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fei:地下俱乐部如何「筛选」客人?|Solo Session

「我希望 Loopy 第一天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之后也一直这样——大家是来这里跳舞的。」

Music 音乐 

HYPEBEAST Radio 是 HYPEBEAST 旗下专属 Podcast 企划,在「Solo Session」栏目中,我们将麦克风交由嘉宾掌管,围绕着某一话题或者关键词,进行观点的分享,或讲述他们自己与之相关的经历。

本期「Solo Session」中,我们邀请到了 Loopy Club 的创始人 Yifei 。五年前,Yifei 于荒地之中建立起 Loopy ,这座隐秘于商场之中的 Club 在历经了早期的经营难题与文化困境后,逐渐成为杭州当下电子音乐场景的中流砥柱。

Yifei 将与我们分享杭州地下音乐场景发展的这五年历程。从早期的服装摄影师经历,地下音乐俱乐部的组建,并从这一千多个夜晚的人群与故事中讲述 Loopy 作为地下俱乐部的「文化初衷」及「筛客之道」。除此之外,Yifei 也分享了对于眼下杭州地下音乐场景的一些看法以及展望,甚而窥见杭州电子音乐生长的缩影。

下面,就将麦克风传递至 Yifei,身临 Loopy 的舞池,第一视角体验杭州地下音乐场景的初现时刻以及杭州的电子音乐文化是如何在这里发生的。

Yifei:地下俱乐部如何「筛选」客人?|Solo Session

Hypebeast

我今年38岁了,除了当初在国外留学的四年,我在杭州这座城市生活了 30 多年。当初在英国学的是服装摄影,刚回来的时候就成立一个摄影工作室,一做就是十年。那时候淘宝并不常见,我们拍 Catalog 也都是用的胶卷相机,后面随着杭州整个互联网的发展,淘宝也越来越普及,我们这些传统的摄影工作室也慢慢被淘汰了。

因为我本身就喜欢音乐,留学那段时间去的夜店也让我接触了许多国内没有的东西,所以摄影棚空下来以后,我经常会邀请到一些朋友来摄影棚里一起玩,做一些小众的音乐,偶尔也会做实验性音乐。慢慢的人多起来以后,我们换了一套好的音响设备,也会和一些活动现场、咖啡厅、餐厅合作,作为我们固定的演出场地。

后来那些场地离居民区也比较近,经常会被投诉,我们几个朋友索性到旁边的利星商场租了一个小店面,即使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有去无回的买卖,但大家也愿意为了这个爱好投钱,Loopy 就这样开张了。

Yifei:地下俱乐部如何「筛选」客人?|Solo Session

Loopy 的施工阶段Yifei

那时候是 2016 年,杭州的音乐环境并不好。在 Loopy 之前其实也有过一两个小众的电子音乐场景,但大多撑不过一年就关掉了。当时如果你想听一些不同的音乐,在杭州其实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地方能提供这个条件。因为一个新的俱乐部开业时,新鲜感的驱使和朋友的支持占了受众很大一部分比例,但是要走下去就一定需要新鲜的血液和客群进来。

当年《中国有嘻哈》火了以后,我们感觉嘻哈也挺好玩的,也在 Loopy 做了一阵子嘻哈类型的音乐。人群从一开始的十来个慢慢多了起来。但如果我们又做回 Techno、实验性音乐之后,大家又都不来了。所以我感觉在杭州,这个文化是一个很慢的东西,Loopy 也是在坚持了两年以后,才渐渐地有年轻人对电子乐感兴趣,客群里也出现了一些新面孔。

目前 Loopy 的客群大多数都不是杭州本地人,这可能和杭州的网红经济发展有关系。包括这个行业里的一些摄影师、设计师还有模特可能不是单纯地想来消费或者娱乐,只是单纯的想了解这种音乐以及文化,进而找到一些志同道合的人。经常会有一些摄影师来和我说,在 Loopy 遇到了一个客人,表现力挺好的,可能之后会共同去做一些创意的项目。

在 Loopy 这个较为自由的氛围里,大家能有更多的空间和旁边的人去交流,而不是像外面一些很「油腻」的夜店一样。经常会有人一进来就要开香槟、买套餐、定卡座,我说我们这里没有「低消」,科罗娜就 30 块钱一瓶,所以通常这些人来过一次就不会来了。

首先,Loopy 没有设置卡座、散台的概念,大家在外面的走廊拿个蒲团就可以坐在一起;其次,我们的客群可能是是因为相同的着装习惯或消费习惯聚在一起,这样也会产生一种整体的安全感。当这种俱乐部的定位逐渐成熟之后,我觉得会有「筛选客人」的属性在里面。

我是喜欢筛选客人的。因为有些客人来了以后,可能会影响到一些老顾客的体验,我很讨厌听到有些人说诸如「Loopy 现在不对,来的客人怎么都奇奇怪怪的?」这样的话,虽然这种情况不能满足所有人的要求,但我还是希望 Loopy 第一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之后也一直这样,就希望大家是来这里跳舞的。

为此,我们还会特意做一些很微妙的「小动作」,比如把舞池的声音开大一些,外厅声音小一些;或者舞池的空调开得足一些,那这样外厅的人会感觉还是里面舒服一些。假如今天周末 Loopy 只来了十个人,这十个人都在舞池里跳舞,那我就不会感觉沮丧。

Loopy 到今年九月就是5 周年了,五年前,甚至三年前的客人和现在的客人其实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几乎每两年客人都会换一波。这个现象很正常,我们的客群也都是 20~25 岁左右,过了这个年龄段的人,可能他们的生活已经因为城市、家庭、工作等因素进入了下一个阶段,所以就不再来了。

但有些人还会回来,还会跟我聊当年的故事,我觉得特别好。做了这五年,Loopy 能给一些人在这座城市留下一个印记,也算是我把这个东西做下去的一个动力把。

Yifei:地下俱乐部如何「筛选」客人?|Solo Session

Yifei

Loopy 的音乐其实是为少数群体服务的,从客群的职业、性别甚至经历来说,都是一个比较小众的存在。倒不是说 Loopy 的音乐很深奥或者地下,它其实就只是一个小众的音乐。

目前来讲主要做的是 Base 以及 Techno ,民谣比较少了,乐队我还是倾向于偏摇滚和先锋的独立音乐。嘻哈已经没在做了,近几年杭州开了许多嘻哈的店,在我看来都一样。

地下俱乐部来说,这五年期间也经历了许多 Club 的兴起和没落。有一个叫 Lightning 来电的Club 这两年也在做一些四四拍、嘻哈类型的音乐。因为在城西,毗邻大学城,所以去 Lightning 的客人可能大学生居多,来Loopy 的客人大多对电子乐接触都比较久,所以年纪也会稍微大一些。还有一个叫DMT 的新 Club ,风格也比较杂,最近据说放Psy Funk 比较多。现在杭州的 Club 越来越多其实是件好事,对于Loopy 来说,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就好,「合适的音乐、人群在合适的地方」是最好的状态。

因为做 Club 这件事,反而是经济不太好的时候,情况会好一些。因为如果经济情况很好,很少有人会来地下俱乐部消费,大家都去夜店里撒钱、开香槟了,更不会出现有人来问「老板,今天能不能免票?」或者「能不能送我一杯酒?」这种情况。我其实不讨厌这种客人,因为我知道这些人可能没什么钱,但只是想听音乐。

来 Loopy 的人基本都不会有路人,我们在商场的一个角落,进来要绕大概五万个弯的样子。如果我们的宣传铺开来做,客流自然会多一些,但同时又会出现「网红打卡」的情况,又背离了我们的初衷,所以我还是希望在能在宣传时展示出一些比较好的东西。

Yifei:地下俱乐部如何「筛选」客人?|Solo Session

Yifei

这几年跑了很多城市的俱乐部,也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杭州没有这样的 DJ ?正好去年的疫情的时候,国外的 DJ 都进不来,国内的音乐人也因此有了一些机会,我也把杭州的 DJ 介绍到其他城市的俱乐部,最后反响也都不错。

Function Lab 是其中一个比较出众的存在,从制作到发行来说,它也都算是一个比较完整的厂牌。不仅是杭州,他们也会和上海的 ALL Club 等一些俱乐部保持紧密的联系。

Function Lab 和 Loopy 算是互相扶持的关系。这五年来,他们几乎每个月都会在 Loopy 办派对,这里算是他们不断试错、不断完善派对质量的空间,也是一个培养新人的过程。

这个过程其实很漫长。毕竟这种做文化的东西,它并不是一个电音学校:你交了几万块钱,上几节课就可以出师了。做 DJ 基本都从兴趣而来的,从一开始的慢慢听歌,再组建自己的歌单,最后根据不同的俱乐部、城市来制作专门的歌单。所以能让杭州这些音乐爱好者去别的城市放歌,对我来说还是一个很开心的事情。

转眼五周年就来了,Loopy 在二楼的新空间到时也会正式开启。这个新空间是专门为乐队做的,面积不大,容量大概只有 150 人左右,乐手的压力也不会很大,人少的话来个四、五十人也不至于难看。

Yifei:地下俱乐部如何「筛选」客人?|Solo Session

Yifei

现在 Livehouse 这个东西很火,但随便一场演出动辄八、九百个人,反而是有些刚起步的乐队会是初期的音乐爱好者,很需要一个中小规模的场地来开启他们的事业。这种场地在杭州几乎没有,所以这个空间对文化也是有帮助的,相当于回归 Loopy 最开始的「小乐队」的状态。

HYPEBEAST Radio 是 HYPEBEAST 旗下专属 Podcast 企划,想了解更多这期节目的相关内容,请扫描下方二维码或者点击下方「阅读原文」链接。如想听到更多关于音乐、时尚、设计以及潮流文化等有趣内容,请在网易云音乐、Apple Podcast、荔枝 FM 以及喜马拉雅 APP 上搜索并订阅「HYPEBEAST RADIO」。

Yifei:地下俱乐部如何「筛选」客人?|Solo Session

Hypebeast

阅读全文

继续阅读

Dough-Boy: 应该如何向世界「兜售」东方文化? | Solo Session
Music 音乐 

Dough-Boy: 应该如何向世界「兜售」东方文化? | Solo Session

「我当然知道这不是香港。」

WESCHEN: 两种电波中的思考与交锋 | Solo Session
Music 音乐 

WESCHEN: 两种电波中的思考与交锋 | Solo Session

主持电台节目以及自制 Podcast 频道之间究竟有何区别?

小老虎:在陌生的国度拾取音乐的碎片 | Solo Session
Music 音乐 

小老虎:在陌生的国度拾取音乐的碎片 | Solo Session

「去别的地方,感受别的温度。」


杭州地下音乐俱乐部 loopy club 将举办五周年特别活动
Music 音乐

杭州地下音乐俱乐部 loopy club 将举办五周年特别活动

9 月 18 ~ 20 日连续三天。

IKEA 推出全新企劃「Buy Back & Resell」正式開放舊傢俱回收再售
Design 设计

IKEA 推出全新企划「Buy Back & Resell」正式开放旧家俱回收再售

替不要的旧家俱找到第二个家。

嚴選 The North Face 及 Stone Island 等「機能/戶外品牌」最新上架單品入手推介
Fashion 时装 

严选 The North Face 及 Stone Island 等「机能/户外品牌」最新上架单品入手推介

热爱机能与户外风格的读者们务必留意。

HYPEBEAST City Guide:环绕西湖的 12 个时尚及生活方式必逛之地
Lifestyle 生活 

HYPEBEAST City Guide:环绕西湖的 12 个时尚及生活方式必逛之地

步入杭州「武林」、「滨江」、「天目里」、「东信 · 和创园」四个区域。

Apple iPhone 13 與第三代 AirPods 發售日期疑似曝光
Tech 科技

Apple iPhone 13 与第三代 AirPods 发售日期疑似曝光

消息源自本地电商平台。

Air Jordan 1 KO 全新配色「Storm Blue」高清圖輯、發售日期正式曝光
Footwear 球鞋

Air Jordan 1 KO 全新配色「Storm Blue」高清图辑、发售日期正式曝光

9 月底正式发售。


Rajon Rondo 買斷後確定以底薪回歸加盟湖人
Sports 运动

Rajon Rondo 买断后确定以底薪回归加盟湖人

夺冠列车的最后一位乘客?

Apple 收购古典音乐流媒体服务 Primephonic
Music 音乐

Apple 收购古典音乐流媒体服务 Primephonic

Apple Music 大幅提升古典音乐的欣赏体验。

人氣韓國女團 BLACKPINK 成員 Lisa 個人專輯《LALISA》最新預告片段正式放送
Music 音乐

人气韩国女团 BLACKPINK 成员 Lisa 个人专辑《LALISA》最新预告片段正式放送

即将登场。

Nike ISPA Drifter 推出全新麻料軟木材質款式「NTRL」
Footwear 球鞋

Nike ISPA Drifter 推出全新麻料软木材质款式「NTRL」

未经加工的自然样貌。

Netflix 人氣劇集《安眠書店 You》第三季上映日期正式公佈
Entertainment 娱乐

Netflix 人气剧集《安眠书店 You》第三季上映日期正式公布

扭曲至极的新家庭。

More ▾
 

我们检测到您可能使用了 Adblock。

我们向广告商而不是读者收取费用。如果您喜欢我们的内容,请将我们添加到 Adblock 的白名单中。对此我们非常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