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M¥ €A$H 与他那双「世界最长 Superstar」的故事 | Sole Mates

还和我们聊了聊与 Maison Margiela 的联名拖鞋。

Footwear 球鞋

Sole Mates》是 HYPEBEAST 的全新栏目,在这个系列中,我们将带着「你为何喜爱球鞋?」的问题,探寻「Hype」之外的深层含义。《Sole Mates》将揭开每个「Sneakerhead」参与者关于球鞋的起源故事,让他们来讲述为何有这么一双球鞋如此重要。


今年对 TOMM¥ €A$H 来说,依旧是繁忙和高产的一年,这位来自爱沙尼亚的跨界艺术家和音乐人,从年初与 adidas Originals 推出「世界最长 Superstar」鞋款,到与 Maison Margiela 带来话题度极高的「面包拖鞋」,疫情的影响似乎完全没有阻挡他的脚步,这位音乐人和艺术家对于球鞋设计到此也有了自己的话语权。

TOMM¥ €A$H 与他那双「世界最长 Superstar」的故事 | Sole Mates

Tomm¥ €a$h

在爱沙尼亚长大的 TOMM¥,坦言这里的球鞋文化相比其他欧洲国家较弱,但在风格偶像的影响和对自我的探索中,他也逐渐形成了对球鞋的独到见解。从小与 adidas 结缘的他,也与我们分享了这个品牌在他成长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而在年初与其展开的联名,也对他有重要的意义。

TOMM¥ €A$H 与他那双「世界最长 Superstar」的故事 | Sole Mates

Tomm¥ €a$h/Adidas

此外,他还和我们聊了聊与 Maison Margiela 的联名拖鞋,这个话题度极高的联名背后,其实有个为期 4 年的故事。

HYPEBEAST: 你是怎么开始喜欢上球鞋的?

TOMM¥ €A$H: 首先,肯定是我对嘻哈音乐的喜爱。同时,我最早的舞蹈老师 John,也可以算是我的造型启蒙老师。小时候我就觉得他的穿衣风格非常酷,他从很早以前就追随 Bape 等品牌,也会去挖掘一些稀有的潮流单品,他是第一个让我对街头服饰和球鞋感兴趣的人 。

TOMM¥ €A$H 与他那双「世界最长 Superstar」的故事 | Sole Mates

Tomm¥ €a$h

爱沙尼亚的球鞋文化如何?

说实话,爱沙尼亚的球鞋文化还不是很好。到现在依旧很难在线下买到一些球鞋,必须要海淘。我们甚至没有 Footlocker 这样的连锁球鞋店铺。我青少年时期有一种特殊的买鞋渠道,就是去一些出售样品的特卖会,在那里我可以找到很多稀有的款式,但很多鞋都只有一个码数。我平时穿 42.5 码的鞋,但有时候为了买到自己想要的鞋,我的脚也可以变大变小,就像变色龙那样,让我的脚去适应那些鞋。

说实话,我在爱沙尼亚都没认识什么「Sneakerhead」,也没有知道特别好的球鞋店铺,想要获得稀有的球鞋,还是得从 Grailed 这类的转售网站获得。

TOMM¥ €A$H 与他那双「世界最长 Superstar」的故事 | Sole Mates

Tomm¥ €a$h/Adidas

为什么在 adidas 的众多鞋款中,选择了 Superstar?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

我对 Superstar 一直都有特殊的感情,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 Superstar 之前出的城市限定系列,其中有一个 Superstar Moscow Project,那双红色的 Superstar 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在十四或者十五岁的时候,就开始穿 Superstar,对我而言,这个鞋款非常经典。

所以当我有机会和 adidas Originals 合作的时候,很自然就选择了 Superstar 系列,既是对经典的尊重,同时又能再造经典,并加入自己新的创意。

「选择 Superstar 系列,既是对经典的尊重,同时又再造经典,并加入新创意。」

那这个联名企划是如何发生的?

整个交流的时间线其实非常长。最初,是他们在莫斯科开展一个企划的时候,我正好也在。adidas 的人就来问我是否有兴趣和他们合作。对了,你知道我脚背上有一个三条杠的纹身吗?adidas 在东欧青年文化中扮演着重要的地位,对于斯拉夫人来说,三条杠意味着很多。

TOMM¥ €A$H 与他那双「世界最长 Superstar」的故事 | Sole Mates

Tomm¥ €a$h

你是怎么会想到要纹这三条杠的?

三条杠的纹身象征着穿 adidas 拖鞋时期的我。年轻时候的我,一直是 adidas 拖鞋配全套 Tracksuit。无论我现在穿着什么设计师品牌,或是奢侈的衣物,这个纹身让我记得那些以往的日子,提醒着我的出处,要我时刻保持谦虚。

「无论我现在穿着什么奢侈的衣物,这个纹身提醒着我的出处,要我时刻保持谦虚。」

全套 Tracksuit 的 Look 确实是斯拉夫风格的象征之一,这种文化风格标志是怎么来的?

可以说是我从小就耳濡目染,被周围人所影响吧。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其实这是受到当时奥运会的影响,那是彼时苏联队的队服。在奥运的热潮后,出现了很多盗版的运动衣物。从「adibas」到四条杠等,各类仿制的假货出现在市场上,逐渐开始形成了一种 Bootleg 的亚文化,我记得当时我的爸妈也都会从俄罗斯给我带回来盗版的运动服。

TOMM¥ €A$H 与他那双「世界最长 Superstar」的故事 | Sole Mates

Tomm¥ €a$h/Adidas

所以你与 adidas 的运动系列结缘已久?

是的,我和 adidas 的渊源早在 Jeremy Scott 时代就开始了,我有七八双他的鞋,也在 Rick Owens 的跑鞋系列之前,就爱上了 Blade 跑鞋系列,我还记得我给我女友买了一双,她那时很不理解,但过了三四个月后,她也逐渐爱上了这鞋。

让我们回到这个联名身上,可以和我们说说联名发生的过程吗?你是怎么会想到做出这么一双「世界最长 Superstar」?

其实起初,我想要做的原型是下图这样的,类似套娃一般的鞋款,看起来像是一只鞋子里面穿了很多只鞋,共三层。但当实际要量产时,我们却遇到了很多困难,最终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所以你看到的下图中的则是唯一一双。

TOMM¥ €A$H 与他那双「世界最长 Superstar」的故事 | Sole Mates

Tomm¥ €a$h

听起来很酷!是你自己决定把这些珠宝饰品加上去的吗?还是说他早就已经有这个打算了?

最初是他的想法,那时他只是一直在等我挑一双适合的鞋给他。不过也是从那次之后,我们就开始这样持续进行改造。我认为这个作法做算是非常独特的,因为我认为从来没有人真正这样试过。

由此,我也得想出更简约的设计,虽然从某种程度上可能也限制了我,但有时候「Less is More」,我也喜欢简约主义,用更少的东西去吸引更多的人。况且如果我没有创作出现在这个设计,或许也不会引起那么多关注。

「有时候 Less is More,我也喜欢简约主义,用更少的东西去吸引更多的人。」

这个设计的转变很有趣,似乎是将重点从数量上转变到了鞋款的长度之上,是吗?

可以这么说。具体的设计过程实际上非常繁复,我很难用简单的话语表明。当时我们做了好几双图片中你们看到的超长的 Superstar, 但其长度让包装和运输环节也遇到困难。所以,最终我们的呈现方式是通过登记注册,被抽中的消费者可以定制属于自己的尺码和长度。

但目前,宣传片中所看到的鞋还没有市售的版本。当然,我也知道很多人都想要拥有这么一双鞋,所以我也正就此与 adidas 对话,希望能尽快成真。

TOMM¥ €A$H 与他那双「世界最长 Superstar」的故事 | Sole Mates

Tomm¥ €a$h/Adidas

那么很多人都很好奇的一点,这鞋会很难穿吗?

其实不难,它或许不是最舒适的鞋,但肯定可以穿着它走路。当下,时装设计师们将天马行空的想法融入产品设计,有些东西或许不适合日常穿着,但却也会有自己的受众和市场。因为,时尚也可以是一种艺术,和表达某种宣言的媒介,这也是人们会收藏时装单品的原因之一,将其摆放在家中,表达一种态度。我想要延续这种怪诞的时尚风格,也已经有很多疯狂的想法,想要尽快把他们创造和实现!

「时尚可以是表达宣言的媒介,收藏时装单品也是为了表达一种态度。」

当你第一次看到最终产品时,你的感受如何?

肯定是很有视觉冲击的,它们看起来非常不真实,因为这鞋比我的小臂还要长!在材料方面的话,采用的也是正常 Superstar 的用料,最终成品就和我们设想的一样。

TOMM¥ €A$H 与他那双「世界最长 Superstar」的故事 | Sole Mates

Tomm¥ €a$h/Adidas

这双球鞋的生产有受到疫情的影响吗?

可能会有一点,由于疫情,工厂开了又关,在产品交期上有所耽搁。包括我自己长期合作的工厂,也因为疫情不得不关闭很长一段时间,不少订了我们面包拖鞋的顾客,甚至也会很生气的来问:「我们的鞋在哪里?」但因为疫情,别无他法,我们只能通过隔离防疫的措施,来慢慢恢复到正常。但总的来说,对于设计师来说,我认为实际上并没有改变太多,因为设计最终取决于灵感。我认识的很多优秀设计师,都不是很爱社交的人,他们更喜欢坐在家里,开展自己的创意设想。

既然你提到了与 Margiela 的联名,我们来谈谈这双「面包拖鞋」背后的设计故事吧!

其实在 4 年前的一个摄影企划中,我就做过一期与面包内容相关的视觉内容。当时,我们找来很多面包,甚至用真的面包拼成了一双鞋上脚,还戏谑称之「BreadForce Ones」,不过并没有引起很大的反响。

但我一直都有想要做双拖鞋的想法, 直到 2019 年,我与 Rick Owens 一同办 「The Pure and The Damned」展时,我在 Maison Margiela 的许可下做了一双刻有他们名字的,用真面包做的拖鞋。我们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在那之后我也一直在推进这个企划的进一步发展,也是直到今年这个联名的量产才最终得以发生。

TOMM¥ €A$H 与他那双「世界最长 Superstar」的故事 | Sole Mates

于 2019 年「The Pure and The Damned」展览间展出Owenscorp

所以其实是你寻找到了 Maison Margiela 联名?是与 John Galliano 发生的对话吗?

是的,最终联名的发生是因为 John Galliano 点头答应,我和 John 认识很多年了,但平时我们的联系都是通过他的搭档 Alexis Roche。疫情来到,大家都窝在家里,我们想着是时间将这双拖鞋真正生产出来了!

如我上面所说,这次面包拖鞋都来自我们在爱沙尼亚的工厂,完全的爱沙尼亚制造!我们的运作模式就如同一个家庭经营的意大利餐厅一般,大家在后厨生产,而我就像餐厅经理一样,管控出餐和运营细则,非常纯粹。

「我们的运作模式就如同一个家庭经营的意大利餐厅一般,大家在后厨生产,而我就像餐厅经理一样,管控出餐和运营细则,非常纯粹。」

TOMM¥ €A$H 与他那双「世界最长 Superstar」的故事 | Sole Mates

Tomm¥ €a$h

这个家营意大利餐厅的比喻非常有趣,有了这个家庭的支持,联名的基础也更加坚实,那么是否有新的联名值得我们期待呢?

肯定!我有个非常棒的创意正在试图实现,目前我们还在和那个品牌谈论具体的细节,所以得暂时保密。这是个大家都知晓的品牌,目前他们还没和任何街头品牌合作过,所以如果这个联名合作能谈成的话,应该会很让大家惊喜。这将会是个很具夏日风格的单品系列,希望这个夏天可以与大家见面!

「伟大的创造者应该有各种开放的思考,要能够冒险和创新,这也是我想要在每次设计中带来的。」

你是如何将自己的视觉风格融入到球鞋设计之中的?

整体而言,我觉得我是个很兼收并蓄的人,我不想给自己设限。当人们说起 TOMM¥ €A$H 的时候,总是会用「怪诞」和「超现实」等标签,这确实是我设计风格的一种。但伟大的创造者应该有各种开放的思考,要能够冒险和创新,这也是我想要在每次设计中带来的:通过一些新的事物将设计带到新的层面。

阅读全文

继续阅读

天津 COLOUR 创始人叶春与 Nike Air Foamposite One 的纽带与渊源 | Sole Mates
Footwear 球鞋

天津 COLOUR 创始人叶春与 Nike Air Foamposite One 的纽带与渊源 | Sole Mates

为何「喷泡」会成为津门球鞋文化的根基?

为何这双 Sample 版本的 Nike Air Woven 让 Mike Chung 惦记了十年?| Sole Mates
Footwear 球鞋

为何这双 Sample 版本的 Nike Air Woven 让 Mike Chung 惦记了十年?| Sole Mates

同时由他讲述了关于传奇鞋店 ACU 的趣味往事。

AVENUE & SON 团队镜头下的生活日常,讲述滑板与生活、事业紧密相连的故事
Culture 文化

AVENUE & SON 团队镜头下的生活日常,讲述滑板与生活、事业紧密相连的故事

手动曝光(Manual Exposure)赋予了胶卷多一层温度。


消息稱美國猶他州沙漠出現近似《2001: A Space Odyssey》的不明巨大金屬碑
Fashion 时装

消息称美国犹他州沙漠出现近似《2001: A Space Odyssey》的不明巨大金属碑

外星文明入侵?

消息稱注目大作《GTA 6》預計推遲至 2024 或 2025 年發佈
Gaming 游戏

消息称注目大作《GTA 6》预计推迟至 2024 或 2025 年发布

官方不想再让员工加班了。

Porsche 正式發表全新高性能 Cayenne Turbo GT 車型
Automotive 汽车

Porsche 正式发表全新高性能 Cayenne Turbo GT 车型

史上最强悍的 Cayenne。

KAWS 即将举办首次日本个人大型展览「KAWS TOKYO FIRST」
Art 艺术

KAWS 即将举办首次日本个人大型展览「KAWS TOKYO FIRST」

同时展出 KAWS 的私人艺术收藏。

adidas 向 Thom Browne 提出「條紋」商標侵權訴訟
Fashion 时装 

adidas 向 Thom Browne 提出「条纹」商标侵权诉讼

各位可曾感到混肴过?

運輸革命 − 全球首架「可飛行汽車」AirCar 正式完成研發測試
Automotive 汽车

运输革命 − 全球首架「可飞行汽车」AirCar 正式完成研发测试

再也不用忍受塞车的痛苦?!


Supreme 2021 春夏系列第 19 週入手指南
Fashion 时装

Supreme 2021 春夏系列第 19 周入手指南

Supreme x Nerf 联名射击玩具值得收藏!

Citizen 推出全新鈦金屬物料 ProMaster 潛水錶款
Fashion 时装

Citizen 推出全新钛金属物料 ProMaster 潜水表款

重现 1982 年经典表型。

TOMM¥ €A$H 镜头下的东欧 | Manual Exposure
Music 音乐 

TOMM¥ €A$H 镜头下的东欧 | Manual Exposure

记录一段跨越爱沙尼亚和波兰的旅程。

Scottie Pippen 對當時 Michael Jordan 加盟 MLB 感到不滿
Sports 运动

Scottie Pippen 对当时 Michael Jordan 加盟 MLB 感到不满

「自私的决定。」

White Mountaineering 2022 春夏系列正式发布
Fashion 时装

White Mountaineering 2022 春夏系列正式发布

在功能性与舒适性之间达到完美平衡。

More ▾
 

我们检测到您可能使用了 Adblock。

我们向广告商而不是读者收取费用。如果您喜欢我们的内容,请将我们添加到 Adblock 的白名单中。对此我们非常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