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 Justin Bieber 能插队?HYPEBEAST 专访「球鞋外科医生」The Shoe Surgeon

从 AJ 到 YEEZY,由他改造的球鞋最少要价 $2,500 美元

Footwear 球鞋

从今年 2 月开始,行业的 OG 级人物 Jeff Staple 正式成为 HB Radio 的特约「主持人」,开展他的全新系列栏目 Business of HYPE。Business of HYPE 第一季将有 13 期,在每期节目中 Jeff 将邀请一位业内大人物进行访谈,重点关注潮流行业的「生意现状」。

本周 Business of HYPE 来到第七期,Jeff Staple 邀请到全美最顶尖的球鞋定制单位 The Shoe Surgeon 主理人 Dominic Chambrone 来谈谈他的「潮流生意经」。这位「球鞋外科医生」首次接受 HYPEBEAST 的采访,他所从事的是关于科学和平衡的艺术,他用双手创造了一系列的形象。当然,最吸引我们的一点还是它的商业模式。这种商业模式并不需要特别巨大的创造力,但是需要你有一定的跨界思维。因为你既是改变者,也是市场调研员,还是销售人员。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大家好,我是 Dominic Chambrone,The Shoe Surgeon 创始人。我从事球鞋个性化设计工作,我是一个球鞋制造商,设计师,艺术家,跨界人士… 还有很多头衔,比如企业家(笑)。」

很明显,球鞋是你主要的事业重心。从头说起,你是从小就是球鞋爱好者吗?

「我从初中开始接触球鞋文化,那时候我的堂姐有一双 1985 年的 Air Jordan,她让我在上中学的第一天穿上它,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 Air Jordan 是什么。我上初中的第一天,非常害羞、安静,但因为我穿的是 Air Jordan,很多高年级的学生和很酷的年轻人都来向我打招呼。那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后来我知道了。那时我第一次爱上了球鞋文化,因为球鞋可以让你不说任何话就表达出一种很酷的态度。」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X Virgil Abloh ‘aj1 Python’

那时我第一次爱上了球鞋文化,因为球鞋可以让你不说任何话就表达出一种很酷的态度。

你在哪里上中学?

「在加州北部,离 San Francisco 大概有 1 小时的车程。」

其他喜欢球鞋的同学呢?他们当时还穿了哪些球鞋?

「那时候大概是 2001 年或 2002 年吧,当时很酷的球鞋大多数都是 Air Jordan。我穿的是正代,有的同学穿的是复古版等等。我们都觉得 Air Jordan 很酷。」

所以说 Air Jordan 对你影响很大对吧。那么,你是从那时开始客制 Air Jordan 吗?

「一开始我买了很多 Air Jordan 来穿,因为那时 Air Jordan 给我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后来我开始认识了一些倒卖 Air Jordan 的人,购买并著用这些鞋子后让我感觉很好,什么都不用说就会感觉很好。」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air Jordan 1 X Comme Des GarÇons’

这很有意思。所以说拥有多少球鞋不是重点,成为最早拥有鞋子的人才是重点,还有那种特别的感觉也很重要。刚才你提到自己是一个天生内向的人,你不喜欢大声喧闹,你喜欢安静地用脚上的球鞋来表达自己。

「是的。那感觉就像是,你在跟别人打招呼并且对他们说『嘿,看看我』,但实际上你没有说话。」

刚才我猜你从那时就开始客制 AJ 了,却遭你否认;但其实你现在的工作看起来跟那时还没有多大的联系。你现在的工作太特殊了,即使是 Nike 也没有开展这样的业务,假如他们想要开拓私人定制的业务便必须要联络上你。所以这种想法是从那时开始产生的吗?

「我也没想过这个问题呢。因为那时我的生活一团糟,还不知道第二天会发生什么事。现在好好回想一下,我应该是一开始先为自己制作球鞋,然后再慢慢开始给其他人制作球鞋吧。」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X Air Jordan 1 ‘north Pole Breds’

让我们一起回到 2000 年那个时代,那时候球鞋文化是刚刚起步的东西,当时很多年轻人都会在自己的球鞋上画一些属于自己的图案,你有这么做吗?

「我也这么做过,我就是从那起步的。在我穿上 Air Jordan 之后,很多同学也开始穿 Air Jordan 了,后来大家都会预先沟通要穿哪双鞋,结果多次发现大家都一样。后来那种特别的感觉就没有了,再也不能依靠比别人早穿上 Air Jordan 球鞋来获取那种感觉了。」
「于是在高中的时候,我开始使用喷枪修饰球鞋,但这之前我都不知道有鞋子绘制这回事,我只是出于一种自觉。我在自己的纯白色 Air force 1 上绘制,然后第二天就穿著去学校,所有同学的反应都非常疯狂,于是我意识到我能做到一些事,这种感觉让我更加自豪。这就是我进入鞋子绘制和私人定制领域的开始吧。」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那时你有想过绘制完这双球鞋然后卖掉吗?

「没有,完全没有。」

所以你就是纯粹想拥有一双独一无二的球鞋?

「是的,那时我只是想要一种很酷的感觉。然后当我绘制完球鞋之后,有朋友就过来问我:「可以帮我绘制一双吗?我也想拥有一双只属于自己的鞋子。」于是,我就帮他们在球鞋上绘制一些专属于他们的 Logo、字母之类,帮助他人也让我感觉很好。」

所以之后你就开始做这类工作了。

「是的,从那以后。」

那你有收费吗?

「没有,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收费。」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air Jordan 1 X Ikea’

为什么呢?

「那时我觉得我做的事是有艺术性的,并没有想过要收费。我大概是从 8 年前才开始收费吧,对那时的我来说,跟朋友要钱有点困难,我也不知道赚取他们的钱是什么感觉,尽管我消耗著自己的创造力和时间。在高中,我从来没有因为球鞋定制而跟朋友要过钱,那时候我有其他更好的挣钱手段。

是什么手段呢?

「那时我仿制各种入场券,也仿制毕业典礼的入场券。我会仿制这些东西然后卖出去,拿我们的学校来说,毕业典礼的入场券都是有限的,只对毕业生和他们的家人开放,于是我们决定自己做一些。」

你们仿制了毕业典礼的入场券?

「是的,我们卖 $15 美元一张,然后挣了好几千美元,那对高中生来说可是一大笔钱。」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clear Weather Cortamba’, Combining The Silhouette From Nike And Adidas

你是高中的每一年都做吗?

「我是高二做了一年,然后高三做了一年,之后因为我有个弟弟也在上高中,所以毕业之后我又做了一年。那时候我的弟弟说他也想做,那我就答应了,我们负责印制,他负责到学校里去兜售。那是仿制毕业入场券的最后一年。那时候仿制入场券和绘制朋友的球鞋是我发挥创造力的方式。」

让我们再谈谈喷枪的事情吧,我记得你说过你是从 8 年前才开始收费的对吧。其实在 2009 年、2010 年的时候,已经出现了一些做球鞋绘制的人了,他们当中有的靠这门路来赚钱,你看到这些人了吗?你那时候有想过像他们一样售卖绘制的球鞋吗?

「那时的我想要在人群中保持独特,我想以自己的产品而自豪,想著如果卖东西就卖一些可以永久保留的东西,这是我其中一个想法。2004 年高中毕业后,我跟家人一起去了北卡州,在那里的一家书店里我看到了关于球鞋文化的书籍,那是我接触到的第一本关于球鞋文化的书籍。我从中了解到面料的知识、喷绘的知识、艺术方面的知识,我看到了很多私人订制的鞋子,我觉得非常酷,我不想只做喷绘了,我想做更多。之后,那时在北卡州南部的一个商场内,我看到一个艺术家正在 Air Force 1 上做喷绘,我在加州可从来没见过在商场里直接喷绘鞋子的。」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X Air Force 1 ‘what The Scrap’

那时的我想要在人群中保持独特,我想以我自己的产品而自豪,想著如果卖东西就卖一些可以永久保留的东西,这是我其中的一个想法。

北卡州南部确实做定制的人比较多,很多东西都可以定制,像夹克、牛仔裤等等。

「是的,我在加州的时候都没有感受过这种文化,而且在商场里人们都愿意为这种绘制付费。之后我就去找了那个绘制鞋子的艺术家,那时是 2004 年吧 ,我们建立了不错的关系,同时我也开始钻研那本书,之后我就彻底喜欢上了这种定制文化。那时候互联网还不发达,没办法找到太多的网页,我就开车走遍了 Charlotte 的各大商场。」

你去这些商场做什么?

「我主要是去找寻灵感,那时候去商场是很有动力的,我要去商场看看绘制鞋子的艺术家都是怎么做的。

你是什么时候决定要自己操刀对球鞋进行改造呢?

「那时候我在 Charlotte,我开始学著绘制、黏贴不同的材料等等,但对于这些设计我都不是特别满意。」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X John Geiger X Air Force 1

等一下,你是用自己的钱买鞋对吗?然后做出了一些自己不满意的设计?

「是的,我在鞋子上面花了很多钱。人们一般会把钱花在学费之上,而我把钱都用在这上面了。」

你有上大学吗?

「没有。」

你知道很多大学生也是把钱花在鞋子上吗?

「这我知道,我们也算是殊途同归。那时我真的是在鞋子上面花了太多太多钱了。」

那时你靠什么生活呢?

「我给我的叔叔在庭院做一些工作。那时我还经常去参加 Party、经常喝酒,有时候也很懒,在人们眼中我是这样的,但是我其实去了很多地方,吸取了很多灵感。后来我就去了一家小店打工,那是我第一份正式的工作。」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X Joshua Vides Air Max 1

全职的对吗?

「是的,虽然我可以告诉你那时候挣多少钱,但还是不说了。后来我就经常换工作,从店员到公司职员等等。最后我在 Charlotte 的 No Fear 店舖里找到了一份工作。那时我觉得这份工作很酷,因为我可以直接在那个商场里购买球鞋,然后直接改造并展示这些球鞋。」

是在 No Fear 里面吗?

「是的,在 No Fear 里展示由我定制的 Air Force 1。」

那时你一双卖多少钱?

「大概是一双 $120 美元吧。」

但是你还得自己买球鞋对吗?

「是啊,所以我也就赚 $20 美元一双。但我觉得没有关系,因为付出努力也得到回报还是很好的。这是我定制鞋生涯的开始。」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X Vlone X Nike Air Force 1

太精采了。

「这是一条非常长而曲折的路。」

在 No Fear 工作时你就开始积累粉丝了?

「没有,那时还没有粉丝,但是我积累了很多绘画的经验,学会了如何跟人打交道,如何跟客户沟通等等,那奠定了我的一些基础。」

那时候社交网络还不发达,也还没有 Instagram 这回事对吗?

「是的,完全没有。那个时候我们就是在线下聊天,然后我经常去其他的艺术家那里,看他们的定制生意如何展开。后来我到了一个名叫 Niche Market 的地方工作,那里跟其他的店舖完全不一样,他们定制更高端的街头穿搭单品,我在那里学到了很多品牌知识。」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Vans Sk8 Hi

「他们一开始还是让我负责 Air Force 1 的定制,但是我说任何鞋子都可以,于是老板就给了我一双断码的白色 Vans SK-8 Hi,我说 Ok,然后我想了几种设计方案,最终选择了 Tandy 皮革,并且使用了激光蚀刻技术把他需要的 Logo 给印上去。我把设计好的鞋子拿到了店里,问别人,在不想太多的情况下,你觉得这个鞋子怎么样?他们觉得还不错。之后我就把鞋子拿到了 Niche Market ,它成为了一双畅销的皮制 Vans 鞋子,因为大家没有见过这样的鞋。」

一款使用了 Tandy 皮制的 Vans SK-8 Hi?

「是的,拥有激光蚀刻技术的 Tandy 皮革版 Vans SK-8 Hi(笑)。这是我最早期的定制作品,使用了很多激光蚀刻技术制作的图案,我那时非常喜欢激光蚀刻制作出来的东西,也很受启发。对于一个球鞋迷来说,这一刻对我非常重要,因为我当时非常喜欢一些定制球鞋的艺术家,这一刻让我觉得自己也是他们其中之一。」

对于一个球鞋迷来说,这一刻对我非常重要,因为我当时非常喜欢一些定制球鞋的艺术家,这一刻我觉得我也是他们其中之一。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supreme X Louis Vuitton Vans Sk8 Hi’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缝制球鞋了?

「祖母在我高二的时候送了一台缝制机器给我。那时我在绘制鞋子,也在剪贴拼接材料,也在缝制一些东西,那是我最开始缝制鞋子的时刻。」

你在 No Fear 店舖里卖过鞋,也曾在 Niche Market 工作,后来你是怎么去到下一个地方的呢?

「我离开了北卡州之后,就想去更多的球鞋店里偷师,学习更多机械的操作。我很幸运地遇上了一名高人,我告知他我想学习关于修鞋和制鞋的知识,他告诉了我各种机器的运作和作用,他带领我找到了制作高端鞋子的机器。我跟他说想要向他学习,他说他不认识我,这可能会造成一些法律责任。你知道的,在加州很多人都因此遭到起诉,所以他没有教我更多了。」

「第二天我就在一个角落里头通过观察来学习,我对修鞋店的机器运作非常著迷,我学习到除了激光蚀刻之外的知识,并了解到在这方面我还是太无知。后来他觉得实在受不了,就让我走过去,近一点看著了。」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X Air Jordan 3 ‘tinker’

你当时是那种每天都会去烦著人家的孩子吧(笑)?

「是的,正是那种人。这位启蒙老师看我是严肃认真的,而且他也是个绅士,发现这个小孩是真的想学习,于是他给了我一次机会,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有人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因为你知道的,很多人都会叫我滚开。」
「那家修鞋店的机器都是为高端鞋子服务的,也就是我现在主要接触的鞋子。后来我就到了纽约,修一些 Gucci 的鞋子,之后也有修 Vans 的鞋等等。这就是我学习修鞋的经历,但是我仍然有很多知识需要学习。」

那么,你开始在定制球鞋方面挣到钱了,而且也很有激情?

「是的,非常有激情。那时候我跟朋友们一起聚会、制作 T-Shirt,我去买鞋,然后自己定制。我用的是我爸爸买给我的机器,大概是 $3,500 美元的机器,它带给了我商业方面的计划和成功,我就跟随著我的激情,拼命创作。那时候 Instagram 开始兴起了,我就把皮革等材质的球鞋都放到 Instagram 上,那是很早期的照片了。」

然后你就开始给朋友们做鞋了吗?

「是的。不过后来我还给我在拉斯维加斯当 DJ 的朋友帮过忙,还曾经送过寿司,但主要精力还是放在鞋子上。我希望用好每一种材料,让鞋子看起来是好看的,实现鞋子的「重生」,这就是我想要的品质。」

我希望用好每一种材料,让鞋子看起来是好看的,实现鞋子的「重生」,这就是我想要的品质。

你那时把这些东西品牌化了吗?

「嗯,那时我就已经有自己的品牌了。」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X Air Jordan 1 ‘banned’

那时你就命名自己的品牌叫 The Shoe Surgeon 了吗?

「实际上 The Shoe Surgeon 这个名字当我在 Charlotte 的时候就有了。在东海岸跟在加州有很大的分别,因为从东海岸出发去很多州都非常近,我们想去纽约就去纽约,我们在纽约受到启发,那时我的兄弟和朋友都觉得我应该有一个我自己的品牌名。我们当时在纽约时代广场很贵的旅店里想到了 The Shoe Surgeon 这个名字,因为我们觉得外科医生是很挣钱的。后来我跟我当时的朋友失去了联系,但是我还是保留了这个名字。慢慢地,就开始有名人、DJ 来找我定制鞋子了。」

我们当时在纽约时代广场很贵的旅店里想到了 The Shoe Surgeon 这个名字,因为我们觉得外科医生是很挣钱的。

那时你已经对整个球鞋的工业体系很熟了,对吧?

「是的。」

所以你的商业模式就是由他们买鞋,然后你投入时间帮他们定制,然后再卖给他们,对吗?在意大利人的鞋子修理店里。

「是的,那个店帮了我很多。那时我 21 岁,我想著能够成为百万富翁。」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X Ronnie Fieg Asics Tiger Gel Lyte Iii Salmon Toe

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那时我有一个很大的梦想,但那时有很多困难是要克服的,我知道只有克服了这些困难,我的事业才能发展下去。」

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把这个车库打造成工作室的?

「建立这个工作室是定制业务和鞋子都做得很好的时候,因为过去很多人会担心出现假货、质量问题等等。」

曾有一段时间,定制变成了一种文化。

「是的,尤其是 Air Jordan。虽然东西海岸的习惯不同,但是喜欢 Air Jordan 的人很多都喜欢这种定制服务。我首先是使用父母的车库,囤积比较高级的球鞋,并在里面做设计。我尝试过多种风格,试著让设计变得更有趣,而不是简单地把材料拼接在 Nike 的球鞋上,我想用我的设计引领潮流。我用很多客人的球鞋制作出了不错的设计,包括定制的 Vans。我们卖定制的 Vans,大概是 $750 美元的样子。」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X Rokit X Vans ‘off The Court’

「我得承认我们的定制服务还是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我是对客人非常挑剔的人,如果有一个邀约定制,我们已经做过了,那我是不会再接受的。后来我在 Facebook 上发布了一个我想学习设计的消息,因为我想让我的设计更加特别,后来就有人把 Justin Bieber 的设计师介绍了给我。接著我就给他们定制了鞋子。」

我是对客人非常挑剔的人,如果有一个邀约定制,我们已经做过了,那我是不会再接受的。

「也是从那之后我就开始觉得,那就赚一些钱吧。当然,给 Justin Bieber 做鞋还是很酷的,我还给 H. Lorenzo 等名人做球鞋。在那一个月我挣了一万五千美元,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结果那个月还没到月底我就把钱全花光了(笑)。」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X New Balance 574 Sport

是买了更多的鞋吗?

「不是。是拿来开 Party,、买食物,也买了一些新球鞋等等吧。那时我觉得一切都是无限的,小时候我玩电脑时就觉得,很多东西是无限的,你失去之后还可以再赚回来。但实际上,很多东西都是有限的,我花光了所有钱之后才发现,我还有房租没有交。而且生活还是起起伏伏,我也不知道我下一份工作会做什么。」

也就是说你帮 Justin Bieber 他们做完了鞋之后,你却付不起房租?

「是的。」

那现在好点了吗(笑)?

「现在好多了。我看著我的财务状况,心想,我应该去上一所商学院好好学一学。当然,我知道那不是属于我的道路,但是对于我的儿子,我至少想得让他试一试。」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X Undefeated Air Jordan 4

你现在在销售和转卖的时候有没有觉得收入很惊人?

「是的。当时我正在跟我的妻子,当时的女朋友约会,那一段时间收入非常好,做事情也非常顺。当时我有一个朋友是做市场的,他建议我做 Air Jordan 4 的定制。之后我就创作了一个方案,把图片发到了 Instagram 上,很多人看到之后都说他们也想订一双。那时我们在 Facebook 上面有粉丝交流群,于是这一款的生意做得非常好,订单很多。 」

人们向你下订单?通过 PayPal 吗?

「是的,PayPal。我很喜欢 PayPal,没有它我就成为不了现在的我。」

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那样吗?就是人们把钱打给你,然后说我想要做某款鞋,是这样吗?

「是先付一半定金,然后交货再付一半这样。当时我定制一双鞋收取 $500 美元。」

你做一双鞋大概多久?

「我做一双鞋有时候需要好几个月。」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X Air Jordan 4 ‘transformers’

人们付了定金,然后等几个月吗?

「是的。不过 Justin Bieber 第二天就拿到了,因为他第二天就需要,他有一个演出。而其他人,我们就是一个接著一个订单这样排队,后来我们开发了不同的定制产品,慢慢发展成为了一个生意。」

那么,这个产业里面有多少人能做的好?

「让我说的话,这个产业里没有人做得好。即使我自己也不够好,其他人也是。人们都爱在 Instagram 上发帖,这就形成了关于如何制作好鞋的竞争,但是我并不是多么喜欢定制 Air Jordan。我把注意力慢慢从制作只想要赚钱的 Air Jordan 转移到了如何做出更好的产品上,后来我就是思考如何以合适的方式作出更好的球鞋了。」

让我说的话,这个产业里没有人做得好。即使我自己也不够好,其他人也是。

所以你在做生意的同时,也很注重自己的理念对吧?

「是的。我不想追随任何人。」

「这就是我想教别人的原因,我想把正确的方式教给某个人,让他比我发展得更好更优秀。我的目标就是促使他们的前进。当有人真正想设计一款好的球鞋时,我不介意把我的工具给他使用。但是必需要先学好设计,再去卖产品。」

这就是我想教别人的原因,我想把正确的方式教给某个人,让他比我发展得更好更优秀。我的目标就是促使他们的前进。

你现在高兴吗?你曾经说过对自己的产品也不满意,那么你现在满意一些了吗?

「始终还是不够好。」

我觉得可能你余生都会这么说吧?

「也许吧,我同意,我设计和试穿自己做的东西时,一般我都不会满意。我是那种非常挑剔的人。」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X Yeezy Boost 350 ‘military’

你总是能发现产品的缺点。

「是的,产品的缺点、我不想穿的原因。例如有一次我看著自己设计的鞋子,感觉非常不满意,于是我就走掉了。人们问我为什么,我说是因为鞋子的问题,我现在就要重新设计我的鞋子。我想要创造一双我真正喜欢的鞋,能让我因此出名的鞋子。」

现在的价格是多少?比如说 Air Jordan 4 的定制。

「$2,500 美元,这不包括购买鞋子的钱。」

现在在线上等待的客人有多少?就是还没有拿到鞋的朋友有多少?

「现在线上预订等待的顾客得上百吧?很多的一个数字。我想很多朋友都知道我的状态,我一直也在寻找想要加入这个产业的人,因为在美国,真正做定制球鞋的人几乎没有。所以说这件事,大多数的工作还是得我自己来做。」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X Yeezy Boost 750 Red October

你跟 Jordan Brand 的合作,是以怎样的形式呢?是他们把鞋子从总部寄给你使用吗?

「我跟他们的合作很多次了,我经常去他们芝加哥总部,也在那给他们讲一些课,我算是他们的代理商之一吧。」

这是件很疯狂的事,而且他们还叫你去芝加哥总部讲课。

「这就是有点强迫的意思吧…」

什么?强迫(笑)?

「其实我是有一点讨厌这个品牌的,从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有时候他们设计的球鞋很无聊。所以我就想,我能不能重新创造,产生新的产品呢?他们就觉得,我这样的人很关心他们的品牌设计吧。」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animal Pack’

好的,谈谈他们是怎样联系上你的吧?你们第一次沟通,是通过电子邮件、传真、还是电话呢?

「我在与 Jordan 合作之前跟其他品牌合作过,他们看到我们 The Shoe Surgeon 有做他们的鞋,就通过我的朋友找到了我,想跟我谈谈。我当时很忙,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因为他们那边要求的事情有些多,我甚至都不记得第一场谈话是什么了,因为第一场谈话结束之后紧接著就是第二场谈话,跟每个人谈话的话题都不同,谈一些关于预算之类的东西,后来我收到一个电子邮件合同,我们就在定制和艺术设计方面展开了合作。」

提到钱的问题,他们是给你重新设计的费用吗?

「取决于作品的受欢迎程度。我觉得从我创立了 The Shoe Surgeon 到跟这些知名品牌合作是非常棒的一个过程。我们也有一些面向校园的合作,帮助这些品牌设计出适合学校的产品。」

这很有趣。

「是的。Instagram 对市场影响力很大,现在已经成为鞋文化的一部分了。」

Instagram 对市场影响力很大,现在已经成为鞋文化的一部分了。

现在你跟大的公司签约了,你有自己的商业经理人了吗?还是仍然是你自己管理著所有的事情?

「之前是我一个人,现在我开始接受一些商业建议了。我始终觉得我不喜欢商业,也不认为自己在商业上有什么能力,我更喜欢艺术的那一部分。但是我得懂得客户的邮件、懂得设计流程,得懂得几乎公司的所有事。现在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能让我更有计划做事的人,他能帮我从更好地处理事情。」

就是三天前聘用的那一位吗?

「是的,三天前,所以我就不用自己做所有事了。我很感谢我妻子和朋友在背后的帮助。」

就像团队那样的帮助。

「是的,就像是团队。现在我开始雇人了,去年可不是这样。」

雇的人都是设计鞋子的吗?

「不全是。现在我有一个全职的设计师,还有产品视频照片的摄影师,还有我们的商务经理人,我们就像一只创业型的企业。」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X Yeezy Boost 350 V2

有没有公司找你为他们的工作。

「有的。他们想让我给他们工作,adidas 也给了我很多工作的机会,但是没必要停下我现在所做的事。我可能从来没有真正得到一个工作,只是我需要自己进行创做,而且我也没办法给别人工作。」

你有自己的家庭,你得顾忌到家庭的稳定、健康保险等等对吗?

「我两年半前搬去洛杉矶,前半年生活非常困难,连续好几晚也不睡觉,就为了付薪水。当时我太太怀孕了,我想要稳定点。」

你太太怀孕了,你要维持生计,你要不停的卖鞋子对吧?

「鞋子当时其实也帮了我的忙。最后我终于接到了来自 adidas 的第一个邀约,来自布鲁克林的。」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The Shoe Surgeon X Air Max 1 Master

太疯狂了!位于纽约布鲁克林的 adidas 设计室非常有名。我知道他收到了从三万封求职邮件,然后选择了你。

「是的。我觉得事情是接二连三发生的,移居到 San Francisco 是一件大事,期间越来越多的人想买我做的定制鞋也是一件大事。我只是抓住了生活中发生事,终于在最后也抓住了我想要的生活。」

所以说下一件事就是你自己的球鞋品牌了,对吗?

「是的,我正在做自己的品牌,当然我也会继续做定制的鞋子。所有的这些产品都是以 The Shoe Surgeon 命名的。如果自己的品牌做成了,可能会成为一个独立的业务。」

具体的计划是怎样的?

「计划是 9 月做出来,但是我也不确定准确的时间。我们要看看时间、空间、产品都是否合适,具体还有待确定。」

所以以后就是既有自己的品牌又有定制,对吗?

「是的。不过我从小就是一个经常变来变去的人,前一天我想买鞋子练武术,但是第二天可能主意就变了。虽然我也喜欢稳定的东西,喜欢有一个安静的空间,但同时我也非常喜欢变化、变革,喜欢不同的机会走进来。当然,我想把这两点都做好。」

2018 年有大新闻啊!

「是的,2018 和 2019 可能都有。」
HYPEBEAST 專訪「球鞋外科醫生」The Shoe Surgeon

你现在引入合伙人了吗?

「没,还没有合伙人,只有商业顾问。」

所以说现在还是你个人拥有整个公司?

「我曾经有过一个合伙人,他是我家乡小镇的一个朋友,他上过商学院。虽然我有了自己的企业,但是我不太懂商业,我一直就是想专注于艺术这一面的那种人,然后让有商业头脑的人来帮助我。有人推荐了他,我认为他很懂商业,但事实证明读商科不代表就懂商业,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教训。后来我从他手中把公司股份给买回来的。能买得起他手中的股份,让我感觉很不错。」

可能很多人都会觉得,买回来就代表我没合作伙伴了吧?

「我妻子就是这么觉得的,她认为我这个决定是错误的。但是我觉得买回来还是很好的。」

是的,因为有时候事情会跟你想发展的方向是相反的。我也知道很多企业家会从其他的合伙人手中失去自己的企业,合伙人有时候把股份给「偷走」了。

「是有这种情况。但是对我来说,我从未失去,我不会输,因为我从不放弃。所有想到我品牌的人,都知道我就是 The Shoe Surgeon。」

阅读全文

继续阅读

Odell Beckham Jr. 上腳 The Shoe Surgeon 最新客製鞋款
Footwear 球鞋

Odell Beckham Jr. 上脚 The Shoe Surgeon 最新客制鞋款

以纪念 Virgil Abloh 。

HYPEBEAST 读者票选「2020 年度最佳运动鞋」榜单正式揭晓
Footwear 球鞋

HYPEBEAST 读者票选「2020 年度最佳运动鞋」榜单正式揭晓

得奖的鞋款都有哪些?

鞋盒也能成为「主角」吗?盘点过去 20 年的经典特殊鞋盒设计
Footwear 球鞋

鞋盒也能成为「主角」吗?盘点过去 20 年的经典特殊鞋盒设计

对于球鞋你有过「买椟还珠」的经历吗?


2020 年三月 MV 球鞋大赏 | Pumped Up Kicks
Footwear 球鞋

2020 年三月 MV 球鞋大赏 | Pumped Up Kicks

本月新出 MV 中有哪些值得留意的球鞋瞬间?

ASICS 推出全新別注系列致敬創辦人鬼冢喜八郎
Footwear 球鞋

ASICS 推出全新别注系列致敬创办人鬼冢喜八郎

以充满正能量的向日葵作主题。

Apple 於 2018 年首季共售出 60 萬部 HomePod
Tech 科技

Apple 于 2018 年首季共售出 60 万部 HomePod

何时才到亚洲区推出呢?

Vans 2018 夏季全新「Desert Embellish」系列
Footwear 球鞋

Vans 2018 夏季全新「Desert Embellish」系列

灵感来自沙漠的景观。

Nike Air Max 98 全新配色設計「Blue Nebula」
Footwear 球鞋

Nike Air Max 98 全新配色设计「Blue Nebula」

专为女性朋友打造。

Microsoft 公佈 Xbox 全新手把使用方式
Tech 科技

Microsoft 公布 Xbox 全新手把使用方式

原来超大 A、B 按钮隐藏如此贴心的设计。


 

Looks like you’re using an ad-blocker

We charge advertisers instead of our readers. Support us by whitelisting our site.

Whitelist Us

How to Whitelist Us

screenshot
  1. Click the AdBlock icon in the browser extension area in the upper right-hand corner.
  2. Under “Pause on this site” click “Always”.
  3. Refresh the page or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continue.
screenshot
  1. Click the AdBlock Plus icon in the browser extension area in the upper right-hand corner.
  2. Block ads on – This website” switch off the toggle to turn it from blue to gray.
  3. Refresh the page or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continue.
screenshot
  1. Click the AdBlocker Ultimate icon in the browser extension area in the upper right-hand corner.
  2. Switch off the toggle to turn it from “Enabled on this site” to “Disabled on this site”.
  3. Refresh the page or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continue.
screenshot
  1. Click the Ghostery icon in the browser extension area in the upper right-hand corner.
  2. Click on the “Ad-Blocking” button at the bottom. It will turn gray and the text above will go from “ON” to “OFF”.
  3. Refresh the page or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continue.
screenshot
  1. Click the UBlock Origin icon in the browser extension area in the upper right-hand corner.
  2. Click on the large blue power icon at the top.
  3. When it turns gray, click the refresh icon that has appeared next to it or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continue.
screenshot
  1. Click the icon of the ad-blocker extension installed on your browser.You’ll usually find this icon in the upper right-hand corner of your screen. You may have more than one ad-blocker installed.
  2. Follow the instructions for disabling the ad blocker on the site you’re viewing.You may have to select a menu option or click a button.
  3. Refresh the page or click the button below to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