两位创作人都打破传统,在业界卷起冲击。彩与黑色的二人,与的 Cartier JUSTE UN CLOU,完美结合出绝佳效果。

Loading
Photographer
Roy
Presented by CARTIER //Fashion 时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