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es Jarvis 专访:探讨 AMOS 的过去、对于滑板文化的定义与玩具设计

由英国知名艺术家 James Jarvis 与好友 Russell Waterman 共同成立的创意单位 AMOS,在 2012

Fashion 时装

由英国知名艺术家 James Jarvis 与好友 Russell Waterman 共同成立的创意单位 AMOS,在 2012 年迎来第十周年之际宣布结业,随即便引起了众多街头爱好者们的一阵惋惜。其中 James Jarvis 最早出名是在 1998 年,当时他便创造出了名为「Martin」的标志性玩偶,之后又陆续创造出了 100 多种人偶设计,被誉为玩偶界的一代大师。除了一系列限量版玩偶之外,AMOS 还曾出版过书籍和漫画,设计过一个迷你高尔夫球场,并策划了一场名为「In Between Days」的音乐节。此外,James 还层以个人的名义与 Stussy, Converse, Coca-Cola, MTV 和 Nike 进行过合作,涉猎范围十分广阔。最近的一次则是在 Kiehl’s 的赞助下,在香港为 Green Power 所举办的「Art Marathon」慈善活动。

我们便在这次活动上有幸借鉴了 James,共同探讨他的 Spherica Dialogues 等最新企划,1990 年代在 Slam City Skates 带领下伦敦滑板文化发展,以及从建筑学汲取灵感打造的「Objects in Space」最新展览等等。尽管拥有一个极为辉煌的职业生涯,不过 James 却一直保留了谦逊的美学理念。废话不多说,下面便带来此次访谈的完整内容。


AMOS 结束之后的生活

几年以前,你似乎参与了很多的企划和项目,不过现在却放慢了自己的脚步,那么你最近一直在忙些什么?

说句实话,我们正在进行重组。我们之所以停止了 AMOS 这个品牌,是因为我们设计了太多玩偶,并且所有目标都是以 AMOS 的名义完成的。AMOS 在 Russell 和我的眼中是一个艺术企划,即使它在表面上是一个商业公司。我们曾经组织了一次音乐界,打造了一个高尔夫球场,发行了几本书籍,并且设计了许许多多的玩偶。如果继续以 AMOS 的名义进行设计,这或许在无形之中限制了我们的发展,而这并不是我所希望见到的。我们所创造的一切都必须具有创造性,当然也必须是有理由的。这并不只是为了赚钱,所以我们在 AMOS 仍处于一个很好的发展势头时选择了结业。

在结束 AMOS 之后的生活是怎样的?

AMOS 是在 2012 年结束的。在 2013 年,我接了几次临时的工作,并且根据自己的意愿进行图形和玩偶的设计。我现在已经 43 岁了,虽然已经不再是一个具有活力的年纪,但我却依然和年轻的街头文化联系在一起。我有两个孩子,我们天都会送他们去学校,然后再去工作,仅此而已。尽管我十分热爱街头文化,但我已经不再是它的一部分,因此我希望现在的创作可以很好地反映出自己当前的想法。

在我们 2012 年选择结束 AMOS 之后,我便发起了名为 Spheric Dialogues 的全新企划,并且每天坚持创作一些有关哲学的漫画。我将这些漫画发布在自己的博客上与大众分享,从而展现自己对于生命中各种各样哲学问题的探讨,而非抱著盈利的目的。

在 Spheric Dialogues 中有什么是 AMOS 所不具备的?

因为 AMOS 的玩偶创作大多被视为消费品,因此在进行 Spheric Dialogues 企划的时候,我便希望可以创作一些更加具有智力的作品。我认为普通大众并没有意识到 AMOS 玩偶背后所蕴含的深层含义,但是在阅读连环画的时候,你就必须进行更多的思考。我最近刚与 Nieves 合作发行了上色版本的 Coloring Book,并且于 1 月份在 colette 举办了小型的展览。Spheric Dialogue 确实反映了我在后 AMOS 时代所不想去做的事情。

Spheric Dialogue 对于你来说是否是 AMOS 的延续?

不,一点也不。AMOS 是一个一合作企划为主的平台,而 Spheric Dialogue 并不符合这样的身份,而是一个全新的企划,从而让我能够随心所欲的画出自己的内心想法。

现在越来越多的创意人士利用社交网络表达自己的看法,并且发布自己的新作品,你是如何看待这项变化的?

去年我开通了自己的 Instagram 账号。我把它视为分享自己创意和绘画的平台,而非兜售自己的创作。这不仅允许我分享自己的创意,也可以与观众之间建立起一种直观的交流形式。


早期的灵感和设计:

除了 Richard Scarry, Hergé 和 Judge Dredd 之外,你能分享一下自己以前对于讽刺漫画的看法吗?

这种漫画的精髓在与可以引起人们产生共鸣。每个人在 9 -21 岁期间所接触到的东西,会在无形之中影响他们一辈子,这些都是最为直接的影响。我十分喜欢《Judge Dredd》这部作品,也十分欣赏漫画背后所蕴含的各种愿景。在我的作品中你也可以找到这样的影响,比如拥有《Judge Dredd》特征的警察等等。

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前辈都会带给我很多灵感。简单地说,好多人物形象都深深地吸引著我。我最早也是从这些作品中汲取灵感,然后才开始探索  Gary Panter 和 Philip Gusten 这一类的艺术家。

当你在 1998 年为 Silas 设计了「Martin」这款玩偶时,是否有预料到它会引领起收集玩偶的热潮?

我当时并没有带著某种动机去设计玩偶。当我们开始著手于设计的时候,并没有人在做同类型的玩偶设计。BOUNTY HUNTER 当时有一个玩偶计划,然后他们邀请我参与其中,于是我就同意了。

你认为是什么原因让它具有如此之大的影响力?

我也不知道,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当时拥有与众不同的眼光与风格吧。虽然我早期便已设计过大量的玩偶,但是都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或者风格。于是我慢慢开始创新,将绘画风格融入到玩偶的设计之中。再到后来创立 AMOS 的时候,我便已经树立起一套独立的创作风格。比如我的第一只 Silas 玩偶,它便拥有一个笨拙的身躯和一个几何形的头部,再到后来的「Tattoo Me Keith」玩偶等等,无一不延续了这个特点。说实话,我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正在经历著什么,正是这种不确定性给我的工作带来更多魅力。如果你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的话,那么就会失去生活中的未知性。

我一直都只是喜欢「绘画」而已。但是你并不能只是靠著画东西来谋生,所以你需要去寻找可以发挥自己手艺的商业性企划。当我在大学里教书的时候我便告诉自己的学生,一定要学会去适应这个社会。只是做你自己喜欢的事情是很难养家糊口的,所以一旦抓到机会就要充分利用它。举个例子,我从来没有过设计高尔夫场地的经历,但是当这个机会将临时我便带著现有知识,毫不犹豫的投身于这项企划之中。举办音乐会的经历也是如此。你必须学会从自己的角度去解决问题。

在与众多品牌的合作过程中,你是否曾经感觉到迷失了自己的艺术方向?

在我心目中,我所受到的那些委托作品,都是自己艺术组合中的拓展。比如说,这次与 Kiehl’s 在香港举办的活动,便是从我的自画像中汲取灵感,所以我依旧是在建立自己的作品,尽管是通过另一种稍许不同的方式。同样的,在我为 MTV 制作动画影片的时候,无论有没有 MTV 的 Logo,都具有我很强的个人特色。


关于 Slam City Skates

你早前曾经提到过,Slam City Skates 是最早为你提供工作机会的单位。那么你的第一份工作是怎样的?

当我第一次走出校园的时候,我主要是为 Slam City Skates 设计广告和产品目录,之后又为 Silas 设计产品目录,后来变主要从事塑胶玩偶的设计。之后你便会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绘画其实可以运用于 T-Shirt 设计和动画广告等众多领域,我不得不尝试去找到新的方式来挣钱。Slam City Skates 并不能称做我的雇主,因为他们从来没有付过我工资(笑)。直到我与 DC Shoes 合作设计出一双紫色的 Stereo Jams 时,他们才开始付钱给我。这些都是 90 年代的事情了,当时 DC Shoes 才刚开始起步,而不是现在的大型企业。

虽然深受滑板运动的启发,但是你的作品却并未被称作是「Stake Art」,你如何看待这个词的用法?

我一直无法定义「Skate Art」和自我意识的街头艺术之间的区别,并且对于它是好还是坏表示质疑。举个例子,如果说是 Barry McGee 创造了街头艺术,那么将会十分掉价,因为他只是进行艺术创作而已。我也很不喜欢被称为一名「插画师」。我认为自己是一名艺术家,或者图形艺术家,而正是滑板精神铸就了我独特的美学理念。

滑板精神是怎样在你的作品中体现出来的?

有时候我会参考滑板单品中的设计,不过是以一种很微妙的方式。有一次我绘画了一个拿著铅笔被吓坏的人,而他的表情便是参考了 Jason Dill 在 Supreme 滑板视频中的形象,只不过我把滑板换成了铅笔。乍一看这只是一个被吓坏的人,但是如果你痴迷于滑板文化,那么你就会明白我的创作原型是 Jason Dill。

你为什么喜欢在创作中运用微妙的和不起眼的图案设计?

我喜欢看到观众为了作品的深层含义而不断探索,这样一来你便会更加珍惜自己的作品。这很大程度上建立在我成长过程中所接受到的滑板文化。当我 12 岁翻阅《Thrasher Magazine》的时候,我感觉杂志里所介绍的这个世界好像是世上最为奇妙的地方。当时真的需要花点心思才能看到这本杂志,因为他并不是在英国出版的。那时候,你真的需要鼓起勇气才敢走进 Slam City Skates 这样的滑板圣地。它赋予了整个文化真正的价值,因为你不得不把它融入工作。那时候的滑板文化与现在相比大有不同,也更加具有持久性。我承认,当我说出「现在的孩子可以轻易获取这些装备和文化。」的时候,证明我已经老了。


滑板的精神

是什么样的滑板文化一直在你的创意生涯里不断带给你启发?

首先,我并不把滑板看成一项运动,而是一种哲学,作为一种方式来看待整个世界。我也十分欣赏滑板爱好者们看待街头建筑的方式。相比于他们所做出的花哨动作,我更加喜欢看他们如何处理空间。

所以当我在伦敦举办「Objects in Space」的展览时,我希望能够在没有任何滑板选手的同时,展示出滑板这项运动的独特魅力。因此我通过绘画的方式创造了许多虚拟的滑板选手,从而达到形象比喻的效果。又或者 1993 年我在布莱顿大学所创作的毕业设计,便从伦敦皇家学院汲取灵感,创作了不少手绘的停车场,以及很多适合滑板的空间。作为一个漫画家,我不可能进入伦敦皇家学院攻读硕士,所以我便把它画进了自己的作品中,后来甚至发表在了杂志中。现在回过去看当时的杂志,依然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因为我创作了很多诡异的空间结构。

在 AMOS 结业之后,我又回顾了自己的「Objects in Space」主题展览,并重新审视了自己在开始赚钱之前那段时间的艺术思维。

对于 AMOS 的结束,你为什么选择通过 Generic Character 企划来延续前者的传奇?

当我最初开始发布 Generic Character 的时候,我是真的被 Sol Lewitt 的作品所吸引。他是一位来自 70 年代的极简主义概念艺术家,并且他的很多作品都指引著我向新的方向发展。因此 AMOS 的创作被慢慢地还原和简化。从朋克文化到流行文化,它不再象征著某一种固定的角色,而只是一个有头有脸的玩偶罢了。这种简化说明了 AMOS 已经画下了一个巨大的圆圈,并回到最开始的起点。

我认为每个人都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 Generic Character 连环画。我创造出它并不是因为说明什么,而只是希望它可以让你集中精神思考人物角色的所作所为,并从中获得启发。

阅读全文

继续阅读

專訪潮流設計師 Godfrey Kwan 分享對於設計、時裝及球鞋的看法
Fashion 时装 

专访潮流设计师 Godfrey Kwan 分享对于设计、时装及球鞋的看法

分享设计、潮流、球鞋等生活点滴。

一探品牌 Logo 設計的總花費!
Design 设计

一探品牌 Logo 设计的总花费!

网路杂志网站 HUH. 在伦敦奥运结束的时候推出了一个十分有趣的文章,由 2012 London Olympics 的设计花费为概念,选择了知名各大的品牌的 Logo 做深入的分析,由于伦敦奥运

於 “Decay and Overgrowth” 展覽舉行前夕探訪 Jeff Soto 的工作室
Art 艺术

于 “Decay and Overgrowth” 展览举行前夕探访 Jeff Soto 的工作室

超现实主义者,当代艺术家 Jeff Soto 即将在纽约举办全新的个人展览,与此同时,Arrested Motion 也得到了一个造访 Jeff Soto


Killspencer Veil by James Jean OVM iPhone Case 保護殼的設計製作方式流程細覽
Design 设计

Killspencer Veil by James Jean OVM iPhone Case 保护壳的设计制作方式流程细览

著名插画艺术家 James Jean 旗下品牌 James Jean OVM 的最新配饰系列已经在时尚名所 Lane Crawford 连卡佛中发售,当中这款与箱包及配饰品牌 Killspencer

Nike Football 馬德里 Innovation Showcase 發佈會現場回顧
Fashion 时装

Nike Football 马德里 Innovation Showcase 发布会现场回顾

万众期待的 2014 年巴西世界杯将在一个月后正式拉开帷幕,而各大运动品牌在场外的竞争也进行到了白热化阶段。继早前发布的「Winner Stays」广告大片引起热议后,此番著名运动品牌 Nike

Ferrari 最新超跑 LaFerrari 試駕報告
Lifestyle 生活 Automotive 汽车

Ferrari 最新超跑 LaFerrari 试驾报告

EVO 的团队最近针对了 Ferrari 的最新跑车,同时也是经典跑车款 Enzo 的继承者—LaFerrari 进行试驾。一如预期的,EVO 提出了极度优异的试驾报告,这台具备 6.3-litre

Adam Lister 最新系列畫作
Art 艺术

Adam Lister 最新系列画作

美国画家 Adam Lister 采用水粉绘画并用像素的风格展现了历史上著名的绘画作品和流行文化标志。他从小时候玩的 Atari 和 Nintendo 游戏的 8

Viberg 打造極罕限量兒童版 Service Boot 迷你皮靴
Fashion 时装

Viberg 打造极罕限量儿童版 Service Boot 迷你皮靴

加拿大制靴品牌 Viberg 把他的经典款 Service Boot

Jim Phillips x Levi’s 2014 春夏系列
Fashion 时装

Jim Phillips x Levi’s 2014 春夏系列

Levi’s® 最近与美国加州艺术家 Jim Phillips 合作,联手为其 Spring/Summer 2014 系列推出加州风限定商品。特别订制的 Levi’s 独款单宁背心 Trucker


CLONE NYC 2014 春夏 T-Shirt 系列
Fashion 时装

CLONE NYC 2014 春夏 T-Shirt 系列

纽约新晋街头品牌 CLONE NYC 最近发表了一个全新的春夏 T-shirt 系列。该番系列共包含了 Twiggy Smalls,Phuck,Beautiful Science 以及 Sticky

《Sneaker Freaker Issue 30 : Jordanmania》即將上市
Fashion 时装

《Sneaker Freaker Issue 30 : Jordanmania》即将上市

最新一期的《Sneaker Freaker》很快即将上架!整整 184 页,可以说是该杂志史以来最扎实厚重的一辑,用 No.30 向乔丹致意,主题单元「Jordanmania 疯桥丹」深入剖析多年来

Penfield 2014 春夏「Palm Print」系列
Fashion 时装

Penfield 2014 春夏「Palm Print」系列

美国经典户外品牌 Penfield 最近为春夏季迎来了一个全新的「Palm Print」系列。在传统的户外血统以及实用的功能性基础上,Penfield

ALIFE 2014 春夏「The Daisy Capsule」系列
Fashion 时装

ALIFE 2014 春夏「The Daisy Capsule」系列

对于万物复苏的春天,遍地的花卉也随之绽放,纽约街头品牌 ALIFE 日前便以花作为主题,为春夏季新增添一个「The Daisy Capsule」系列。此番共包含有

Nike Air Flightposite 全新配色設計「Knicks」
Fashion 时装

Nike Air Flightposite 全新配色设计「Knicks」

Nike 于日前公布的 Air Flightposite 全新配色设计「Knicks」,以美国著名篮球队纽约尼克作灵感发想,鞋面的颜色配搭完全参考了球队队徽的颜色设计,一体成型的

More ▾
 

我们检测到您可能使用了 Adblock。

我们向广告商而不是读者收取费用。如果您喜欢我们的内容,请将我们添加到 Adblock 的白名单中。对此我们非常感激。