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大人之见学 – Rolex 改装定制世界研习
专访 4 大 Rolex 改表能手:Bamford Watch Department、Blaken、Pro Hunter 及 Artisans de Genève

腕表定制服务于近年逐渐进入大众的视野,更成为不少手表爱好者务必收藏的单品。在爱玩古董腕表的收藏家眼中,凡事求真实、原版的他们毫不意外地对经改装的个人化腕表嗤之以鼻。即使在爱好者间饱受争议,但亦有年轻一代,较晚加入战团的后起之秀追捧这种个人化概念。在这个标奇立异的年代,每人都渴望突围而出,正好就让「Customisation」这股风气乘虚而入。到底提供定制腕表服务的品牌要如何从一波反对声中生存?而在腕表界坐享权威的传统拍卖行又对这类新兴玩意有何看法?HYPEBEAST 是次邀请到世界各地不同知名腕表定制单位聊聊这项服务的价值,更向我们率先透露与品牌的合作计划。从家喻户晓的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标榜 Made in Germany 的 Blaken、有 Rolex 界 AMG 之称的 Pro Hunter 及扎根于腕表起源地 - 日内瓦的传统品牌 Artisans de Genève,让我们多方面参透这个行业为钟表界所带来的影响。此外,我们更邀请到 Christie’sSotheby’s 两大拍卖行的全球腕表拍卖负责人揭示个人化定制腕表与拍卖行业间的矛盾。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Rolex Paul Newman II, $248,000

你是因何进入手表定制的行业?

Blaken 行政总裁,Alexander Klingbeil哈哈!我已经在腕表行业里工作近 9 年了。曾经在 Richemont 集团旗下的腕表品牌中担任外部工作的职务,后亦有幸能为如 Greubel ForseyRichard Mille 这类独立腕表品牌处理德国及奥地利等欧洲国家的业务。至于为何会加入腕表定制的行列,那是因为曾经有客人要求我替他联系 Blaken 方面给他制作一枚独一无二的腕表,更因而开始与品牌更紧密地联系。最终于去年年初获得可以购入 Blaken 股份的机会,继而成为品牌的行政总裁。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创办人,George Bamford在 16 岁那年,我的父亲给我买了一枚 Breitling Navigater 腕表。即使我知道它的指针并不准时,表盘的玻璃也被我敲破了好几次,但我还是非常爱这份礼物。在那完全破坏了以后,我花了一个星期时间将那枚手表的所有零件拆开,后来又慢慢地将其重新组合。那次的经验让我对腕表产生了兴趣,并开始蒐集珍贵手表。我的系列里有 Breitling、TAG HeuerOmega 甚至一些造工较简单的腕表。

直到某天晚上在一次友人饭局里发现很多人都在配戴外型相似的手表,那才启发到我想要拥有一枚与别不同的设计。那时候提供改表服务之一的品牌 Jacob the Jeweller 以 Bling Bling 的耀眼设计为主,但那都不是我的风格,因此我才决定要自己定制一枚全黑的版本。我跟家族业务 JCB 的设计及工程部门商讨,并发现了被采矿行业广泛使用的 DLC(Diamond like Carbon)防磨擦润滑技术。后来我开始将其应用在腕表定制的程序之中,并陆续受到广泛的关注。

Pro Hunter 创意总监,Nikita Choraria Ribeiro那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在 Pro Hunter 成立以前,品牌的创办人都正从事古董腕表的生意。那时候他们认识了一位属狂热狩猎份子的顾客,而他当时正在寻找一枚搭载两项特殊功能的腕表:其一,耐用程度足以抵御狩猎时的冲击、其二,那需要是一枚来自传统大牌但又不会像古董腕表般昂贵的款式。在完成这一宗生意后,他们顿时被这位客人的友人联络上,并藉此多成了好十几宗生意,Pro Hunter(Professional Hunter)职业猎人亦因而得名。

Artisans de Genève 形象顾问,Gilles Abenhaim定制服务现已伸延至不同行业之中,唯独制表行业至今仍未见大量提供个人化服务的公司。那是基于腕表制作的高度复杂程度增添了定制时的难度,因而才妨碍了这个行业的发展。我们想要给予钟表爱好者高质素的服务体验,在保持品牌基因及准则之余亦能赶上市场的供货量。

  你认为是什么促使手表定制成为近年的新趋势?

Blaken 行政总裁,Alexander Klingbeil我认为那是自然而然的发展趋势。几年前我开始发现近代人渐渐变得更舍得花钱在腕表之上;再者渴望与众不同本来就是人类的天性,这一切都成为了定制腕表更受市场重视的原因。正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在寻找真我,而整体的制表行业亦是由此诞生,因而大家佩戴在身上的消费品其实都与用家有著某程度上的情感联系。基于这个信念,我跟自己说假如 Blaken 可以孕育出一种品牌独有的风格,随之所诞生的力量就会如用家为其心爱单品所投放的情感般强大。正因如此定制服务才得以在行业里形成这么强大的势力,而且我相信更会在数年间持续增长。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创办人,George Bamford在我刚开始创立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的时候,定制服务彷彿是一门早已被遗忘,并悄悄地回归大众视野的艺术。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因此我相信我们的衣服、珠宝及手表都该充分地反映我们每人的独特个性。在这个大家都在寻找高品质产物的时代,我相信定制也是高质素的其中一项十分重要的条件。宏观整个钟表行业,定制服务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不少品牌也在生产定制表带、表壳及表盘等。从品牌 TAG Heuer 跟 Zenith 与我们之间的关系亦能反映出这个渐见成熟的新趋势。

Pro Hunter 创意总监,Nikita Choraria Ribeiro在现时的腕表市场中,每个人都在寻找最能反映真我本性的独一无二的设计,因而才萌生出定制腕表的念头。我们的顾客都想要一枚由自己主导,不会跟坊间任何人撞款的个人化手表,后来这便转化为一股渐渐盖过购买现成设计的新趋势。

Artisans de Genève 形象顾问,Gilles Abenhaim我想大家应该视钟表定制为一项服务而非潮流,我们的职责就是了解客人的需求并尽全力达到他们期望的水准。每个找我们定制表款的客人对于腕表品牌本身都抱有尊重,因而在设计的同时我们亦会以保留品牌特色为设计方向。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近年不少高级腕表品牌如 IWC 和 Tag Heuer 也开始推出个人定制服务,你会视其为威胁吗?

Blaken 行政总裁,Alexander Klingbeil当然不会!首先,我经常强调定制腕表行列的诞生正正就是基于尊重、情感及热诚,威胁这种负面情绪都不适用于这里。与其说威胁,我们对于其他同行抱有的更多是欣赏。我们互相欣赏对方的创意,以及将自己的概念转移至设计上的方法。所以这对我来说从来都不是一种竞争。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品味,根本没有所谓的对错之分。此外,在定制腕表的世界,学会欣赏不同品牌的设计美学也是相当重要的一环,因此除听从顾客的意愿外,如何从中保留品牌自身的设计特色亦是我们需考量的重要部份。藉此,我们更能学会对品牌甚至是同行的尊重。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创办人,George Bamford不会,我乐于看见钟表行业的转变。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很荣幸可以成为首家获瑞士钟表品牌认可的英国定制公司,去年与 Zenith 及 TAG Heuer 所建立的关系更让我们感到无比兴奋。在行业中担当领头的位置当然让我们感到高兴,但其实早在 Bamford 以前高级品牌便与「定制」一词扯上关系,像 BentleyNike ID 等都使我深受启发。

Pro Hunter 创意总监,Nikita Choraria Ribeiro不会。腕表是最能直接反映每个人的品味、风格及取向的随身物品。当你用上自己的创意,为品牌的设计进行个人化的定制改良,那与之所建立的关系都是无可取代的。我们相信购买腕表是很个人的体验,因此当你找到了一个适合自己性格及造型的品牌后,都不大会多心留意别的品牌了。再者,Pro Hunter 只会提供 Rolex 腕表的个人化服务,因为我们已经处理了品牌的定制款式超于 30 年之久,每个概念都是按照品牌的古董设计的延伸。因此,其他品牌推出定制服务对我们毫无影响。

在行内顶尖的手表定制品牌中,你们是怎样突围而出?有什么服务或设计是品牌专属的吗?

Blaken 行政总裁,Alexander KlingbeilBlaken 是唯一提供腕表定制服务的德国品牌,这为我们提供了更多参与改装瑞士制腕表的优势。Blaken 的经营理念基于 3 大宗旨 - 品质、设计及科技研发。为了成为行业内的顶尖品牌,我们必须坚持产品的品质要求并致力达到顾客心目中的水平。但我们并没有要与其他行家竞争的心态,因为大家所代表的信念及意义都不相同。换句话说,我们只是在为顾客提供更多元化的选择。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创办人,George Bamford我想最大的分别还是因为 Bamford 是唯一获得官方认可的定制单位吧。我由衷相信以同行的角度与姿态工作远比外行好,在配套及制作相应零件和设计上都能达到相得益彰的效果。

Pro Hunter 创意总监,Nikita Choraria Ribeiro首先,Pro Hunter 是全球第一家将 DLC 技术带到 Rolex 个人化制作之上的品牌。那本身就是让我们显得与众不同的最大特征。我们采用与被航空业广泛使用的相同等级 DLC 技术,因而不难明白那是业内最耐用的选择。再者,我们只会在定制过程中选用由 Rolex 生产的零件,与机芯最为接近的表盘更是我们首要坚持百分百原厂的部份。倘若用上非原厂生产的零件,定必会影响到腕表的表现,因此那是我们最为注重的细节。在 Pro Hunter 的系列中不难发现我们对 Rolex 传统的尊重,由我们设计的定制表款都离不开品牌经典型号的影子,设计团队所做的就是在经典设计之上再添日常及现代感。此外,品牌从不进行任何推广及宣传,我们相信顾客就是品牌最好的代言人,生意上大多数的增长都是来自客人的口碑。客人对于我们从不宣传的经营理念也特别欣赏,因为那有助我们建立一个更高质素的独立社团。

Artisans de Genève 形象顾问,Gilles Abenhaim我们发现有时候顾客想要的与我们所认知的有很大差别。到访 Artisans de Genève 的顾客一般除了寻求产品品质外亦十分在乎设计概念化及腕表定制的生产过程。我们很荣幸能够将生产线设于瑞士,并与很多过往曾为高级腕表品牌工作的工匠合作。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在手表定制过程中的初期,请问客人是否都拥有百分百的自由度去决定设计细节?

Blaken 行政总裁,Alexander Klingbeil我们都会跟顾客紧密沟通彼此的概念,因为我相信了解他们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必须弄清楚他们对于手表的需求、渴望表达的讯息及日常配合手表的穿搭等细节才能给予他们心目中最完美的设计。我们尽量在消化顾客的需求后给他们带来惊喜。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创办人,George Bamford我们公司的经营宗旨就是「只要你能想像的,我们都能由此创造」。我欢迎客人在受到任何事情启发后而找上我们制作定制腕表。光是在网页上提供的定制选项便已数以亿计,假如客人到访 Bamford 的总公司来商讨制作方案的话,我们更会有实体手表供他们感受成品的效果,从而挑选最适合的设计。

Pro Hunter 创意总监,Nikita Choraria Ribeiro一般来说客人都不太会对自己想要的设计拥有一个很实在的概念,他们大多都会来寻求我们的意见。至于定制腕表的过程,我们都会先了解客人的喜好并让他们清楚品牌的个人化服务范畴。在建立好这些基准后,我们便会开始提供个人见解。你可以视定制化腕表的概念为客人们种下的种子,而实体的成品就是我们为其默默耕宏的收成。

Artisans de Genève 形象顾问,Gilles AbenhaimArtisans de Genève 的顾客一般都会抱有自己的想法和概念,但同时亦会相信我们的专业意见和品味。技师一般都会与客人们讨论并提供不同建议,从而得出双方满意的最终设计。

有什么腕表定制的准则可以告诉读者们?

Blaken 行政总裁,Alexander Klingbeil我相信所有对品牌抱有基本尊重的设计都值得去尝试。此外,Blaken 也有自己的一套设计原则,凡是不尊重品牌原有设计或是带有政治色彩的概念都不会被通过。虽然我们还是致力坚持一套审美标准,幽默的设计都还是无任欢迎的。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创办人,George Bamford没有。对我们来说腕表定制的原意就是要为客人寻求个人且别具意义的设计。就算有客人询问我们的意见,我们也只会与他们分享一些过去的设计,并希望能协助他们找到真正属于他们的设计。

Pro Hunter 创意总监,Nikita Choraria Ribeiro当然!我们一定会谨记两件事:第一,切忌将非原厂的零件融入腕表之中、第二,假如那是一只日常穿戴的款式的话,我们都会建议客人尽量忠于腕表原有的设计,不要作偏离原本设计的大改动。

Artisans de Genève 形象顾问,Gilles Abenhaim我们一直都在致力保留腕表品牌自身的特质与基因,那是 Artisans de Genève 每接到一个新案子时都必定会注意的事项。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DeepSea D-Blue, $210,000

假如要定制一枚 Rolex GMT 腕表的话,你大概会从何著手?

Blaken 行政总裁,Alexander Klingbeil坦白说,Rolex GMT Master 本来就是一个难以超越的经典设计,所以每当我们接获这个型号的订单时,设计师都不会专注美化或微调本来原有的细节。Blaken 是一家提供定制及个人化服务的公司,我们并不会调教或改良腕表的设计,因为纵然我对自己公司的出品充满信心也好,任何外来的技术也不可能超越 Rolex 自身提供的品质。我们的角色只是在 Rolex 本来提供的服务范畴上再添一重创意,将客人的概念转化为实体的设计。

Pro Hunter 创意总监,Nikita Choraria RibeiroGMT 是一个很适合个人化的经典设计,先前所说采用全新技术的 Rolex 定制腕表正正就是一枚 GMT。我们将本来的 GMT 型号改装为一枚搭载 World Time 技术的设计,成品是一枚在功能上与 Patek Philippe 接近的手表。制作过程中我们用上了无数小时以生产出设计的原型,而现在我们更选择将这种定制体验给予 Pro Hunter 的会员。

Artisans de Genève 形象顾问,Gilles AbenhaimRolex GMT 不论在设计、配戴的名人、传闻、每个人与之所发生的故事等都足以见证型号的历史,那亦是品牌如此深得大家喜爱的原因。到头来,这就是我们卖给顾客的产品,说穿了我们都是在贩卖回忆而已。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哪个型号或品牌的腕表是最常收到定制咨询的?

Blaken 行政总裁,Alexander Klingbeil当然是 Rolex 的 Daytona、GMT Master 及 Submariner。而且,女性的顾客亦陆续开始占更大的比率,DatejustOysters 这类小表盘的款式亦因而见有增长的情况。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创办人,George BamfordBamford 并不会提供为客人定制私人腕表的服务。自我们跟 TAG Heuer 成为了官方合作伙伴后,Monaco 型号的定制款式便深受外界欢迎。此后,我们更推出了品牌首个自家制联乘表款,并以 Monaco 这个型号为原型,由此进行更多方面的创作。型号于本年 Baselworld 正式面世后获得广泛好评,为此我们特意感谢 Jean-Claude Biver 先生及其团队的信任。这枚联乘版本的 Monaco 保留了型号的经典元素,39 毫米的方形表壳及设于左边的表冠都是最熟悉的标记,我们在此以上注入新元素,换上较轻身且耐刮的碳物料。腕表的计时盘上饰有 Bamford 招牌的水蓝色夜光涂层于刻度及视窗之上,表盘上的刻度与表壳底部均刻有「Monaco Bamford」字样,并配上黑色鳄鱼皮表带衬托设计的主色调。

Pro Hunter 创意总监,Nikita Choraria Ribeiro虽然我们真的有提供这项服务,但客人一般都会偏向从 Pro Hunter 原有的系列中购入已改装后的版本。我们的顾客一般都是已拥有自己一套收藏系列的热衷份子,一直以来我们都集中为客人扩阔其收藏而非更改个中设计。至于要数最受欢迎的腕表型号,那当然是 Rolex Daytona。那是品牌最经典的设计之一,配合 Pro Hunter 所提供的古董造型定制服务,更突显品牌悠久的历史。1290SQM 早前找上我们为其定制 Pro Hunter Daytona 腕表,以庆祝品牌的 15 周年纪念。设计团队为品牌限量生产了 15 枚定制腕表,设计上我们用上了古董 Rolex Daytona 的 Singer 表盘,在这个经典设计上增添了现代感。

Artisans de Genève 形象顾问,Gilles AbenhaimRolex Daytona 及 Submariner 绝对是最受欢迎的腕表型号,那背后所蕴含的 70 年历史就是最好的原因。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Rolex Explorer ‘3, 6, 9’, $105,000

在你个人的定制腕表收藏里,哪只是你的最爱?

Blaken 行政总裁,Alexander Klingbeil当然是 Daytona 了!我的定制版本改配了一条鳄鱼表带及饰以特制的蓝色表盘。这枚 Daytona 的原身是一份别人赠送予我的礼物,那是在 1997 年高考刚过,正式考上大学的时候。我也是在没多久前才将其进行定制翻新,每次看到这枚腕表的时候我都会会心微笑。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创办人,George Bamford当下我的最爱就是 TAG Heuer Monaco。黑色固然是我的最爱,但同时表面用上的 Bamford 招牌水蓝色都跟设计十分搭调。细看你会发现表盘上采用了好几个不同色调的蓝色,配以白与黑后恰到好处。从生意的角度看,蓝色一直都是品牌的其中一种主要色调,将其用在 Monaco 这种经典设计之上更是我一直想要完成的心愿。

Pro Hunter 创意总监,Nikita Choraria Ribeiro这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我想我会选择两只吧 - Pro Hunter Military Subdate 16610 及 Pro Hunter Daytona Stealth MKI。前者是我的日常穿戴单品,已经配戴了将近 10 年之久但看起来依旧跟全新的无异;后者是几年前的较新收藏,我为其更换上哑黑色的鳄鱼皮带,多于正式的场合佩戴。

Artisans de Genève 形象顾问,Gilles Abenhaim对于 Artisans de Genève 定制的设计我都有一种情意结。因为与其他同行不同,我们所注重的并不在于数量,更非势要在同一款型号上生产出千百种版本。每个推出市面的设计都经过数月甚至数年时间钻研而成,每件产品都见证著工匠无数次的失败及努力,因而 Artisans de Genève 的各人对每个设计都有特殊的联系。但若要说是什么为我们生产的定制腕表注入生命力,那便不在于我们为设计所倾注的时间及心血,而是客人的认同。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反观在拍卖行业的世界中,腕表定制服务一般都被冠以「叛徒」的罪名。在这些获认证的专家眼中,非原厂生产、被品牌以外的制作单位触碰腕表的行为就等同侮辱神灵般不敬。唯近年如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这种获品牌官方认可的定制品牌终陆续登上拍卖行的宝典,到底两者间的爱恨交缠是否终迎来一线曙光?我们邀到 Christie’s 及 Sotheby’s 两大拍卖行的全球腕表拍卖负责人 John Reardon 及 Sam Hines 为我们剖析个人化腕表于业内的名声。

眼看个人化定制服务在钟表行业间日渐加强的趋势,你认为那有否意味著个人化手表在拍卖业的崛起?

Christie’s 全球腕表拍卖负责人,John Reardon在腕表蒐集的世界里,收藏家都特别钟情于独一无二的款式,这个趋势在拍卖会中也显得额外明显,凡是稀有度及保存状态达到他们要求的珍品都会获得正面回响。于最近的 Only Watch 拍卖会上,我们见证到市场对外型、造工特别的现代表款的渴求,独立腕表品牌亦正乘著这股潮流而享有前所未有的优势,他们不仅制作产量有限的腕表,更会为特定客户提供个人化定制服务。这些设计有别于基本款式的表盘、机芯甚至定制表壳都是在拍卖会及二手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收藏品,虽然这些设计一般也不会落入二手市场上。

Sotheby’s 全球腕表拍卖负责人,Sam Hines定制腕表的热潮现正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而我相信这股潮流仍会持续待上好一段时间。虽然如此,与原版腕表相较起来我认为两者还是无法双题并论。因为定制的腕表款式始终欠缺品牌自身的历史及其于钟表界所象征的价值,有好些型号于品牌而言确实有著等同里程碑的意义,而这些正正就是钟表收藏家所觊觎的。

是什么阻止个人化定制腕表在拍卖业中成主流?你认为那有可能在短期内成新趋势吗?

Christie’s 全球腕表拍卖负责人,John Reardon我们永远不会看到定制化腕表成拍卖业的主流,那是因为产品的供应量本来就很低。这些个人化腕表一般都属原买家所有,落在二手市场甚至拍卖行的机会可谓微乎其微。

Sotheby’s 全球腕表拍卖负责人,Sam Hines如 Rolex 这种传统腕表品牌一般都不会为那些经改装的表款提供售后保养服务,这变相降低了定制腕表的投资价值。纵使传统钟表品牌开始局部接纳甚至授权予某些定制表款也好,我相信个人化手表依旧会被视为时尚单品而非具有收藏价值的产物。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Rolex Vintage Submariner, $137,000

定制化及原版腕表于拍卖市场上的价值一般有多大的差别?

Christie’s 全球腕表拍卖负责人,John Reardon那要取决于市场需求、生产商及腕表罕有度。有时候即使是稀有款式也不一定代表能售出一个好价格。

Sotheby’s 全球腕表拍卖负责人,Sam Hines原厂出产款式一般比个人化定制手表更容易在拍卖会上售出较高价格。虽然如此,个人化定制手表仍然是近年最受钟表界欢迎的产品之一,拍卖价格亦有见超出估价。

请问「定制腕表」在拍卖市场上有一个特有的定义吗?对于收藏家而言定制腕表跟重新收复的古董表有何分别?

Christie’s 全球腕表拍卖负责人,John Reardon「定制腕表」一词在拍卖市场中并不常见。行业内主流的腕表生产商如 Patek Philippe 和 Rolex 等都会偶尔生产个人/公司定制限量款式,于前者而言,这一般都会被称为独特腕表(Unique Watches)。而就 Rolex 而言,纪录上便有记载品牌曾为个别单位制作一次性的特别版腕表,唯那些均是绝无仅有的限量生产,可一不可再。

Sotheby’s 全球腕表拍卖负责人,Sam Hines暂时在拍卖行业中仍没有为定制腕表而设的一个专属类别,因为行业中的各人一般都较注重由品牌原厂生产的腕表,不论是古董还是全新现代款式亦同样有价有市。定制腕表与收复后的古董表两者间最大的差别是前者的腕表零件及细节均按照用家的个人喜好而定,与原版设计没有任何直接关连;反观后者则著重保留原设计的精髓及概念,一切从忠于原著的角度出发,从而保留了原版的原汁原味。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大人之見學 - Rolex 改裝定製世界研習

如 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这种获官方认可的腕表定制公司会受到拍卖行的认同吗?请问有哪些评核准则去鉴定一家腕表定制公司的可信性?

Christie’s 全球腕表拍卖负责人,John Reardon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是获一般拍卖行认可的品牌。市面上有好些腕表定制公司将从售后市场中获得的钻石镶嵌于定制手表上,那些都是拍卖行选择敬而远之的对象。整体来说,拍卖行都会偏向接受由原厂生产的原版腕表,即使是经改装的款式亦需获官方厂商制作及记录。

Sotheby’s 全球腕表拍卖负责人,Sam Hines是的,Bamford Watch Department 这类定制公司都获得拍卖行的认可。每款获官方认证的时计都会获颁印证其真伪的相关证书。

钟表收藏家一般都怎么看待腕表定制服务?有选择排斥这项服务的收藏家吗?

Christie’s 全球腕表拍卖负责人,John Reardon唯一获得全球大众认同的腕表定制服务就只有更换表带,在这以上的其他改装一般都不被认可。收藏家依旧比较看重钟表市场的独立性,在厂商制作的原版设计以后的定制款式都不被大众所接纳。

Sotheby’s 全球腕表拍卖负责人,Sam Hines对于活跃于拍卖市场的腕表收藏家来说,定制腕表一般都被视为时尚单品,并不会如传统表款般被视为收藏界的圣物。虽然如此,现今还是有不少年轻收藏家为进入拍卖圈子而开始涉猎定制腕表的领域。但是按照一般行规来说,时尚感较高的定制腕表与收藏表款都会被视为两个不同派别,不会混为一谈。


 

我们检测到您可能使用了 Adblock。

我们向广告商而不是读者收取费用。如果您喜欢我们的内容,请将我们添加到 Adblock 的白名单中。对此我们非常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