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给街头摄影师带来的机遇与挑战?10 位街头摄影师分享心得

采访 10 位不同世代的街头摄影师。

By
Fashion 时装 

视觉图像对普罗大众的吸引正在与日增加,摄影也成为一种不断发展的艺术媒介。随着手机相机、编辑软件、和社交媒体等科技带来的进步,那些热爱时尚和街头文化的年轻人,想要通过摄影和视觉图像跻身成为街头摄影师也在现如今的社交媒体时代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容易,但同时也更具挑战性。

社交媒体时代下,创建和共享内容已经变得越来越容易,但想在众人间脱颖而出却显得尤其困难。我们不时总能听到身边那些热爱街头文化的年轻人们在问:如何才能成为一个街头摄影师?我的作品如何才会被品牌和杂志采用?我是否需要成为一个社交媒体上的 「Influencer」才能为人所知?并非科班出身的我,如何才能与这个社群建立联系?

此次 HYPEBEAST 也请到 10 位不同世代的街头摄影师们,他们有的诞生于社交媒体时代之前,经历了纸本印刷到时尚街拍博客的过渡,有的则是 Z 世代新兴摄影师,出生并成长这个社交媒体时代。

社交媒体给街头摄影师带来的机遇与挑战?10 位街头摄影师分享心得

而在如何定义街头摄影师的范围方面,我们也不想设限,从老牌街拍摄影师 Scott Schuman 和 Adam Katz Sinding,Supreme 御用摄影师 Chris Shonting,Virgil Abloh 御用摄影师 Viktor Vauthier,抓拍下无数经典 Hip-hop 文化场景的 Brian Cross(aka B+),身兼摄影师和设计师双重身份的 Yuthanan,和中国新生代摄影东吉,Grime MC 最喜爱的女摄影师 Vicky Grout,再到滑板摄影师 Fred Mortagne,记录 BMX 等极限运动的概念摄影师 Rutger Pauw,包含了街头文化领域的多个层面。

这 10 位摄影师也同我们从不同角度分析社交媒体时代下他们所看到的机遇和挑战,从即时性上更是谈论了一番疫情之下街头摄影师的现状,更不要错过这些已经拥有诸多经验前辈们的建议分享。

 

发布平台的多样化和曝光的可得性

从纸本印刷杂志的绝对权威到时尚街拍博客的崛起,再到社交媒体平台的涌现,街头摄影师们发布和展示作品的平台正在变得更加多样化。Brian Cross (aka B+)就表明:「社交媒体让我认识到很多平时不可能会知道的摄影师。」

从博客做起的 Adam Katz Sinding 则回想起 Instagram 之前的时代,「当时看到我作品的唯一途径是通过出版物渠道,如《Elle》和《W Magazine》或我的个人网站。当 Instagram 出现时,我曾提出过疑问:为什么专业摄影师会决定将其图像裁剪为1×1正方形并降低图像质量?但还是在当时的女友说服下开设了帐号,因为我算是比较早期入主 Instagram 的摄影师,所以涨粉也很快。现在,我的绝大多数作品都可以在 Instagram 上找到,这是展示摄影师作品的一个当代平台,当然它的属性也决定了使用者需要一直更新,才能保持与受众的互动性,才能 Stay Relevant。」

而曾因一张以日食做为背景的 BMX 概念照走红的 Rutger Pauw 也说:「通过社交媒体获得意味的 Viral 曝光无疑会对摄影师产生巨大的影响。我与山地自行车手 Danny MacAskill 在一次拍摄中正好遇到了日食,那张照片我只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但却在一夜间爆红,获得了摄影杂志和出版社的热切关注。」

中国摄影师东吉也说:「对于新人或者是没有那么多资源的摄影师来说,网络相对来说是一个便捷、低成本的传播方式。」当然 The Sartorialist 的创始人 Scott Schuman 也表示:「早在社交媒体出现前,我就从事街头摄影这行,社交媒体 IG 甚至是我的 Blog 出现,都并未改变我拍照的方式,只是从纸本 Print 变成了更数字化的平台交流。」

 

面向全球的摄影社群文化发展

「社交媒体的出现让交流与联系更加方便,社交网络之前,你需要做很多深入的调查才能去了解一位摄影师,但现在交流变得很容易,摄影群体的联系也更加紧密。」生于 Z 世代,记录了不少伦敦街头文化的 Vicky Grout 如是说。假如说互联网的出现,让全球人们都可以通过网络来联通交流,那么社交媒体和 DM 功能的出现则进一步缩小了中间的隔阂。无论是街头摄影师们、还是整个创意人群体或是扩展到品牌与关系、艺术受众等都在社交媒体的牵引下融汇到这个网络世界之中。

几乎所有被访人都提到了社交媒体带来的互动和交流以及对社群文化发展的推动,滑板摄影师 Fred Mortagne 就和我们分享了他的经历:「在使用社交媒体之前,虽然我知道人们喜欢我的作品,但直观的互动却非常少。有趣的是,在我早期作品发布的 15 年甚至是 20 年后的今天,人们依旧可以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并展示他们对我作品的想法。这种直接的互动交流,和获得反馈的方式,能够帮助我更好地创作。」

Rutger Pauw 则进一步说明获得关注者支持的重要性,并对比「一切都依赖纸质出版的时期,我们更多都是隐匿在名称这几个字母背后的。而现在人们想要建立联系,只需要 DM 就行。」

 

趋于民主化的内容输出

上面说到主流媒体和时装评论往日的独大权利,而在这个数字化时代之下,街头文化各个层面的内容输入与输出也迎来了一个更加民主化的机制。随着街头文化在主流圈层的不断发酵与壮大,从服装、球鞋、Hip-hop、街头艺术、滑板冲浪等 Subculture 的引申之下,街头摄影能触及的边界也变开始变宽,且逐渐由地下走进大众视野。

在视觉影像方面,更是因为各类可得性,不仅让受众形成了一个既有社区文化,也让新一代的摄影师、Influencer 和自媒体评论人们在这个圈层获得了主要的话语权。

 

成为经营品牌/生意的平台

当话语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后,通过社交媒体所建立的联系就不仅是与摄影艺术受众或是与别的摄影师群体,品牌与客户的关系也可由此发展而来。10 位受访者都坦言他们曾通过社交媒体直接或间接地得到拍摄的机会。

东吉就有「通过社交媒体,靠旅拍来补贴旅游经费,从而让我能去到更多的地方」的经历,Yuthanan 则可谓是利用社交媒体来经营品牌的最好案例,「我的大部分新工作机会都来自 Instagram,最近拍摄 New Balance UK 的广告系列就是通过 Instagram 获得的机会。我的个人品牌 Sillage 也是基于社交媒体发展起来的。」

Rutger Pauw 则回忆到某次合作,「品牌非常信任我,在远程合作的情况下,让我和朋友们一起做的项目,像是回到摄影只是爱好的当初,但实质上竟是一个商业项目!」

谈及商业和金钱入主的问题时,Adam Katz Sinding 坦言:「我不算是 Influencer,但有时,我也会接受一些品牌植入的 IG Story 或者 Post,但只有在内容是我会接受且图片不会降低我的诚信和整体内容质量的情况下,我才会这样做。」

 

疫情之下的时艰

街头摄影师源于街头二字,而放眼全球在这疫情之下,社交隔离和经济的不景气,也让街头摄影师们在眼下直面最直接的挑战。疫情之下,我好像失去了「职业」。Adam Katz Sinding 坦言:「自二月份以来,我几乎没有接到任何工作,即使有近期的哥本哈根时装周,其规模也比往常来的小。由于不受新事物或新工作的刺激,我觉得自己的创造力正急剧下降。我很想要有工作,但机会并不多。」

因拍摄 Grime MC 们而崭露头角的 Vicky Grout 也因演出和音乐节的不断取消,而「缺失很多拍摄机会,并且在疫情的萧条经济下,开展创意项目也受到了预算的限制。」不过虽然疫情带来了不少挑战,各位摄影师们也都尽量积极面对。

Scott Schuman 觉得:「虽然疫情使得街拍变难,人们都带着口罩,要保持距离,且街上人也变得少,但我从最近开始又恢复到出门街拍的日子,记录下这些人们带着口罩的特殊时段。 而且很多所谓的街拍摄影师,只拍摄时装周期间时尚人士和编辑们的穿着,这个趋势我觉得不太好,街拍应该反映出每一天街头人士的型格。」

Rutger Pauw 则告诉我们客户支持的重要性,「我们很多的拍摄都被推迟到 2021 年,但还好我们的客户都非常忠实,在 Lockdown 的第二周就让我们放心,他们会一直支持我们。我们的团队一共 8 个人,所以作为团队可以共患难也还过得去。」

Chris Shonting 则利用居家隔离的时间「思考并再次欣赏自己的作品。我想对我来说,挑战始终是不要让他人的意见来定义我的身份或左右我的作品。」

 

原创性与作品质量受到挑战

「社交媒体像是个 24 小时不间断生产图像的工厂,整日沉浸在他人的图像中肯定会影响个人的原创性。而且图像的质量参差不齐,也令人担忧。」Chris Shonting 向我们表示了他的担忧,抄袭和相互指责的事件常有发生,在社交媒体上随处可见的创意和图像,有时甚至在潜移默化中会影响到摄影师的风格,更不用说旁人要如何分清抄袭和致敬的界限。

对此,Fred Mortagne 也给出了他的中肯建议:「现在全世界有那么多街头摄影师,几乎所有的主题都有被涉及到过,原创性的界限在他人看来就很难界定,这也说明建立完整工作体系的重要性。从本质上讲,每位摄影师的作品都是独特而个性化的。如果其他摄影师深受你的风格启发,并试图拍出相似的照片,我觉得也没必要多想,Copy 或致敬绝不会像原版那样。同样,受到启发是我们所有人都需要经历的一件正常事情,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终将发展出自己的风格和美学。」

 

发布频率压力及评论的负面情绪

在被问到摄影师们最不喜欢社交媒体的一点时,大部分人都给出了一致的答案:负面消极的信息和。Scott Schuman 直言:「当下键盘侠很多,人们总是说一些刻薄的言论,哗众取宠。」东吉则说:「社交媒体作为一把双刃剑,反面的东西,我尽量保持不在意的态度,但有时候如果我的微博有被针对的情况的话,我还是会生气,但是我也在调节这个心态,毕竟这只是网络。」

此外,如上文所说的保持联系与相关性则需要始终如一的日常维护,Vicky 表示「最不喜欢的事是需要保持发布频率这个压力,有时让你觉得这个过程并不有机。」

Adam 也表达了他的忧虑,「在疫情期间,没有时装周(直到上周 CPHFW),我们有大约有 5 个月都没有任何活动!在那时,还要保持发布频率则有些困难。」Rutger 也就社交媒体交流带来的压力,说出了他的解决办法:「养成每日只是早晚查看两次社交媒体的习惯。」

 

商业与艺术间的界限变得模糊

上面说到社交媒体已成为品牌入主生意和宣传的平台,虽然摄影师们也表示在创作过程中会忠于自我,但商品化的大流却早就难以阻挡。Adam 就指出,「IG 上的人们现在更多关注图像中的内容,而不是美感和质量了。比如我会发布一张我自认为光线、构图和运镜都很完美的摄影作品,但人们的评论却总是『OMG!我在哪里可以买到那些鞋?』,将我的时装摄影变成了类似购物目录的东西。」

而东吉更是直面这个商业化的尖锐问题,「街头摄影,在中国的商业价值/转换率是非常低的。一个摄影师很难用街头摄影,或者纪实摄影来养活自己,然后我本身是一个拍商业摄影的人,因为作为摄影师来说,我是靠摄影来养活我自己的,我很喜欢 Hip-hop 文化,并且认为认为 Rapper 的形象照应该和主流艺人要区分开来,我想把我对于Hiphop文化的表达放在我的平面作品里面。我希望大家还是会认同我摄影师的身份,而不是一个拍后台的,我认为这些作品都是建立在嘻哈文化之上的,只有这样才能把东西拍好。」

Viktor Vauthier 也对当下商业入主的场景表示担忧,「品牌在选择摄影师时,非常在乎摄影师本人关注者的数量,而不是经验和风格。我看到很多才华横溢的摄影师,或为了摄影付出十几年仍然默默无闻,就只是因为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的关注者数量不多,这让我有点难过。」如何在艺术和商业价值间游走,也是当下街头摄影师们需要好好探讨的一个问题。

看完社交媒体时代街头摄影师们所遇到的机遇与挑战后,我们也邀请到 10 位摄影师,就街头摄影的未来发展做出了一些预测:Adam 和 Chris 都期待变革的发生,Yuthanan 和 Scott 则呼吁多元化的发展,Vicky 和 Fred 也就科技进步的角度进行了分析。最后,他们也为那些想要发展摄影事业的新人们提出建议,从「忠于自我」「保持自信」到「多加练习」等看看他们都给出了什么中肯的建议。

 

如何看待街头/时装摄影师的未来发展?

Adam Katz Sinding:当下所谓「Hype」的街头服饰有时候有点过头了,不免让人感到疲倦。但像 JJJJound 这样的品牌则会持久发展,在这样浮躁的大环境中还能依旧带来新鲜且高质量的创意产品,是时尚和街头所需要的!而时装摄影师也会继续存在下去,因为世界将永远对时尚着迷。而作为摄影师,就需要去捕捉这些精彩瞬间并通过这些图像来讲述故事。

Viktor Vauthier:现在一切变化如此之快。一天朝一个方向发展。我还是想保持自己过去 15 年来一直在做的风格,不被外界所改变。对于整体的未来发展,我真的很难说清。

Rutger Pauw:我持积极态度,年轻的摄影师正在变得越来越好,他们的后期技巧也很棒。不过在杂志时代,编辑会邀请摄影师进行特定的项目,即使压力很大但突破界限总能带来出色的内容,并迫使您发挥创造力并以不同的方式思考,这是很多年轻人缺失的。因此,我认为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完全由摄影师自己决定的时代。我们必须直面挑战和不安,才能获得与众不同的图像。运动员们每天都在进步,摄影师也会如此。各类科技包括无人机摄影等技术的发展,也让体育摄影变得更加有趣。

Scott Schuman: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街头摄影的行列,也变得更加多元化。而且街头摄影的本质就是记录下街上人们独特的穿着,很多所谓的时尚博主从头到脚都是最新季的设计师品牌,其实有点假。有新有旧有复古的混搭才真实有趣,我觉得这也是要继续考验街头摄影师在挑选人时的功力。

Fred Mortagne:社交媒体彻底改变了记录滑板运动的方式。滑手自己用手机拍摄已成为常态,这有助于打破常规和既有障碍。过去,专业平台和滑板杂志是主流的露出机会,而现在街上任何一个滑手都可能在下一秒走红网络,越来越多滑手也受之启发。

Yuthanan:我认为时装摄影师需要变得更加多元化,如果您想不断发挥自己的创造力,那么有很多时装不同方面都可以尝试,我本人就是又做 Styling 又管制作,我认为多任务处理是必需的技能。时尚领域充满了机遇,我相信所有喜爱它且有才华的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地方。

Chris Shonting:我觉得拍摄风格会得到有趣的转变,因为人们很容易厌倦一成不变的事情吧,这几年使用色纸的拍摄手法似乎又有所回潮,我觉得在街头摄影师中也会迎来各类新的改变。

Vicky Grout:我觉得街头摄影师未来的发展会更加倚靠手机摄影,现在很多人的造型照都是拿手机拍摄的,还有什么比在手机上已经准备好的图像发布到社交媒体更直接的了?

Brian Cross:眼下来看,一种新型的社会对话摄影方式正在发展起来,很多 Hip-hop 歌手都会邀请他们喜欢/信任的摄影师与他们一起巡演。而 Hip-hop 摄影师们对于社会议题的讨论等意识也在不断增强,我相信在未来 Hip-hop 摄影师们也能在社会议题和变革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对于新人街头/时装摄影师,可以给出什么建议?

Adam Katz Sinding:我从 13 年前开始做这一行,当时世界上大概只有 20 个人在做我当时的工作。而现在则有数千个,所以对于新人来说,他们确实很难被看到。我的唯一建议是要多拍摄,多抓住可拍摄的机会,但千万不要出售你的摄影作品,也不要低价或者免费进行商业活动。品牌们很擅长使用街头摄影师的照片来赚钱。如果你将照片以 25 美元的价格卖给一个品牌,而他们以 7,000 美元的价格出售了那个手袋,那说明你被占了大便宜。通过贬低您的工作,您会使整个生态系统贬值,并破坏我们所有人所做工作的完整性。所以要保持自信,要为自己辛苦的工作争取相应的价值。

Yuthanan:永远不要忽视社交媒体,要记得多更新,以便人们看到你的作品,也方便潜在客户联系你。我们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摄影师不只是摄影师,您可能需要成为一种偶像 Icon,具有自己的风格或时尚态度,那些在社交媒体上寻找时尚品味的人们需要信任摄影师的感觉,和品味,因此你可能还需要打理自己的形象。

东吉:最大的建议肯定就是多拍,做到多看多想就已经很好了,对于作品思考感知能力,每个人的培养方式不一样,要自己慢慢摸索才能找到那条路。还有一点,就是不要让自己过得太好,不要那么急切的去追求钱和物质上的满足,因为这个是很空洞的,名利它很虚幻,但你的摄影技术是坚实可靠的。

Viktor Vauthier:早在社交媒体时代前,我就入行了,讲真的我觉得现在很多年轻人对它的使用,比我还要好!我相信假以时日,获得更多的锻炼机会后,他们会更好地了解如何打开这个街头领域摄影的大门。说不定我还要反过头来请教他们呢!

Chris Shonting:要保持自我的真实性,不要随着流行趋势和客户的想法而改变自己。如果他们雇佣了你,则说明他们想要你的观点和风格,要懂得坚持自我。

Vicky Grout:如果你希望被潜在的客户/品牌所看到,那么你需要向他们证明你可以达到标准。无论是帮朋友拍摄、做自己的项目、还是在街头看到很酷的人询问他们是否能够街拍,都是很重要的,要多多拍摄尝试,但只发布你认为最好的东西。

Brian Cross:拍你所喜爱的!如果你的周围没有人在做这件事,你觉得孤独没有支持,但也要坚持下去,只要你的作品有内涵,那就总会被人发现的!用 Chris Marker 的话来说就是 「Follow what makes the heart beat faster…」

Rutger Pauw:如果你真正喜欢自己的工作,那么就没什么可提的建议了。要懂得微笑,我觉得这很具感染力,会让被拍的人喜欢与你一起工作。作为摄影师,您不必设置场景,而是要设置气氛。态度积极的话,则会更好地解决问题。不要过分强调采买设备。如果客户想要更好的东西,去租用就好了!不过照明设备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新人的话尝试去协助优秀的摄影师,则能学到很多东西。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并为之而活,比什么都重要!

Scott Schuman:有自己的风格和观点很重要,对时尚也得有自己的见解。

看完 10 位街头领域摄影师的分享,不知道各位是否有得到更多的灵感与启发。在这个人人都有机会成为街头摄影师的年代,希望街头文化能继续向前行进,在这个信息爆炸和浮躁的艺术氛围中保持街头的真实和本心,我们也期待看到更多好的作品和先锋摄影艺术家的出现。

阅读全文

What to Read Next

藝品鑑覽・5 件今週務必注目之藝術佳作
Arts 艺术 

艺品鉴览・5 件今周务必注目之艺术佳作

KAWS、《Black Panther》和 Lauren Tsai 都在本周登场。

走進 20 世紀中期日式建築:Shofuso Japanese House
Design 设计

走进 20 世纪中期日式建筑:Shofuso Japanese House

众人印象中的日本传统庭园。

Virgil Abloh 執掌 Louis Vuitton 2021 春夏系列男裝秀登陸東京
Fashion 时装

Virgil Abloh 执掌 Louis Vuitton 2021 春夏系列男装秀登陆东京

Virgil Abloh 同时向「抄袭」一事作出反击。


觀看知名魔術師 David Blaine 使用 42 顆氦氣氣球飛上天際
Entertainment 娱乐

观看知名魔术师 David Blaine 使用 42 颗氦气气球飞上天际

如同《Up 天外奇蹟》的场景。

Nigel Cabourn x Closed 全新聯乘系列正式發佈
Fashion 时装

Nigel Cabourn x Closed 全新联乘系列正式发布

休闲感军工装。

Robert Downey Jr. 親口證實他不會再以 Iron Man 身份回歸 MCU 電影系列
Entertainment 娱乐

Robert Downey Jr. 亲口证实他不会再以 Iron Man 身份回归 MCU 电影系列

就用三个字解释一切。

More ▾
 

帮助我们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我们感谢你允许在 HYPEBEAST 页面上的广告传播,让所有最新最快的时尚资讯被即时传递给合适的观众。将 HYPEBEAST 加入白名单并从广告过滤名单中移除后,页面上的广告将会在浏览期间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