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 Air Fear of God 1 是他两年前的创作 | Jerry Lorenzo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在成立 Fear of God 以前,你知道他曾为 Kanye West 工作吗?

By
Fashion 时装 

今天作客 Business of HYPE 的嘉宾,就算你不认识他的脸,也一定会对他的设计风格过目不忘。Fear of God 在时尚界自成一派,而他的创始人 Jerry Lorenzo 便是互联网与时尚交锋的代表人物之一,最近 Fear of God 与 Nike 联名的鞋款震惊业界。就让我们在这次采访中共同领略他的设计风格,学习他职业生涯里宝贵的经验,以及最重要的 — 如何从失败中吸取教训。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Jerry:我是 Fear of God 的创始人。同时是一名父亲,丈夫,设计师,CEO。我的厂牌雇用了二三十人,所以我平时的工作主要是管理公司。

2018 年对你来说是很忙碌的一年,能给我们回顾一下你这一年都做了些什么吗?
Jerry:没错,我几乎一心在工作上,整年都没有给自己的厂牌发布过新品,我一直专注于和 Nike 联名设计球鞋的事。我觉得这个合作比其他的工作重要,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关系让这个新系列蒙尘,所以我要让这个联名系列达到一个足够高的水平。成为设计师以来,这可以说是我过的最艰难的一年,既要带领我的厂牌进军「奢侈品」领域,又要让我们的联名设计不负众望,而且作为 CEO,还不能放松对公司的管理。

但这一切的辛劳都在最后几个月联名款上市后的好评中得到了回报。我丝毫没有对这一年的辛劳感到后悔,因为这都是达成目标的必经之路。我做好了准备,我希冀著它到来,那我有什么理由后悔呢?再没有什么比大众喜爱我设计的鞋款更令我开心的事情了。尽管我知道,这只是潮流的一时风向,但我仍然非常享受当下所受的赞扬。

Nike Air Fear of God 1 是他兩年前的創作 | Jerry Lorenzo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你在 1 月 18 号之前就知道 Nike 要找你合作了吗?
Jerry:当然,此前的一年中,我们就对这次合作有过许多讨论了,整个设计周期差不多有两年半。

买鞋的人肯定不知道这其中发生的事。
Jerry:对,他们喜欢的新鞋实际上是建立在我两年半前的点子上设计出来的。

你肯定都对这个点子感到厌烦了。
Jerry:有一点吧,不过我们两年来的工作也不是仅仅把已经形成想法的产品设计出来,而是在这个想法的基础上不断改进。把已经绘好草图的产品做出来很简单,困难的是如何让两家公司的设计师心意相通,共同合作。我们要先互相学习彼此的设计语言,再来设计鞋款,而这需要大量的时间。

他们有没有说过「为什么不直接拿 Air force 1 的版型进行二次创作?」这种话?
Jerry:那肯定有。不过我知道我擅长的领域在哪。我不擅于色彩的组合或者改变原产品的材质。我善于设计新版型,尤其是那种已经在市场上失踪多年的类型。联名合作一般会有商业和设计目标,所以当我和对方的设计团队沟通时,他们和我说「我喜欢你的设计,但我们要怎么把它扩充为一个系列呢?怎么让这种风格渗透到更多的产品之中呢?要效仿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设计吗?」。我设计的球鞋一般要比现在流行的款式更强调性能,的确比较像 8、90 年代的款式。其中区别就好比 Lebron 和 Air Jordan 1。我关注的就是这种版型方面的设计。虽然说是复古,但老旧的设计已经不符合现代的需求,所以我们要把老设计现代化,做一个「2018 版」。现在想来,如果让我从零开始设计一个鞋款,我可能会关注性能与日常穿著的结合。

Nike Air Fear of God 1 是他兩年前的創作 | Jerry Lorenzo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Nike Air Fear Of God 1

在这次合作里你和 Nike Basketball、Nike Sportswear 都有合作对吧?
Jerry:对,我们和 Nike Basketball 一同发布了两款鞋型,其他都是和 Nike Sportswear 合作的。

那在设计中你们是如何让性能和时尚交融的?
Jerry:Nike 很擅于做这种事。大公司里不同团队的共同合作已经是他们的日常,而我的工作就是把多个团队叫到一起开会,我们合作期间的会议可能比他们正常工作需要开的会还要多。因为我需要学习他们的设计语言,并从中探求让我们的设计融为一体的途径。更重要的是,我得找出他们之中愿意花时间和我探讨的人。

这很重要,有些人只是朝九晚五地工作,认为其他一切事情都比工作重要。
Jerry:我很庆幸 Nike 的人都非常专注于工作。其实很多人会跟我说很羡慕我能跟 Nike 合作,但我并不是在跟这个 Logo 合作,也不是和 Nike 的股东合作,我是和热爱他们工作的设计师们合作。所以当 Nike 来找我的时候,我很爽快地答应了。因为我觉得他们乐于接受新的设计创意,我也希望能从设计的角度来纪念过去的产品。

整个设计过程里,你对新产品有过不安吗?
Jerry:可以说我直到现在都未曾有过不安。因为我知道它一定会成功,消费者会喜欢这个的。我的一切工作都建立在我百分百的信念之上。我只有五年的设计生涯,如果没有信念的话我是不敢做的。

所以你在鞋子还没设计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确信它会成功了?
Jerry:对,因为市场上这块领域是空缺的。有人说现在售卖的鞋款都不是我想要的,那我们就从这个空缺出发来设计我们的产品。再说,整整一年我都在忙著筹备新鞋子的各种细节 — 版型上的细微差别、颜色、材质、设计、模特、广告音乐、甚至鞋盒 ,我做的一切都假定它会成功,一直到现在我才有时间来思考这款鞋会不会有失败的风险。

我们现在身处 Jerry 的设计工作室里,这里到处都是 Nike 的鞋盒,在这种环境中工作你会紧张吗?
Jerry:当然会,我之前在另一间办公室里工作,那里摆放著我们自己牌子的商品,因为我觉得在一间满是 Logo 的工作室里会让我感到很焦虑。但我后来感受到了顾客们想要购买我们和 Nike 的联名款商品的热切心情,决定不辜负他们的期望,所以用这个环境来激励自己。

Nike Air Fear of God 1 是他兩年前的創作 | Jerry Lorenzo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这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一点,他们可能会被和 Nike 这种大牌合作的机会冲昏了头脑,把最关键的顾客抛诸脑后。
Jerry:所以我很感谢他们,也很珍惜他们给我们这次联名的机会,让我在而立之年做出了一番成就。我感到自己非常的幸运,在我做好万全准备的情况下,上帝给了我一个施展才华的机会。Nike 愿意在我的设计方案上倾注如此多的资源,现在回过头来想想 Nike 在消费者中的影响力,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们现在来到了一个文化高度发展的年代,球鞋、街头、奢侈品,这些领域都高度商品化,而你可以说在这些领域都是代表性人物,那你是怎么给 Fear of God 定位的呢?
Jerry:我觉得 Fear of God 属于奢侈品。因为如果你看向这个领域的其他品牌,你会发现我们的版型、设计、还有语言的阐述都对它们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而我们也对自己产品的品质有自信,就算是对上顶级的标杆产品也不遑多让。我们倾注在产品的细节、生产、设计上的心血都是实打实的,可以说那些都是独树一帜的产品。在 Instagram 上,大家给我们的标签也多是「American luxury」。我等这一天其实已经很久了,美国人一直都要去欧洲、日本之类的海外购买奢侈品,仿佛这能帮助他们提升自己的品味,像我们这样的有色人种就更多了。现在终于有一个在美国设计并制造的,浸透著美式文化的品牌能够代表美国了。

Nike Air Fear of God 1 是他兩年前的創作 | Jerry Lorenzo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为什么是这个领域呢?
Jerry:我想很大程度上是基于我的背景的关系,我并没有接受过系统式的设计培训,以前也有想过从事赛车行业。但转念一想,有色人种能够扬名立万,树立风格的行业大都是音乐、运动和时尚界,我也希望能够开创属于自己的风格。很多人从开始都瞧不起我的设计,认为我这个半路出家的设计师只不过会对欧洲的设计稍加篡改,也不愿意购买他的同胞所设计的产品,认为我还不如他会设计。但我们现在完全开创了自己的风格,有著专属于我们的设计语言,即使某个人身上穿的衣服不属于 Fear of God 的出品,他也完全可以穿出 Fear of God 的风格来。正是因为这种强烈的风格,我们才有底气说我们属于奢侈品领域。

你在洛杉矶从事多个行业,也有很多圈子,你也加入了奢侈品的圈子吗?
Jerry:不,我没有,因为我只是在做我自己想做的,而不是去遵循那些固有的行规。现在早已不是杂志称王的时代,不需要杂志的推广也能够做好营销,更不用说什么时装周,是否应季之类的。曾经就有人说我的某款产品不应季,不应该在那时发售,但事实证明这些对销量完全没有影响。我完全不要那些老牌平台来推销,也完全不知道这个行业的规矩。无知一方面是缺点,但换个角度看却是打破旧律的绝佳诱因。我是完全独立在它们的世界之外的,我要组建的是自己的圈子。

你说你的设计师生涯只有 5 年,那在此之前你的工作是什么?
Jerry:我当时是一个策划人,每周的晚上要筹备 4 到 5 个聚会,然后白天我在管理一家运动员经纪公司。我当时就开始想象如果我能和 Nike 合作,脱离这种夜生活该有多好。而且我高中的时候就一直在从事零售业,正是那段经历让我明白市场的缺口在哪,以及人们愿意为了什么样的商品消费。这些知识构筑了我作为一名设计师的根本。

很多设计师都没有走进过销售的一线,他们不知道消费者在购买到自己喜欢的商品时脸上幸福的表情,也因此不知道如何去俘获这些感情。能具体描述一下你的销售经历吗?
Jerry:我当时在芝加哥 Diesel 上了大概两年班。我当时不懂潮流,觉得 Diesel 特别酷,觉得也许在那上班能让我也变酷。这两年的尽心工作让我学懂了很多销售的知识,比如门口随便进来一个人,我就能说出他应该穿的尺码,他想要什么,喜欢哪种风格。这份工作给我带来了时尚品味和这种市场眼光,我觉得已经非常有价值了。回头看来,最重要的事情是一定要理解并熟知你的工作,比如我现在作为 CEO,我必须对公司的各个方面了如指掌。金融、工厂、销售,然后再把这些组合起来,定制发展战略。

你有提到当派对策划并不是一份很好的工作,能具体说说吗?还有,许多评价说你的设计受宗教影响很重,但同时也有夜生活的影子,你怎么看?
Jerry:我的确觉得那不是一份好工作,尤其当时我父亲是一位知名的棒球选手,他不希望他的姓氏和这种事情联系在一起。所以我开始用我的中名「Lorenzo」。关于我作品受什么影响,我觉得还是宗教多一点,毕竟我是在教堂长大的,我也知道那种夜夜笙歌的生活是我不能接受的,即使我的工作就是筹备它,我不希望我的孩子看著我说「爸爸,你以前的工作是筹划派对吗?」。但我仍然觉得那是上帝的旨意,让人们在忙碌之余能够在晚上尽情享受欢愉。后来我当设计师的时候,也正视了这段经历,并将其融入到我的设计里。我自觉不是精于算计的人,而是一个忠于诚信的人。

那你觉得那段日子对你有什么正面的意义吗?
Jerry:有,我当时曾经参加过一个聚会,不是别人喊我去的,是我自己想要参与到里面去。这思想延续到现在,我希望自己所做的产品不会通过营销来销售,而是它本身就已经达到某种水平,大家都想拥有。我非常讨厌强迫性的行为,所以我希望消费者能出于自愿进行消费。

Nike Air Fear of God 1 是他兩年前的創作 | Jerry Lorenzo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Kanye West In Fear Of God Jeans On Met Gala, 2016

所以你将过去和现在的世界合二为一了。我非常喜欢你之前的那个广告,看完让我非常想知道后续,并喜欢上这款产品。
Jerry:我的目的就是这样,如果你深挖这个广告背后的含义,你会发现我们这支广告的目的并不是诱导你去购买商品,而是展示商品的美,以及我们的诚意。

那你会从事商业计划吗,然后用 PPT 展示出来?
Jerry:不,我没有,但对于展现自己的想法我一向都非常认真。我的创作一般都是很快就能诞生,然后我们花了六个月的时间再来将想法设计成六款产品的原型。这原型可远不止草图的精准度,而是像物理课上用的那种三维模型。将模型生产成样品,再不断地加以改进也要花费很多时间,最后还要将多个产品的设计语言统一。我们开始宣传的时候都以为要赶不上原型鞋款生产出来,但最后还是赶上了,可以说是个幸运的意外。

年轻人有个很大的问题是他们从来不敢提问,因为他们害怕被否定,但事实上即便是你在提问的时候也不能百分百确定,对吧?
Jerry:事实上我一直以来获得的否定远多于肯定,比方说我刚创立 Fear of God 的时候,我的商业计划书被很多投资者否决了,说这样根本赚不到钱。所以基本上我都是在没有计划的情况下工作的。另外我花的钱也远比我当时拥有的多,所以大家都跟我说这是没希望的。但我只知道,作为一个设计师,我做的事情是对的。我的产品能够填补市场的空缺,所以我不会在意他人的劝阻。

Nike Air Fear of God 1 是他兩年前的創作 | Jerry Lorenzo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Justin Bieber In Fear Of God During The Purpose World Tour, Candid Magazine

那在你跟 Kanye West、Justin Bieber 的合作里有得到什么经验吗?
Jerry:Kanye 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制作人,我在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但他的制作风格是专属于他的,到其他人身上就会失效。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工作的狂热态度,以及对细节的极致痴迷。另外就是想到什么就马上行动,不要被原本的工作安排束缚,还有就是永远不要想有什么通用答案。

你为他工作了多久?
Jerry:3 年半左右。当时我刚发布 Fear of God 的第一款产品,之前来过我办的派对的人买了一件长袖 T-Shirt ,给他看见了,他就来联系我说:「能不能来亚特兰大见一面,顺便带上几件你的衣服?」当时他正好在那开巡演。于是我就去了,他对我生产的长袖 T-Shirt 爱不释手,问我是否愿意去他那里工作。我当时无比震惊,一位我一直仰望的人居然跟我有著几近相同的观点。所以我就加入了 A.P.C.,但我完全不知道我的工作是什么,可以说是提供创意吧,我还在 Yeezy 的组里呆过。当时最困难的一件事就是构建和 Kanye 的关系 – 要将私人的仰慕情感抛开,构建对等的合作伙伴关系。那种感觉太奇妙了,你居然能为你的偶像带来效益。

Nike Air Fear of God 1 是他兩年前的創作 | Jerry Lorenzo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那么作为两个设计师,或者说艺术家,你们合作的时候会谈费用吗?
Jerry:我觉得我和他都不是一个合格的生意人,反之可以说成是比较感性的艺术家,任由灵魂驱使自己行动。但我们现在都有了家庭,不能像以前那样将工作、朋友放在首位,要将家庭放在首位。我逐渐能理解 The Beatles 是怎么解散的了。年轻时志同道合的事业伙伴最终不可避免地要分开,但我们留下的遗产却足以缅怀一世。所以到头来最重要的还是能够认清自己的价值,以及你能为世界创造什么。

那你和 Bieber 的合作呢,会很不一样吗?
Jerry:我当时刚离开 Kanye 那边的团队,虽然是我主动离开的,但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这时候遇见 Bieber,和他灵魂深处构建了紧密的联系。我能够完全理解他想表达的理念,并相信只有通过我的设计才能帮助他展现出来。在此之前我曾有一瞬犹豫是否要跟他合作,因为当时我觉得他没那么酷,如果真的没合作,那一年后的我要后悔一辈子吧。最终我的灵魂说服了我,一定要帮助他。我们合作的过程很愉快,我像帮助他做音乐一样在做产品,他几乎愿意接纳我一切的想法。而 Kanye 那边的团队基本上就是围绕产品有无尽的争吵。

你孩子多大了,他能理解你的工作吗?
Jerry:他 8 岁了,我想他玩的那些 「2k」应该能让他知道我平时在做什么吧。现代人可不像我们年轻的时候,Nike 和街头潮流这种东西他们要熟悉的多,我 8 岁的时候除了打球什么也不知道。

Nike Air Fear of God 1 是他兩年前的創作 | Jerry Lorenzo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Jerry Lorenzo, Teen Vogue

你觉得平衡家庭和工作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吗?
Jerry:当然是,我经常希望自己的工作简单一点,当一个单纯的设计师,无需为公司运营烦恼。繁忙的事务让我即使在面对家人的时候也无法放下,我希望能够在离开公司以后就把工作完全放下。有时候我面对家人甚至会感到内疚,因为我不能完全参与到他们的活动里去。但我想这是男人都有的苦恼,你需要为家庭提供支撑。而作为一个非裔美国人,我也希望我的多样角色能让我儿子看到他未来的可能性。我的爷爷也有多份工作,他当过厨师,理发师,就是为了让我的父亲能够开心地打棒球。我希望我能像我爷爷一样。

如果现在有人想创立一个新牌子,你觉得这是一份好工作吗?
Jerry:这取决于他能不能填补市场的空白,如果市场正好缺乏他的产品,那就是一件好事。

你想对现在的时尚业界说点什么吗?
Jerry:我曾经听过一句话,「成功的唯一道路就是用与众不同的观点看待事物。」我是用和业界不同的观点来看待业界的,所以没什么好说。而对于想要入行的人也是一样,如果你也能像我一样,那这份职业对你来说会非常不错,但如果你只是想成名,那还是趁早换一个职业吧。

这 5 年来,你有想要弥补的错误吗,比如时间如果倒流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的那种?
Jerry:没有,我认为与其想要改变过去,不如从错误中多汲取经验,或者学习新的知识。饶舌歌手们的经历大都成了他们创作的养份,而对于我们来说,这道理亦然。

想了解更多关于 Fear of God 或者 Jerry Lorenzo 的资讯,请继续关注 HYPEBEAST 带来的报道。

阅读全文

What to Read Next

Blue Blue Japan 發佈 2019 秋冬系列 Lookbook
Fashion 时装

Blue Blue Japan 发布 2019 秋冬系列 Lookbook

低调却不乏层次与细节的设计。

深入解構《龙珠超劇場版:布罗利》揭示賽亞人過去現在
Entertainment 娱乐 

深入解构《龙珠超剧场版:布罗利》揭示赛亚人过去现在

《龙珠》迷的情意结。

Brabus 打造 G63 全新改裝車型 800 Widestar
Automotive 汽车

Brabus 打造 G63 全新改装车型 800 Widestar

男性贺尔蒙爆发!


Keiichi Tanaami x adidas Originals 联名別注系列
Fashion 时装

Keiichi Tanaami x adidas Originals 联名别注系列

被称为「色彩魔术师」的田名网敬。

說唱歌手 Snoop Dogg 痛斥 Lakers 本季表現
Sports 运动

说唱歌手 Snoop Dogg 痛斥 Lakers 本季表现

Snoop Dogg 甚至开放球迷购买他的包厢票券,仅要 5 美金!

Rains 推出「Holographic」别注系列
Fashion 时装

Rains 推出「Holographic」别注系列

碰上科幻色彩。

More ▾
 

帮助我们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我们感谢你允许在 HYPEBEAST 页面上的广告传播,让所有最新最快的时尚资讯被即时传递给合适的观众。将 HYPEBEAST 加入白名单并从广告过滤名单中移除后,页面上的广告将会在浏览期间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