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ETALKS | Jeff Staple、Grailed 执行总裁、StockX 创始人、OG MA 谈转售业的意义

相信大家最在乎的还是 Supreme 的二手销情吧?

Footwear 球鞋

今年的 HYPEFEST 不仅有独家单品发布,现场演出,还有内容吸睛的行业精英圆桌对谈。这一期的 HYPETALKS,旨在讨论街头品牌对转售行业的爱恨情缘。由 Jeff Staple 主持,请到了 StockX 的创始人 Josh LuberGrailed 的执行总裁 Arun Gupta,来自 Unique Hype Collection 的 OG MA,以及北美地区 adidas 销售主管 Leo Rodriguez。讨论的话题涉及了:二级市场和转售商从最初的不被认同到至今演变成为巨额利润的转售产业。并以 Supreme 为例,聊到了供求是如何影响转售行情,从大型电商到私人商铺,在这个产业里有各式各样的角色,本期 HYPETALK 希望能从不同角度来剖析当下的转售产业,谈论重塑转售的可能性。

HYPETALKS | Jeff Staple、Grailed 執行總裁、StockX 創始人、OG MA 談轉售業的意義

Josh Luber:StockX 创始人,执行总裁。2012 年创立了球鞋数据分析网站 Campless。于 2016 年创立 StockX,最初是一个球鞋交易平台,于 2017 年扩张到各类服饰,在 2018 年二月获得六百万融资。

Arun Gupta:Grailed 执行总裁,Grailed 于 2013 年创立,是知名男装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2017年 Arun 发行了针对女装的姐妹网站 Heroine,并于 2018 年获得 Index Ventures 一千五百万融资。

OG MA:纽约唐人街潮店 Unique Hype Collection 「店长」,Instagram 上拥有众多粉丝的网络红人。

Leo Rodriguez:现任北美 adidas 销售主管,曾是球鞋买手,并担任过 Puma 纽约地区的市场经理。

Jeff Staple:当下的转售行业是怎样一个状况?
Josh Luber:我认为人们终于开始接受转售行业的不可逆性了。相比起 33 年前,也就是 85 年一代 Air Jordan 发行的时候,总经销商们控制著市场,虽受益于二级经销商,但却一直有意忽视。就是到了 2012 年,我成立 Campless 之初,与品牌之间关于代理零售的对话也通常不了了之。而如今,人们终于意识到转售行业的重要性和其所占市场份额,所以也从对抗竞争变成了友好合作。这种趋势和当下票务网站已变成了承办大型演出赛事门票的官方单位很相似。

Jeff Staple:Arun 你和 Josh 不同,长期直接与消费者打交道,你是如何看待当下的转售行业及其加价售卖的行为?

Arun Gupta:我很同意 Josh 的观点,也承认人们在这种饥饿营销下幸运地抢到了单品,并加价转卖的行为确实普遍。但还有一种情况是,有些人不再想要某个单品时,他们就会低价转售出去,这也是各种品牌如 BalenciagaCDGvisvim 等出现高低价都有的转售原因。我认为服装转卖和球鞋转售很不相同,但都同样令人兴奋。这个产业很好的反映了资本主义的概念,你花了时间去排队,然后加了点价转卖给别人,让那些原本买不到产品的人可以有机会购买,如果没有二手市场的存在,那专卖店里的产品一旦售完,就再也买不到了。所以不管是全新的单品加价转卖还是二手的出售,都有其存在的原因。

HYPETALKS | Jeff Staple、Grailed 執行總裁、StockX 創始人、OG MA 談轉售業的意義

Josh Luber

Josh Luber:我想补充一点,我们之所以创立 StockX 也是为了让更多人有机会买到他们想要的产品,很多时候和产品是否「Hype」无关,而是为那些想要买三四年前产品的人们提供途径,因为在官方渠道早就买不到了。

Arun Gupta:确实如此。而且如果我知道 6 个月以后我能以原价转卖出去一件昂贵的皮夹克,那我买的时候可能就不会犹豫。我觉得这和音乐有点像,我听音乐的时候,不会只听最新的歌曲,我甚至可能会去听 50 年前的歌。当我在 Saint Laurent 购物时,我不会只买当季的产品,我还会买 Hedi 担任创意总监时的产品。所以,我觉得能够买到品牌不同时代的产品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Jeff Staple:我想听听 OG MA 对于转售行业的看法。

Brian(OG MA 的侄子):我将代表 OG MA 发言。我认为转售行业将一直存在,且不会消亡。大家都知道 OG MA 移民来到美国,但我们血液里流淌的东西不会改变。我们还是会继续努力招揽生意,继续做转卖。我们想要在这行业里分一杯羹,想要挣钱。你去纽约中国城的 Canal St.(坚尼街)上,总会遇到那些向你兜售商品的亚洲人,他们想要挣你的钱。所以我觉得转售行业不会消亡,因为这已经变成了一种文化。而且我们给那些错过发售的人们一个机会,如果你错过了周四的 Drop,你完全可以在当天来我们店购买,我觉得这是我们成功的原因。我们从商场底楼的一家小店,慢慢扩张,且还在不断成长。

HYPETALKS | Jeff Staple、Grailed 執行總裁、StockX 創始人、OG MA 談轉售業的意義

Jeff Staple

Jeff Staple:你们爱好这种文化吗? 还是说你们做这行就是为了挣钱?如果只是为了钱,也没有关系,你可以告诉我。

Brian:我们不是只为了钱。OG MA 本人一直都在收藏 Supreme 的衣服。

Jeff Staple:所以 OG MA 本人其实真的很喜欢 Supreme 是吗?

Brian:对啊,她很早就开始收集 Supreme,她的有些收藏很多人都不知道竟然有发行过。现在来我们店的小孩,通常一进店就会说,我要 Supreme 最新的 Box Logo,这在当时完全是不可想象的。

Jeff Staple:OG MA 最喜欢哪一件 Supreme?

OG MA:我喜欢身上这一件,因为有 Box Logo。你可以问问大家,有谁不喜欢 Box Logo 吗?

Leo Rodriguez:我同意。我从小就在 Unique Hype 买衣服,他们店里的款式太齐全了!

Jeff Staple:那 Leo 你现在作为大型企业的代表,是怎么看待转售行业的?

Leo Rodriguez:我想分享一下个人想法。我认为当下的转售热潮对品牌来说,是一种肯定,说明我们的产品很受欢迎,同时也说明我们的产品已经变成连接街头文化的情感寄托。所以于我们而言,我们知道其存在并尊重他们。但最终,重要的还是其文化和品牌消费者。

Jeff Staple:会有这么一种说法,大公司们认为当下的这种转售热潮只是一时的,是泡沫经济吗?

Leo Rodriguez:我认为这会是一种循环,有时候市场会被炒的很热,但也有的时候,市场会很冷清。我觉得我们现在处于温热状态并在逐渐变冷。

Josh Luber:我觉得对 Yeezy 和 adidas 来说是在变冷。我没有 diss 他们,单纯是对数据进行分析。去年,adidas 占了转售市场的 60%,但今年,只有 30%。这些数据虽然来自 StockX,但如今的 StockX 也可以映射整个市场的情况。adidas 的市场份额之所以降到了 30%,是因为 Off-White™️Yeezy 等品牌存货变多导致价格下降。另一种可能是 Off-White™️ 供货变多,Pharrell 的鞋款也增加发售。市场现在确实有浮动,但我认为个别品牌还是像我所说的在变冷。

Arun Gupta:我认为「Hype」这词用在这儿很准确。Josh 说了 Nike 和 adidas 去年占主流,今年就是 Off-White™️ 和 Yeezy 大行其道,所以你要问我当前的市场情况如何,我会说市场依旧火爆。我相信大家应该都能感受到当前市场的热度。市场确实是循环的,也许今年 adidas 在转售市场相比去年占额降低,但可能在一级市场的零售成绩却不错。我知道 Supreme 现在的囤货相较以前,正在增多。

Jeff Staple:你觉得 Supreme 当下状况如何?

Arun Gupta:我觉得 Supreme 正在变得越来越商品化,Supreme 以前很稀缺,且款式多样,但现在就像 OG MA 所说,人们只想买 Box Logo。我很好奇如果有一天零售价和转售价到了一个平衡点会怎么样。因为现在的转售价大概都会比零售高 6 个点,但上一季秋冬,有人想以 $1000 美元转售一批 BOGO 卫衣,却卖不出去,价格到了 $600 美元时,才一下卖了出去。所以我们一直都在提关于市场监管,和出台制定价格的标准等议程。

Jeff Staple:转售行业的一个经典问题就是,供求关系。我想引用一句话,来自 National Footwear Publication 的 Matt:「一旦你增加供货,人人都可以买到时,他们就都不想买了。」所以我想问问 Unique Hype,对最近 Supreme 市值 10 亿,且将来有可能会增加发售和购买机会,有什么想法和感受?

Brian:我认为 Supreme 的转售市场依旧可观。很明显,在座的至少一半都穿著 Supreme,我觉得 Supreme 的需求将永远大于供货。Supreme 确实在不断壮大,但我认为它还未达到顶峰。我相信还有很多人想买一件 Supreme,却买不到。所以我相信 Supreme 的不断壮大,对我们转售行业也有好处,我们还是和 15 年前开店时那样充满信心。

Jeff Staple:StockX 和 Grailed 有各自不同的数据分析方式,我很好奇 Unique Hype 是如何分析这些数据,制定价格的?

Brian:我们还是很 Old School,用记事本,登记册来记录。OG MA 记得多数的库存,我一般都会直接问她,某件衣服是否还有存货,她都很清楚。相比起他们高科技的数据分析,我们是在相信某个单品会热卖后,才投资进去,即使市场需求变低,我们宁愿囤著,也不会低价卖出。

Jeff Staple:我很好奇,OG MA 是什么时候开始用 Instagram 的?

Brian:其实 Instagram 刚流行的时候,我就想让她用,但是她很满意我们当时的小店,不过后来我还是自说自话给她开了个账户,后来她也意识到了社交媒体的重要性,就开始越来越多的发一些自己穿著 Supreme 的照片。现在她很看重 Instagram,凌晨还会看上面的评论,她其实很难接受有些难听的话。

Jeff Staple:Leo 可以和我们回顾第一代 Yeezy 发售时的感受和经历吗?

Leo Rodriguez:非常棒!虽然第一代 Yeezy 发行时,我还不在 adidas,但我记得当时是 NBA 全明星周末,Yeezy 发售了,大家都不知道要去哪儿买。那时可能一切还不太成熟,但经历了一次次的发售,到现在 Yeezy 已经成为市场重头了。

Jeff Staple:你如何看待增量发售只是扩大生意的流言?

Leo Rodriguez:增量发售不只是为了扩大生意。我个人认为这有关民主,并且为想买球鞋的人提供了更多机会。所以最终,我认为这是我们在民主观念下,做出的决定。

现场问答环节

我想问 Josh,你如何看待球鞋或者时尚行业未来与金融的关系?

Josh Luber:当前的 StockX 还只是一个交易平台,我们的目标就是让人们在 StockX 上进行买卖。但我们将来有可能会扩张并且融入资金,比如去年发售 LeBron Air Zoom Generation 时,我们就首次公开募股,不过这不是我们当前的首要目标。

我对 Grailed 的女装平台 Heroine 很感兴趣,我想听听 Arun 对 Heroine 和女装市场的看法。

Arun Gupta:我们之所以创立了 Heroine 是因为总有很多女性在 Grailed 上问我们为什么不创立一个专供女性的网站。Grailed 一直专注于建立社区以供大家交流,但我们不希望 Heroine 依附于 Grailed,因为彼此的风格不同,品牌也有不同,所以我们创立了 Heroine 这个网站,并将它独立出来。我们很为 Heroine 骄傲,因为它的风格很明确,非常复古和时尚,且还在不断成长。

为什么 StockX 上没有很多早些年发售的产品,比如我想买 2011 年发售的 Burgundy Box Logo 卫衣,我得去 Facebook 群里问,但我想买一件 2016 年款的话,就很容易可以在你网站上找到。

Josh Luber:我们编写了商品目录,但流程是卖家们提供产品,买家们购买。之所以出现你所说的情况可能是因为市场上流通的货物较少。和 Grailed 的独特性和唯此一件相比,StockX 更注重商品化,标准化和流通性。

你们如何保证转售的商品都是正品呢?

Josh Luber:我们公司最大的部门就是运营团队里的鉴别部门,我们现在大概有 60 到 70 个球鞋鉴定师,我们还在努力增加鉴定师的数量,因为训练一个鉴定师正式上岗至少需要 90 天。但无论过程有多艰难,我们最注重的还是保证平台经手的商品都是真货。

Brain:我们不仅只从 Supreme 拿货,也会有别的渠道,比如常来我们店的忠实顾客。OG MA 多年收藏和看货,眼光很准,如果她觉得是真货,那就肯定是真的了。

我想问 OG MA,你的终极目标是什么?你会退休,并把生意传给你的儿子吗?

Brian:我也曾问过她这个问题,因为她一直都在店里,从不休假。但对她而言,这一切并不是为了钱,她就是很喜欢常客们来店里购物和她聊天,她很享受这种关系。

阅读全文
资料来源
HYPEBEAST
Interviewer
Jeff Staple
Editor
Austin Boykins/HYPEBEAST
More

What to Read Next

近賞 adidas YEEZY BOOST 700 VX 全新鞋款細節設計
Footwear 球鞋

近赏 adidas YEEZY BOOST 700 VX 全新鞋款细节设计

反光的「700」字样十分注目。

美國海關查獲價值近 $170 萬美元盜版 Nike 球鞋
Footwear 球鞋

美国海关查获价值近 $170 万美元盗版 Nike 球鞋

若流入市面不知又会有多少受害者。

《Spider-Man: Far From Home》將於本周釋出預告
Entertainment 娱乐

《Spider-Man: Far From Home》将于本周释出预告

紧接《Captain Marvel》及《Avengers 4》而来。


Nike Air Max 97「Metallic Gold」全新 Swarovski 水晶定製版本
Footwear 球鞋

Nike Air Max 97「Metallic Gold」全新 Swarovski 水晶定制版本

多达 5 万颗 Swarovski 水晶依附在鞋面上!

《Avenger 4》首波預告放送日期將延遲
Entertainment 娱乐

《Avenger 4》首波预告放送日期将延迟

但大家依然是可以在本周内观看得到。

mastermind WORLD x UGG 聯名雪地靴系列即將上架
Footwear 球鞋

mastermind WORLD x UGG 联名雪地靴系列即将上架

「暗黑」雪地靴。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