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与 Virgil 互粉到创立 A-COLD-WALL* 王国 | Samuel Ross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详谈解构风时装王者间的两雄相遇!

Fashion 时装 

毋庸置疑,Samuel Ross 是当今最成功的年轻设计师之一,他的品牌 A-COLD-WALL* 在近几年里不断受到各界关注。在藤原浩做客 Business of Hype 的第一期访谈中,A-COLD-WALL* 便是是他唯一提及近期非常期待的品牌。但是这个品牌是从哪里出现的?两年前,大众也许还未听说这个牌子,现如今 Samuel Ross 的成功绝非轻而易举。

Samuel Ross 在设计上的复杂创意逐渐清晰,然而他对时装设计师这个头衔依然有保留,在向别人解释品牌含义时,Ross 更是含糊其辞不知如何解释。A-COLD-WALL* 以一个艺术项目作为开端,发展到每季男装有著 $35,000,000 的销售额之余,Samuel Ross 也从一个商业产品设计师,在 Virgil 和 DONDA 的影响下,逐步探索到了他自己对设计独特的诠释。在新一集 Business of HYPE 中,jeffstaple 邀得品牌创办人 Samuel Ross 与大家分享他的流行生意经。

Samuel Ross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Slam Jam Socialism

首先向观众介绍一下自己?

Samuel Ross:我是 Samuel Ross,A-COLD-WALL* 以及家具品牌 Concrete Objects. 的创始人和设计师,最近我也刚发布了 A-COLD-WALL* 的副牌 POLYTHENE* OPTICS

假如我是在同一班航班上坐在你旁边的一个陌生人,当我问你是做什么的,你会怎么回答?

Samuel Ross:这个问题很难回答,通常我会说在设计领域工作,很多人都会称自己是设计师,但是这个名衔太宽泛了,我会说我是创意总监。

人们问起你关于自己的品牌时,你会说 A-COLD-WALL* 吗?

Samuel Ross:不,我习惯说 ACW。因为我说全名时,他们会理解成「A-COLD-WAR」,我就得不厌其烦地解释并不是战争的意思。我只说 ACW 就能省去这些麻烦,当然,如果对方对这个领域有一定兴趣,我就会讲一些我产品设计和装置艺术的背景,然后进时尚的话题。

Samuel Ross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A-Cold-Wall*

也许我可以和你分享一下我一开始对 A-COLD-WALL* 的理解:我的直观理解这是一个由建筑灵感来源的品牌。它给我的感觉是有两堵墙,一面是物理意义上的墙,另外一面是心灵上难以攀越的墙,这就是我的理解。

Samuel Ross:你的理解与我们的概念其实很相符,包括像我们的不对称设计,材质选择,和未加工设计都和建筑设计有联系。当然像公共住房或者 Bauhaus Movement 都有著非常类似的含义,在 Bauhaus Movement 下的西方城市都是有著明显的影响痕迹。
不管是品牌含义还是设计上颜色选择都是在我 21 还是 22 岁的时候慢慢思考出来的,彼时我短暂地搬到了我妈妈家 — 我开始为 Virgil 工作之后,并得到了足够的信心来通过设计来讲述我的故事。

我会透过窗户看著我从小长大的社区内的建筑,那些墙上有很少的装饰,设计里面的灵感也是来源于这些。当然像在 Bauhaus Movement 下 1950 – 1960 那段时间,英国建筑有著简单设计和未来主义的特点,让我觉得建筑设计对我们现在作品有很深的影响,我通过衣服设计来诠释那时建筑上的特点。所以这也表达了为什么很难解释 A-COLD-WALL* 的含义,这一开始是一个艺术作品,虽然现在衍生到了商业产品,但它依旧是艺术品。

Samuel Ross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A-Cold-Wall*

你对 A-COLD-WALL* 的解释和别人口中「 这是一个年轻人的品牌,消费群主要是 17 到 25 岁。」的说法很不一样。你会认为自己是一个时装设计师吗?

Samuel Ross:现在的话,我会。为 A-COLD-WALL* 我一季就要设计 450 件服饰,一年两季,那就是将近 900 件单品,还有我为 Nike 做的设计。我会称自己为时装设计师主要是因为每年我得设计大量的衣服。然而我还是更愿意把自己定义为层面更广的设计师,因为我对服装设计的热爱不亚于我对装置设计和家具设计的喜爱。

A-COLD-WALL* 现在几岁了?你现在几岁?

Samuel Ross:品牌现在已经三岁半了,我 26 岁。我从小就很清楚我想做什么,我在大学里的专业是平面设计,毕业后 Erik Spiekermann 交给我一个项目,把我带入了商业化设计领域。我工作了三年,为一家产品设计公司制作家用品和厨具的设计,但我至今仍与设计领域的人保持著联系,也逐渐为我在服装设计上做准备。

我与奢侈品的接触非常晚,早期更多的接触是街头服装。我会买假的限量 Nike Air Max,大概是 25 英镑吧,那时也买不起真的。我会在我妈的院子里把这些鞋转卖给我的朋友们,自那时起我与服饰的联系逐渐建立,只是我没有意识到会成为我以后的工作。就我的背景来说,我与艺术的联系更紧密,时装那时还不在我的认知范围内。

Samuel Ross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A-Cold-Wall*

在我过去很多访谈中,很多人都是从平面设计起步,然后成为一个成功的时尚设计师,很少有直接通过时装设计起家的。当我看你的作品时,我看到了平面设计师的影子,我上一个访问的是 Ambush 的 Yoon,她一开始也是平面设计师,你可以通过她产品的包装中感受到平面设计的感觉。

Samuel Ross:平面设计的视觉表现贯穿了我们设计的服装,有可能是相同的教育背景使我们能够在为现实世界设计服装时,让我们的设计更加真实。

你会觉得这个行业很老吗?对我来说,你本身的年齡才比我的品牌老 5 岁。我会觉得就你现在的成就而言你还非常年轻,你觉得自己在这个行业来说是年轻还是老练?

Samuel Ross:我不觉得我在这个行业是老练的,但我还是感受到了时光流逝。在我入行的 5 年里,我的生活和工作是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包括我的妻子,我的生意伙伴 Andrew,和我的助手 Yi,我们都在一起工作。大多数人工作到晚上 7 或 9 点都会出去玩了,但是我们会继续工作到深夜。

就算我们和别人去夜店玩的时候,我的包里还是带著我的电脑,随时准备工作。有一次我在参加家庭聚会时,Frank Ocean 突然和我说需要 150 件艺术品在当天晚上做好,于是我放弃了陪伴家人开始工作。这时在楼下我们家还在庆祝我表哥的生日。我明白这个并不是正确的决定,但这是必然的牺牲。

Samuel Ross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Slam Jam Socialism

街头潮流从什么时候起进入你的视野?

Samuel Ross:这取决于哪个阶段。一开始是由我 13、14 岁的时候接触到 Air Force 1,还有就是我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潮流店铺。

你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潮流店铺?他们里面都在卖什么?

Samuel Ross:那时候我才 11 岁,它们里面会卖 New Era、LOT#29、No Fear (当地的一个小众品牌),一些牌子只存在了很短时间。

你从什么时候接触到更多美国和日本潮流品牌 - 如 Stussy、Evisu 或者 Bape?

Samuel Ross:都是在我 14、15 岁的时候。我只能通过电视和音乐录影带来获得这方面的讯息,像 Pharell 就是那时候我从电视上看到的参照对象,因为我成长的地方和街头潮流还是大相径庭。我出生于伦敦,之后搬到了所谓的乡村,每次我打开电视都会看到他们穿著 BapeEvisu 这些,一旦我关上电视,就会回到现实。当然,我与这些品牌的联系都是间接的接触 。

Samuel Ross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A-Cold-Wall*

你为 Virgil 工作是在你有 A-COLD-WALL* 想法之前的吗?

Samuel Ross:对,在 Virgil 创立 Off-White™ 之前,我为他工作了 3 年半。在这之前,我们只是通过邮件和 Instagram 沟通,我在几个项目上协助他,很快我就变成了他的助手,和他一起去欧洲。然而当时我还在伦敦的一家设计公司 Story Worldwide 上班,直到我去了巴黎时装周那次,我才意识到我进入到了时尚行业。在巴黎的那段时间,我认识到了行业内更多的人,就是那时在我 21 岁的时候,我开启了我在时尚行业的生涯。

你当时是在什么机遇下得到了和 Virgil 面试的机会?

Samuel Ross:那时,我向很多不同的网站,店铺,和设计师发我的简历,希望能得到一个机会。一次巧合,我从一个网站看到了 Virgil 的 Instagram,我纠结了很久才关注了他,他很快就回关了我,之后我们互发了邮件,两天之后我就从原来的公司辞职,搬到了伦敦。

Samuel Ross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Slam Jam Socialism

为什么在 Instagram 上关注 Virgil 时会紧张?

Samuel Ross:就我自身背景来说,很少有像我一个工人阶层家庭出生的黑人进入到时尚和流行文化产业,即便当时我也住在伦敦 — 那时候大多数在这个行业工作的人基本都会在伦敦。而且在与 Virgil 邮件的激励和帮助下,我在伦敦一家设计公司找到了一份比我之前薪水高了 7000 英镑的工作,之后这家公司被 Aesop 收购,我就全职加入了 DONDA。

我们刚才也提到了种族的问题,从 Obama 担任总统到 Virgil 入主 Louis Vuitton 都代表著少数人种正获得更大的成功。你如何定义自己,是英国人在前,还是黑人?

Samuel Ross:我出生在英国,从小在这里长大,我的朋友也都是英国人,我当然会定义自己为英国人,但是与此同时我更是黑人。我的祖辈们在二战后搬来英国,也经历了面对驱逐出境的危险。我对自己身份的思考层面会越钻越深,作为一个有著非洲和加勒比血统的黑人,在整体层面上代表著什么,我想追寻更深层次的意义。

Samuel Ross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A-Cold-Wall*

我们知道你现在正与 Nike 筹备合作计划,从你小时候在院子里卖假的 Nike 球鞋到今天和他们合作,你能回顾一下这个心路历程吗,是什么时候收到了第一封署名是 Nike.com 的邮件?

Samuel Ross:几年前是在不同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 Nike 的人,之后我也为他们做了一些包装设计工作。像 Kim Jones 的第一季和 Stone Island 等联乘企划,逐渐我和 Nike 合作就提上了议程,这一切依然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能讨论一下你和 Oakley 的合作吗?

Samuel Ross:Oakley 的合作让人感到非常兴奋,主要的原因就是它们科技的出发点。而且对我来说,户外是我感兴趣的,我经常和我的团队开玩笑说,我年纪越大越对户外设计感兴趣。我一直也想要把城市人带到户外生活,用一种艺术表现手法展现,Oakley 就是非常好的载体。

Samuel Ross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A-Cold-Wall*

是 Oakley 找到你,还是你找到他们?

Samuel Ross:是他们找到了我,经过半年的沟通,确定了我可以为他们带来不一样的设计,我们的合作就展开了。一开始,我的出发点是一个被困在野外的人,设计出的衣服怎么能在环境中生存。比如说拿一件长外套举例,把两件外套拼接在一起并制作成一张毯子。和 Oakley 的合作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专注在设计本身,不用去考虑艺术形式。

当你刚创建 A-COLD-WALL* 时,品牌是完全由你出资的吗?后来是从什么阶段开始盈利的?

Samuel Ross:对,一开始是完全由我出资的。最初的时候,会收到小额的订单,之后我再去制作,就有了少额的现金盈利,然后我再把利润投入到别的板块。

Samuel Ross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A-Cold-Wall*

所以品牌起初是根据订单量来生产的,你那时能准时交货吗?

Samuel Ross:(笑)我会很努力保证订单能准时交货,但是一开始却是很困难的。因为那时候我刚离开了 Off-White™ 和 DONDA,有了创立 A-COLD-WALL* 的想法,我在一个偏僻的地方租了一间房,大概只有 200 英镑的流动资金,只够我买一些布料。

你当时和 Virgil 说你要离开了吗?

Samuel Ross:当然,其实我有 ACW 这个想法是在我离开几个月前就有了。5 年前,我和 Virgil 在一个论坛上,我在向别人解释 ACW,那时候只有几件长袖的概念,我在解释呈现的效果以及可能性,但是大家对我的表达并不是很理解。所以我就提出我想自己亲自尝试,但是那时候这还只是一个项目,我刚离开了 DONDA,在给 Virgil 工作,这个选择也有可能失败,把我打回最初的起点,但是我觉得那就是正确的时机来做这件事。

Samuel Ross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A-Cold-Wall*

创立 A-COLD-WALL* 之前,你的生意伙伴 Andrew 在干嘛?

Samuel Ross:他当时也在为 Virgil 工作。在我为 Virgil 工作了几个月之后,他和我说他需要一个助手管理零售方面的问题,我就把 Andrew 介绍给了 Virgil。因为我和 Andew 已经认识了十几年,当我看到一个好机会,我一定会想到他。

你和 Andrew 是怎么分工合作的?

Samuel Ross:我个人单独负责设计方面,零售方面的业务都交由 Andrew 来负责,他很在行数字,所以他会负责这些。当然,重要的决策都是在我、Andrew 和我的助手 Yi 讨论下一起决定的。A-COLD-WALL* 刚开始几个月完全只有我自己,之后网上销售展现出了一点利润,Andrew 也加入进来。半年后,我们有了几个零售商,Yi 也加入了。

Samuel Ross 作客 Business of HYPE

A-Cold-Wall*

当时,面对要把一个由你个人创立的公司的部分股份分割给别人,你是完全接受的?

Samuel Ross:当然,我们是到后面才确定了公司股份的划分,但是一开始我们确定拿著一样的工资。我们俩的互相信任让我们在确定针对 A-COLD-WALL* 的拥有权时非常顺利,我作为创立者有大部分股权,Andrew 也有著相应的股权。我们把生意和友谊分的非常清晰,以前也会有讨厌对方的时候,但是我们依旧是最好的朋友和伙伴。在我没钱的时候,我在他的阁楼住了很久。补充个背景故事,我在过去 4年搬了 14 次家,最后在一年半前才刚有稳定的住处。

就你的经验来说,从 DIY 到街头潮流,再到奢侈品牌,像你这样、种出身并没有任何背景可言,进入这些领域会有障碍吗?

Samuel Ross:当然有,有很多层障碍,不管是阶级、种族、金钱、还是关系。

A-COLD-WALL* 现在进入到了第二阶段的发展,你感觉进入到了 High Fashion 的世界,还是感觉未曾变过?

Samuel Ross:我当然感受到了新的世界,但我还是保留著我在 DONDA 时的感觉。

阅读全文

继续阅读

独家近赏 A-COLD-WALL* | Beats Studio3 Wireless 联名耳机
Tech 科技

独家近赏 A-COLD-WALL* | Beats Studio3 Wireless 联名耳机

即将发售。

A-COLD-WALL* 2022 秋冬系列 Lookbook 發佈
Fashion 时装

A-COLD-WALL* 2022 秋冬系列 Lookbook 发布

持续探索服装轮廓与材质的突破。

A-COLD-WALL* x ROA 最新聯名機能鞋款率先曝光
Footwear 球鞋

A-COLD-WALL* x ROA 最新联名机能鞋款率先曝光

主理人 Samuel Ross 亲自公开。


A-COLD-WALL* 为 STYLE IN REVOLT 打造专属限定系列
Fashion 时装

A-COLD-WALL* 为 STYLE IN REVOLT 打造专属限定系列

由 Samuel Ross 本人亲自绘制涂鸦。

搶先預覽 Nike Air Max 720 全新「Silver Bullet」配色
Footwear 球鞋

抢先预览 Nike Air Max 720 全新「Silver Bullet」配色

各位觉得有「银子弹」加持的 Air Max 720 如何呢?

A BATHING APE® 推出拼色水洗 M-65 Jacket
Fashion 时装

A BATHING APE® 推出拼色水洗 M-65 Jacket

大人军事感满载。

中秋節獻禮-Ralph's Coffee 首度推出月餅禮盒
Food & Beverage 饮食

中秋节献礼-Ralph's Coffee 首度推出月饼礼盒

用上咖啡和朱古力两种口味。

GBL. 以吉卜力大熱動畫為主題打造兩件橫須賀夾克
Fashion 时装

GBL. 以吉卜力大热动画为主题打造两件横须贺夹克

Ponyo 和 Totoro 你比较喜欢哪一件?

Wilson 全新「CAMO」迷彩系列正式发布
Fashion 时装 

Wilson 全新「CAMO」迷彩系列正式发布

Presented by Wilson
灵感来自世界上那些最具活力的繁华都市。


美國聯邦政府扣押價值 5 億美元假冒奢侈品
Fashion 时装

美国联邦政府扣押价值 5 亿美元假冒奢侈品

是一项为期六年的调查。

BAIT x Marvel Comic 全新聯名別注系列
Fashion 时装

BAIT x Marvel Comic 全新联名别注系列

重现漫画经典场景。

Chris Hemsworth 認為《Thor: The Dark World》為三部曲最差的一集
Entertainment 娱乐

Chris Hemsworth 认为《Thor: The Dark World》为三部曲最差的一集

由「雷神」本人亲自分享对《Thor》三部曲的看法!

J.R. Smith 作客最新一期《Sneaker Shopping》談論腿上 Supreme 刺青
Fashion 时装

J.R. Smith 作客最新一期《Sneaker Shopping》谈论腿上 Supreme 刺青

J.R. Smith 最终花费超过 $4,000 美金!

KITH 以「99x」為主題重新上架 22 雙 New Balance 鞋款
Footwear 球鞋

KITH 以「99x」为主题重新上架 22 双 New Balance 鞋款

之前买不到的这次请把握机会。

More ▾
 

Looks like you’re using an ad-blocker

We charge advertisers instead of our readers. Support us by whitelisting our site.

Whitelist Us

How to Whitelist Us

screenshot
  1. Click the AdBlock icon in the browser extension area in the upper right-hand corner.
  2. Under “Pause on this site” click “Always”.
  3. Refresh the page or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continue.
screenshot
  1. Click the AdBlock Plus icon in the browser extension area in the upper right-hand corner.
  2. Block ads on – This website” switch off the toggle to turn it from blue to gray.
  3. Refresh the page or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continue.
screenshot
  1. Click the AdBlocker Ultimate icon in the browser extension area in the upper right-hand corner.
  2. Switch off the toggle to turn it from “Enabled on this site” to “Disabled on this site”.
  3. Refresh the page or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continue.
screenshot
  1. Click the Ghostery icon in the browser extension area in the upper right-hand corner.
  2. Click on the “Ad-Blocking” button at the bottom. It will turn gray and the text above will go from “ON” to “OFF”.
  3. Refresh the page or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continue.
screenshot
  1. Click the UBlock Origin icon in the browser extension area in the upper right-hand corner.
  2. Click on the large blue power icon at the top.
  3. When it turns gray, click the refresh icon that has appeared next to it or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continue.
screenshot
  1. Click the icon of the ad-blocker extension installed on your browser.You’ll usually find this icon in the upper right-hand corner of your screen. You may have more than one ad-blocker installed.
  2. Follow the instructions for disabling the ad blocker on the site you’re viewing.You may have to select a menu option or click a button.
  3. Refresh the page or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